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力雄:新疆会不会变成波黑?(图)

New!
2019年08月29日


被关押在新疆一所“再教育中心”里的维吾尔族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当年看到外国记者在报道中写道:一个七岁的维吾尔儿童每晚把当局规定必须悬挂的中国国旗收回时,都要放在脚下踩一遍。我想,怎样的仇恨才会让孩子做出如此举动?后来我在西北遇到一家人,他们去新疆七、八年后迁回原籍,女主人这样解释:连那么大点的孩子看咱们的眼光都好像有仇,还从背后扔石头,你说那地方能呆吗?的确,从孩子身上最能看出民族仇恨的程度。如果连孩子也参与其中,就成了全民族同仇敌忾。巴勒斯坦的暴动场面总能看到孩子身影,正是反映了这一点。我把这种民族主义的充分动员和民族仇恨的广泛延伸,称为“巴勒斯坦化”,在我看来,新疆正在走向“巴勒斯坦化”。

在新疆,哪怕从最小的事都能看到民族对立。新疆地理位置和北京相差两个时区,八十年代新疆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新疆实行乌鲁木齐时间,比北京时间晚两个小时。但是新疆汉人对此从不执行,一直使用北京时间。以汉人为主的新疆官方,也不用乌鲁木齐时间,而当地民族人士的表,却几乎都用乌鲁木齐时间。所以在新疆约时间,一定要视对方的民族身份认定是什么时间。当地民族与汉人约时间,双方也必须先说清,是北京时间还是乌鲁木齐时间?这种区别,反映出双方相互的排斥。当地民族以此强调自己与北京的不同,汉人则要和北京保持一致。

双方对历史的看法差距更大。新疆当地民族把三、四十年代统治新疆的汉人军阀盛世才视为刽子手,因此曾把在新疆实行强硬政策的中共书记王乐泉称为王世才。记得我去乌鲁木齐时,在书店买了一本名为《塞外霸主盛世才》的书。乘计程车时,汉人司机看见我手里的书立刻表达对盛的敬佩,夸赞“那个时候的政策才好”。

新疆当地民族对屠杀过大量本地人的王震恨之入骨,新疆汉人却对王震崇拜有加。

王震死后,按他的遗嘱骨灰用飞机撒到了天山。新疆本地民族把所有的水视为从神圣的天山流下,穆斯林民族特别重视洁净,骨灰被他们认为是不洁之物,王震又是他们眼中的异教徒加刽子手,王震骨灰撒到天山,在意念上等于弄脏了所有新疆穆斯林喝的水。而新疆当局为了满足王震的愿望,并不在意一千多万新疆穆斯林怎么想,还大肆宣传,让每个人都知道。新疆穆斯林对此的确没办法,水还得照样喝。但是每次喝水之时,他们眼前是否都会闪过不洁净的阴影?随之想到如果新疆是独立的,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资料图片:王震(左)1982年在海军东海舰队视察(Public Domain)

目前中国对新疆的统治表面稳定,却以失去当地民族的人心为代价。这种稳定可以维持一时,却在为未来埋设炸药。民族的敌对关系将双方越推越远,多年积累的不满乃至仇恨一旦爆发,无疑将非常猛烈。若是新疆汉人比例小,冲突时势单力孤的汉人会往中国内地撤;反之汉人移民若是数倍于当地民族,有绝对优势,则会让当地民族比较谨慎,不会轻易起事。最易爆发冲突的就是新疆目前,这种汉人与当地民族势均力敌的状况。汉人数量上已是新疆第二大民族,其中相当一部分在新疆扎了根,决定了新疆汉人面对民族冲突时不会克制和退让,而会利用所掌握的武器、财富、技术和中枢位置,以及背后大中国的支持,与当地民族进行战争。尽管新疆汉人总数比当地穆斯林人口少(二者比例约为7:10),控制的资源却多得多,尤其新疆驻军几乎全是汉人。所以哪怕中国内地陷入混乱,一时不能西顾,新疆汉人自己也足以进行战争。

而未来汉人在新疆面对的,很可能是变量众多、错综复杂的力量。如果新疆穆斯林打起圣战旗帜,其它国家的穆斯林——周边国家的维吾尔人,剽悍的高加索人,善战的阿富汗人,富有的阿拉伯人……会不会投入呢?海外几十万流亡维吾尔人会不会参与?哈萨克斯坦又会怎么样?新疆可能同时出现有组织的起事和无组织的闹事、有准备的军事行动和盲目发泄的恐怖袭击,汇合在一起,愈演愈烈。汉人搞定新疆绝非轻易之事。

回顾当年震动世界的波黑战争,很多因素,包括穆族和塞族的人口、资源比例,塞族与大塞尔维亚的关系,国际社会对穆族的态度等,都和新疆的维族、汉族状况相象。波黑的克罗地亚族和新疆的哈萨克族也有可比之处。区别只是波黑的人口规模是新疆的三分之一。那场战争持续了近四年,犯下那么多灭绝种族、集体强奸妇女的罪行,足以成为新疆的前车之鉴,告诫我们不要让未来的新疆成为一个规模大三倍的新波黑!对那种前景,当地民族的有识之士一样担心。一位乌孜别克族教授对我说,中国将来肯定要出事,中国民主化之日,就是新疆血流成河之时。他一想起那种前景就害怕,因此他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国,不能让他们留在新疆。

如果新疆真有一天变成了波黑,生活在新疆的每个民族都会流很多血,留下难以胜数的痛苦。那时不会有胜利者,只有各民族孤儿寡母的哭声震动苦难的新疆。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8-06)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9期,2019年8月30日—2019年9月1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