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和英:探望“六四天网”黄琦和黄妈妈

2019年12月04日

网站先驱“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于2019年7月29日被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及“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黄琦被抓捕后我才知道他就是“六四天网”的负责人,自此我就开始关注他和黄妈妈。这源于08年我被当地劳教一年,年仅14岁女儿无人照顾被迫辍学一年,去北京为我喊冤。她曾在最无助最恐惧中得到了“六四天网”的帮助。

为了回报黄琦的“滴水之恩”,这次旅游来到成都,我得去探望黄琦和黄妈妈。

2019年11月29日,知道黄琦羁押在绵阳看守所,但黄妈妈在成都,好不容易打听到黄妈妈的地址和两个手机号。打电话其中一个一直关机,另一个号有时打通后只响一声就转为“漏话提醒”,打几十个都无法正常通话。只好直接登门拜访。传闻黄妈妈有好多“保镖”看护。我随着小区里人通过几道门后终于来到了位于仁和春天小区44栋3单元1037号门口时,发现门上只有欠水电费的条子,家中没人。

后经多方寻找,无果。

12月1日上午到绵阳,下午到了看守所被告知,今天休息,明天再来。我问屋内警察给里面的人存钱需要什么证件或证明吗?答只要知道里面人的出生日期就行,免得弄错。

2日上午九点多再次来到看守所,里面存钱送衣物的人不少,前面存钱的人都很顺利,到了我说给1101监室的黄琦存钱时,里面办公的女辅警马上问我是给内江的黄琦吗?我回答是。她马上说打电话请示,拿起手机边打边往里面去了,回来后告诉我她还得和所长请示。等她再次回来时告诉我说只有直系亲属才能存钱,朋友不行。她又说黄琦的妈妈一直有给黄琦存钱。我赶紧追问一句:“他妈妈最近有存钱吗?”她说是的。这时我身后的女人自言自语到:“那咋办,我也是来给朋友存钱的?”我让开后就坐到后面的椅子上等看情况。见她很顺利的在办理,她却总担忧的回头看我,见此我就出去了。

我在外面等了二三十分钟,进去过两次,看清里面那个女辅警的警号是JF011016,也从未听她询问办理人与收钱人是什么关系。我也曾向存钱出来后的两个人询问,一个人确实是家属,但他说只要身份证和里面人的名字报出就行了,其他的没问。另一个人说:“我就是来给朋友存钱的,她什么都不问,你去吧,可以给朋友存钱的。”

等我确定后再次回到窗口,问她为什么别人可以给朋友存钱?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她有些恼羞成怒的回我,她每个人都问的,他们看守所有规定朋友是不可以存钱的(这规定是她今天请示所长后才知道的?)这时轮到一个男的存钱,辅警女问他和里面的人是什么关系?他艰难的回答说是远亲,辅警女有点无奈的把他的身份证送出窗口说,远亲不行。我赶紧对辅警女说:“行了行了,你给他办吧,别难为他了。”说完我转身毫不停留的离开看守所大门。

等我转到无人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个不停,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人流泪,悲愤之情无语言表。黄琦与我的长兄同龄,判刑12年!据悉他身体不好,他是否还能挨过这剩下九年的牢狱之苦?他妈妈已85高龄。。。

这次来见不到黄妈妈,更见不到黄琦,连存点钱以水分子之情回报他的大恩我都做不到。。。

回到住处就给黄琦写了一封信和一张明信片,当日寄出。

估计信和明信片他也难收到,我只能祈求上帝保守黄琦赐福与他。期盼他早日能健康平安的出来,到时我定会再来请他喝杯热茶,让他能感到一丝温暖;更祈愿黄妈妈身体朗健,等到黄琦回家与她团聚!

王和英2019年12月3日

 

——转自中国公民运动网(2019-12-0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5期,2019年11月22日—2019年12月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