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光时:从新强集中营看中共种族灭绝计划——2047后将再无“香港人”(图)

2019年08月29日

立场新闻图片

最近网络上兴起一个新的词汇——“Chinazism”。这个新的词汇把“China”和“Nazism”拼凑在一起,将中共的极权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民族霸权主义、集中营、全面监控系统、操纵媒体制造一言堂、打压宗教自由及异见份子等行为与纳粹德国相比。相信不少大陆爱国人士会认为“Chinazism”这个词汇妖魔化中共及中国人,歪曲事实;然而,“Chinazism”已经登上网站的热门,一股全球反“中”热潮正在蔓延,而源头正正是这个小小的维多利亚城。

提到“Chinazism”,不得不提新疆集中营,即中共口中的“思想转化营”。本来,有不少人(包括笔者) 认为新疆集中营与香港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两个多月,港警的打压越趋失控、血腥和暴力;加上传媒归边、各大发展商相继投诚、铺天盖地的监控系统、警黑合作无间、疯狂的秋后算账、滥用私刑及白色恐怖等情况,令我们不禁担忧:倘若输掉了这场仗,香港将成“新疆 2.0”。

历史是由胜利者所撰写,滥暴的警察会被歌颂为镇暴英雄,示威者将被打成“拥有危险思想的暴徒”及“恐怖份子”,一连串“秋后算账”的政治检控、白色恐怖的漫延、人人噤若寒蝉、言论集会新闻自由统统沦为一纸空文,将会是运动失败后的“最低消费”。令人更感不寒而栗的是,中共对维吾尔族“再教育工作”所设立的“思想转化营”将于香港重现,为这场运动画上“寿终正寝」的句号:针对香港人的“种族灭绝”。

新疆2.0”——荒谬至极却绝非危言耸听

新疆“思想转化营”的“学员”超过一百万人,包括维吾尔族人及哈萨克斯坦人等,男女老幼无一幸免。“学员”于接受访问时表示:“我们是自愿进来思想转化营的,因为我们有危险的思想,我们需要被再教育。”笔者大胆估计,倘若反送中运动完全失败,在血腥镇压及大搜捕后,约有30万香港人会“自愿”被送到香港的“思想转化营”,包括曾经参与激进示威行动或者有“潜在”危险思想的人。届时,香港所有异见份子都会被“送中”,集中营的“中”。

香港变“新疆2.0”的计划,早已开始,详见立场的报导

君不见“维吾尔族人”已经逐渐消失,只剩下“中国新疆人”吗?到 2047 年的时候,即使一国两制完结,中共全面接管香港,亦不会有人反对,因为到时不会再有“香港人”,只剩下“中国香港人”(Zhōngguó xiānggǎng rén)。

针对香港人的种族灭绝比你想的来的要快

先解释一下,“种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涉及有系统地强制迁移、袭击、强奸、无差别屠杀一个种族,直至这个种族大规模消失于一个地方,这个字眼屡于历史书及新闻中出现。然而,笔者希望谈的,是比起“种族清洗”更为不人道、暴力、残酷及恐怖的变态计划——“种族灭绝”(Genocide)。而这个系统性的“种族灭绝”计划,已于新疆集中营取得骄人成果,不日即可于香港市推行。

根据联合国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种族灭绝”指有计划并蓄意全部或局部地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行为包括:

(甲)杀害该团体之分子;
(乙)致使该团体之分子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
(丙)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之生命
(丁)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之生育;
(戊)强迫转移该团体之儿童至另一团体

这些行为是不是似曾相识?以下为相关的报导:

(甲)维族人进再教育营后“死亡”
(乙)新疆再教育营:探寻维吾尔“思想转化营”内的真相
(丙)新疆:天罗地网下的监控世界
(丁)维吾尔族妇女被“绝育”
(戊)上百名新疆儿童失踪,孩童和父母被强制分离

从新疆的例子可见,中共对付反抗者毫不手软,有关行为完全是泯灭人性,属赤裸裸的战争罪行。

五年前雨伞运动彻底失败,中共以为我们已经没有政治能量反抗,五年后,反送中运动的新生代政治觉醒带动了民气,而个中原因是极权政府所不能理解的。他们不会同情社会运动,他们只会以非人化的方法,把你当成“曱甴”,豪不犹疑将你整个种族彻底灭绝。我们不愿意相信这个 Inconvenient Truth,但我们必须有心理准备,针对“种族灭绝”的计划其实早就开始了。

