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709家屬及支持者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李文足在申請書中說,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的大堂退房時,北京石景山區的警察陸凱、李谷帶人蜂擁而入,強行把她拽到一輛車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隨後,有30多人守在她家樓下;她晚飯後出門去買水果時在小區門口被圍住並被沖撞,報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幾位朋友來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攔截,同時她家門被包括警察在內的四五個人死死頂住不讓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帶孩子出門遛彎兒也不得,遭到辱罵,並被威脅:“只要你們敢出來就弄死你們”。“709”...
4月13日,王峭嶺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王峭嶺在申請書中說,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大堂退房時,被突然闖入的一群人圍住,並被四五個彪形大漢暴力強行塞進一輛轎車,她強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陽區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證,但拒絕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據,也不出示文書;她被帶到其北京居所社區外的街道上釋放。王峭嶺得知李文足還被關押在天津武清豆張莊派出所後,立即趕到天津武清豆張莊,當晚她們仍住在東馬圈鎮瑞豪賓館,次日上午退房時,王峭嶺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強行帶回北京。 “709”...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無音信999天之時,“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開始了她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尋夫之旅”第六天時,她被一群天津國保人員綁架到武清豆張莊派出所。李文足譴責國保的非法抓捕行徑,並對來跟她談話的“領導”(自稱是709專案組的)提出三項要求:一、立刻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二、同律師一起見主審法官;三、有罪審判,無罪放人。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
1月2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在推特上發帖說,自己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此她將《環球時報》告上公堂。李文足向法院提出請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譽權的行為、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賠償原告因此造成的精神損失費709709.709元等5項訴求。 李文足名譽保衛戰 本人李文足,家庭主婦,為被中國公檢法強迫失蹤、生死不明的丈夫奔走呼籲,卻一再被環球時報抹黑成為“賣國賊”,大壞人。為了給大家一個真相,為了我李文足的名譽,今天已將環球時報訴至法院!胡錫進,有種就出來對簿公堂!? 上午3:25 -...
王全璋律師被捕近兩年,是“709案”被捕者中迄今唯一毫無音訊的人。當局不僅拒絕他的妻子李文足為他聘請的律師會見他,還對這些律師進行各種打壓。近來,兩位官派律師通過各種途徑找李文足,試圖讓她同意他們代理王全璋案,就此,李文足發表公開聲明,指他們違反程序跟官方站在一起,就是夥同官方把一個清白的同行陷害成罪犯,幫著官方把王全璋的罪名做實。聲明說,王全璋現處在不自由的狀態下,如他有看似自己選擇的律師,一定是在被酷刑的情況下萬般無奈的選擇。李文足在聲明中表明堅持使用自己聘請的律師,並規勸擬做官派律師者自重。 拒絕官派律師的再次聲明 ——709李文足 2017年7月14日和今天,...
江天勇的妻子驚聞江天勇解聘兩位辯護律師的聲明,不相信這是江天勇的真實意思。她推定,江天勇在被指定監視居住六個月屆滿之時簽署解聘辯護律師的聲明,是酷刑之下的產物,並特此聲明:家屬有權聘請律師,非見到其本人確認,解聘聲明無效;兩位律師受家屬委託,繼續工作直至江天勇被釋放。 江天勇是在去年11月中旬探望“709”案件被捕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及陪同她與謝陽的辯護律師到長沙看守所了解謝陽的會見事宜後,於11月21日晚在上火車準備回京時失聯的;12月17日中國媒體報導稱,江天勇因涉嫌“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冒用他人身份證以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遭到警方逮捕。 關於江天勇被脅迫辭去辯護律師的嚴正聲明...
在“709”大抓捕中被捕的李和平律師,自2015年7月被捕至今未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而堅信丈夫無罪並竭力為其呼籲的妻子王峭嶺,近來發現自己離“被失踪”也不遠了:家周圍被安裝了密集的攝像頭;出行時被幾個不明身份的壯漢尾隨;國保威脅她的友人不要跟她聯繫,說她有政治背景,“是一定要被抓的”…… 面臨危險,王峭嶺為一對兒女做好了她“萬一被抓”的善後安排,並表示她對自己這一年來為丈夫、為家庭所做的一切從不後悔。如果她被抓,她將感謝當局讓她從一個不動腦不思考的家庭婦女徹底成為了一個公民。 709案要有新動向了?之一 王峭嶺 前幾天,我一出門就有異樣的感覺,每天如此。昨天才發現,越來越多的攝像頭對著我。...
2017年3月26日(2017年4月4日寄出) 在美中兩國舉行首腦會晤前夕,“709”大抓捕案中被捕律師李和平、王全璋、江天勇的妻子聯合發出第四封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公開信,信中列舉了由於公安的不作為而導致“辱母殺人案”的發生,以及“709”案被捕律師及其家人遭受公安各種迫害的事實,指出中國公安的首要職能已經不再是保護公共安全,而是把一切官方認定的敵人打擊消滅掉。 她們盼望特朗普總統向中國政府提出要求,釋放“709”案中被酷刑折磨的無辜的人權律師。 第四封信: 709家屬致川普總統 尊敬的總統先生: 近日中國網絡上沸沸揚揚在傳播一個案件的判決書,所涉及的案件是一年前,...

頁面

訂閱 709家屬及支持者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