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一名自由而无用的复旦人:改章程事致复旦大学公开信(图)

2019年12月19日

改章程事致复旦大学公开信

亲爱的复旦大学:

日前教育部公布批复复旦大学修改章程一事,引起了我的身边、海内外广大校友以及社会人士的关注。作为一名普通的复旦人,我也非常关切母校的一点一滴,一枝一叶总关情。2014年第一版章程历经数年之久,广泛征集意见,往复讨论,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复旦大学自创校以来百年坚持的宗旨和理想,焉能朝令夕改?

时隔五年,母校发布新版章程,无疑是为了使学校更上一层楼,但细读之下,目标和举措背道而驰,可谓缘木求鱼。我看到了其中各项措辞及机制的完善,也看到了对于旧版的删除和修改,无疑也是十分震惊的。我的心情和12月18号中午在旦苑餐厅自发聚集高唱校歌的学妹学弟们是一样的。震惊之下,缅怀校歌之中,是对于复旦大学的深深的记挂,以及内心中的一种坚持。

每一个学校、每一个人都活在现实环境之中,不得不有所和光同尘。复旦大学历经清朝、民国以来,也几度陷于困窘危难之中,乃至怀抱一腔热血归来报效祖国的谢希德校长,她的一生的曲折的写照,也是复旦大学生命史的缩影。我诚恳地期待,复旦大学能有智慧地在各种环境下生存,当然也包括因应不同时代的要求,做出必要的妥协,但是,复旦大学作为一个百年学术机构,也应有自己坚持的底限,“长君之恶其罪小,逢君之恶其罪大”。

复旦大学作为一个公共学术机构,毫无疑问,她(他)的生命应当会长过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政府。复旦大学是以也宜有千秋万代之计,否则何以面对马相伯、李登辉、谢希德、苏步青校长以来“学术独立思想自由,政罗教网无羁绊”的百年复旦精神,又何以面对成千上万在校的、将来的青春学子。“江汉以濯之,秋阳以暴之,皓皓乎不可尚已。”我以为,复旦大学是应有此等气概的。

在我毕业好几年之后,我注意到有几个学妹学弟关注到了北区食堂员工女儿的病,家境拮据,一筹莫展,这个小姑娘最终因为白血病危重不治,但学弟学妹在其中非常努力,令人感佩,拉近了我和学弟学妹、拉近了我和学校的距离。我为母校有这样的学弟学妹,有这样可爱的青年,而为母校感觉欣慰。复旦大学应该要对得起这么多珍贵的青年。

在我毕业以后,知道钟扬老师的经历以及不幸逝世,我也在深夜潸然泪下,是母校也是人类的损失,是复旦人心中的痛;看到朱维铮先生遽归道山,我也哀思无已;我更看到哲学系汪堂家老师生前身后,学校、系里、师友对待孤儿寡母,是尽心尽力的,使得我对母校的眷恋随着时间的流驶越来越深切。当然我也看到某教授在开学典礼不学无术,大放厥辞,深感忧虑,但是看到学妹学弟的反应,我又感到放心。哪个学校没有难处,哪个学校又不是这样,有些事做不了主。我理解。

政治是一时的,文化是长远的。我不希望母校或任何一个老师或学弟学妹,因为一些我们不能抗拒的力量去做无谓的努力或牺牲,活着非常重要。但是活着也要有点样子,我恳切地期待复旦大学不那么卑躬屈膝、谄媚逢迎,而能善巧地做中流砥柱,风雨如晦,鸡鸣不已,而不是像修改章程这样随波逐流,见风使舵。每一个人、每一个学校也都要并且一定会面对历史,切望三思而后行,有千秋万代之计,而不是惺惺作态、逢场做三五年之戏。为此期望我亲爱的复旦大学就修改章程的程序和内容,应该对师生、校友、社会,说明或解释,回应我的关切,回应师生、校友和广大社会人士的关切。

我的母校复旦大学,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但一定会死,希望死的时候能无愧于复旦人这个身份。今天在位的领导、在校师生、在世的校友,也都将会死,但复旦大学一定不会死。愿我复旦,地久天长,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耑此 敬希 旦安

一名自由而无用的复旦人敬上
2019年12月18日

 

附:需要说明的是,我理解学校,也尊重学校,我没有抹黑或否定学校的任何意思,我只是想学校能就此事作出解释。

没有任何人指使我,没有和任何人讨论我写的内容,这只是我的个人的心声,不代表任何人,也不代表任何机构,也没有任何其他势力的参与,我也没有特别有的用心。我爱校歌里的复旦,我爱心中的百年复旦。

(新时代草泥马)

——转自《光》传媒(2019-12-18)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6期,2019年12月6日—2019年12月1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