割席、分化、笃灰

“要消灭一个民族,必先消灭它的语言。”这句说话相信你必略有所闻。在新疆,在中共大量殖民下,中文和汉语已经渐渐成为主流,维吾尔语不断被打压;在香港,情况是不是很相似?每天 150 个殖民,而且港共政府不断尝试大力推行普教中,令广东话于香港新生代不再成为主流语言。消灭广东话就是消灭香港人的身份认同的第一步:刻意贬低广东话的地位、妖魔化广东话,从制度上着手逐步灭绝广东话,让大陆文化全面取缔香港文化:笔者跟“00 后”谈话,发现他们不断有意无意地于谈话中夹杂一到两句普通话,讲大陆的“潮语”,或者于上课时已经习惯与同学用普通话交流。

广东话能撑到 2047 吗?笔者完全不乐观。届时,公开讲广东话将被视为挑战国家主权及煽动国家分裂,广东话和“香港人”的身份将被完全割席。

不得不提,从 BBC 的报导看到,中共的一贯技俩,拉一派打一派,制造内部矛盾和分裂:给予少许利益,拉拢一班维吾尔人去当思想改造营的“导师”,一来让他们成为榜样,容易向同族人洗脑;二来,即使中共要用强硬手段去对付“思想不正确的”维吾尔人,这班率先投共的人为求自保,将毫不犹疑地出卖同胞,这是人性使然。

笔者根据有关新疆集中营纪录片内容推测,这班卖港贼将会在信用评级制度及香港“思想改造营”建立后,化身“笃灰”大队长。所有曾经参加过反送中运动的人,均会被出卖、背叛,以换取他们的利益。整个香港被彻底撕裂:进过集中营的人评级极低,将需要配戴颜色臂带以供识别,求学和就业上将会面对极大困难;信用评级制度高分的人或者公安,可以随意羞辱、侵犯评级低分的人,因为他们是拥有极端思想的“罪人”;“罪人”要解除臂带这种标签的方法,只有出卖更多以往的战友,或者参与清洗“香港人”的行动。最可怕的是,这种猜疑和恐惧同样会于抗争者一方出现,害怕被“同路人”出卖,反而抢先向极权告密,引致反抗势力不攻自破,被一网打尽。

中共最不能承受的是国家主权被挑战

你不相信香港会变成“新疆 2.0”,原因是香港对中共的经济极为重要,因此中共害怕揽炒,怕被外国经济制裁,怕失去这一只“金鸡蛋”。你再说,中共怕台湾看到香港变新疆,不会接受一国两制;你又说外国会因为香港于国际间的特殊地位,出手相助,阻止香港新疆化。这些都是正确的,中共非常缺钱:香港人以“揽炒”作为手段,的确有机会令中共本已岌岌可危的经济加速崩溃;而且中共距离文统台湾越来越远,外交上四面受敌;但这些想法也许是错误的——笔者以为,我们都太低估中共了。中共建国快要 70 周年,这些年来靠甚么维持统治?不外乎(一)钱、(二)“绝对武力”及(三)民族主义。事实上,这三把武器当中,“一个中国”的民族主义才是中共一直以来的皇牌。

中共多年来坚决维持“一个中国”原则,明明是不同民族的人包括藏族人及维吾尔族人等都“被中国人化”,绝对不容许任何分裂“一个中国”的思想及行为。说到底,中共可以穷,又不是没穷过,但绝不可以失去对任何一吋领土的主权,除非是自己送给俄罗斯的。

对此,笔者观点与曾钰成先生撰写的《中央对香况局势作了最坏打算》一文相近,中共认为他们捱过了“六四”,保住了集权制和一党专政,再用数十年时间成就今天的“中国梦”。因此,中共的最坏打算,已包含了“六四2.0”。

笔者坚信在中共眼中,整场反送中运动与港独无异,故此宁愿与香港“揽炒”,也不会向港独势力退让。因为这次退让,随时引致各省分裂主义抬头,直接危害中共主权。在最坏情况下,中共可以没有香港,但香港人现阶段不能没有香港。

中共将 2009 年新疆的“乌鲁木齐七五事件”定性为境外势力精心策划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视之为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活动。事件中屠杀了大量维吾尔族人,并于 2014 年开始“思想改造营”的工作。

今年八月,中国国务院港澳办杨光多次指香港极端暴力示威者的行为“已经构成严重暴力犯罪,并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党媒及宣传机器亦多次将反送中运动视为由外国势力所煽动的“颜色革命”,企图颠覆国家主权,引起分裂主义。这代表中共已经预备将反送中运动与新疆“暴乱”置于同一等级,剧本早已预备:宣布紧急状态,然后解放军或武警进入香港“解决”极端暴力的恐怖份子。在血腥屠城后,立即将思想改造营引入香港。目标只有一个:宁愿牺牲金鸡蛋,绝不允许影响国家稳定的行为。

香港人的出路?

你一定会想,美加澳等国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面对人道危机,国际社会会帮忙吧?

会,廉价的谴责或者形式上的制裁。夸张的说,除非外国派整队舰队进驻维港,否则任何形式上的谴责和制裁,均不会令中共动容。

为人熟悉的卢旺达大屠杀、南斯拉夫种族清洗、缅甸对罗兴亚人的清洗,甚至是中共对维吾尔族人的种族灭绝计划等等,国际社会能够阻止多少次悲剧的发生?答案是零次。

看到这里,或许你会感到异常绝望。到底当和理非行动行不通,香港人下一步可以怎样走?

勇武反抗?维吾尔族人不勇武吗?他们比我们勇武很多:配刀、自杀式撞车袭击、炸弹袭击、暗杀,劫机挟持人质甚至是无差别针对汉人的恐袭,用鲜血和生命写下一段段反抗故事,换来的是可能比死更难受的集中营以及非人道的“被”绝育计划。

揽炒?先至声明,笔者主张不分“勇”、“和”,并极力支持揽炒。美元港元脱勾、股楼暴跌(笔者相信连永远不会跌的港楼都呈现跌势,距离揽炒派大胜日不远矣)、通货膨胀,手持午餐肉可享幸福的日子......迫不及待好想玩玩了。能够与一众“沉默大多数”的蓝丝、港猪、伪中立人士一起揽炒,绝对是我们一众“no stake in the society”的抗争者的无上光荣!不过切记,揽炒不代表我们胜利,不代表“新疆2.0”不会在香港发生。

倚靠外国势力?虽然本文提及以往多次种族清洗行动,国际间只有空洞谴责,鲜有实际行动。然而,笔者以为外国势力是我们仅余的唯一出路。

人道危机与外国救援

我们已经抓到了中共的“痛点”(或者叫春袋),即香港的经济,不然中共早就出兵“平乱”。但我们从未抓到国际社会的“痛点”,运动发展两个多月,各国除了“密切关注”,是没有任何实质行动的。

这是因为从国际舆论看,这次反送中运动是一次追求民主、自由、制度的运动,或者是“革命”。综观全世界的群众运动,民众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警暴(Police Brutality)根本屡见不鲜,防暴警察打死平民的案例更多不胜数,就像大家都爱看的“Winter On Fire”一样。

国际社会的“痛点”,笔者认为是以下三点:

(一)天安门 2.0
(二)新疆 2.0
(三)纳粹 2.0

全世界都害怕这三件事情再次发生,尤其是发生在香港这个文明世界的最前线的桥头堡。必须让世界各国了解,若他们不透过实际行动救援这场人道危机,这三件事即将在无预警下发生;若果作为文明世界前线的香港失守,Chinazi 将离他们不远矣。

我们应该升级,从舆论开始。除了五大要求外,更应该将香港人面对的警暴包括射击医护人员引致失明、室内使用生化毒气、政府机关舆论打压、党媒抹黑、警黑勾结、白色恐怖、酷刑、政治检控等,令外国知道香港人正面对一场人道危机,及伴随而来的“种族灭绝”。

不要说“警暴(Police Brutality)或武力清场”,试着说“血腥镇压(Bloody Crackdown)”;

不要说“政治打压(Political Suppression)”,试着说“人道危机(Humanitarian Crisis / Humanitarian Disaster)”;

不要说“Mainland China”,试着说“Chinazi”;

最后,不要说“中港融合”,试着说“种族灭绝(Genocide)”,在香港土地上将不会再有“香港人”。

“不自由,毋宁死。”

各位同路人,请谨记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若然战败,我们只能共同承受这个结果。乌克兰有“Winter on fire”,我们香港也有“Summer in tears”。

请谨记,以下四句不只是口号。

“今日新疆,明日香港。”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作者自我简介:九十后女大学生,主修政治及国际关系

 

——转自立场新闻(2019-08-23)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9期,2019年8月30日—2019年9月12日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