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唐荊陵

2016年1月29日,倡導“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 唐荊陵 律師,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徒刑。2014年5月,他因組織學習和研討“公民不合作運動”,準備紀念“六四”25週年等活動,被當局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與他一起參加活動的袁朝陽、王清營也被以相同罪名分別判處三年六個月和兩年六個月徒刑。 唐荊陵表示他不會提出上訴。在這個聲明中,他詳細說明了為什麼不上訴,因為在中國的法院系統裡找不到公正:“在法院堂皇的大樓裡,我們可以看到莊嚴華麗的陳設和裝飾,看到衣冠儼然的政府僱員,唯獨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義。”他重申將致力於推進公民不合作運動,而這正是他被定罪的原因:...
2016年1月29日上午9點半,廣州市中級法院開庭,對維權人士唐荊陵、袁朝陽、王清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作出宣判,他們分別被判刑五年、三年半和兩年半。唐荊陵及其辯護律師認為,唐荊陵宣揚“非暴力不合作”理念的行動不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其言行未超越《憲法》規定的權利範疇;沒有相關證據可以指證唐荊陵等人使用了造謠、誹謗或其他形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三人的律師均為他們做了無罪辯護。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決 書 (2015)穗中法刑一初字第167號 公訴機關廣東省廣州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唐荊陵,男,1971年10月28日出生,...
尊敬的總統候選人,你們好!在激烈的選戰之後,你們正靜候著選民的最終裁決,而在此之前,我早已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裡密切關注著海峽彼岸的這場政治角逐。作為政治犯,我被剝奪了寫信和收信的權利,與律師會見和交換信息也受到中共當局諸多干擾,但是我仍然要向你們表達我的祝賀。這祝賀更是獻給台灣2300萬人民的。你們可以在人民面前公開地進行競爭,而人民可以自由的選擇在下一個四年中誰將來管理這個國家。 在已經走過了民主轉型期和鞏固期的人們看來,自由是如此的理所當然,這樣的祝賀未免顯得了無新意。但是我仍然懇切地希望,我們在海峽這一邊所正在遭遇的一切,能夠讓在激烈選戰中的人們永遠銘記:...
(唐荊陵會見狀況)9月1日葛永喜律師到廣州第一看守所會見唐荊陵,將聖經經文讀給唐荊陵聽,唐荊陵一直希望有本聖經看,但所方與國保一直不同意。從去年到今年大家郵寄和送的書、寄的信都被一看扣壓和退回。在被關押期間,唐的母親去世,當局喪失人性沒有讓唐荊陵去看母親最後一面及奔喪。唐荊陵、袁新亭(袁朝陽)、王清營三人1年3個月沒有放風,他們被迫參加勞動、晚上被迫加值夜班。他們分別被關在一個二十平米20一30人的監房內,長期營養不足、生活條件很差,三人關押期間生病得不到醫治、被同室和管教變相欺侮,被帶手銬、腳銬、定銬,受到非人折磨。這一切由看守所與國寶授意。他們三人在肉體上、精神上倍受折磨。...
本文為維權律師唐荊陵在其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的庭審中所作的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他回顧了自己致力於中國的民主化所從事維權活動20年的歷程,質疑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及當局對其案司法管轄權的合法和正當性,並揭示了中國普遍存在的“法外酷刑”情況。他指出:當局的這場審判是“黑暗對光明的審判”、“毀滅對希望的審判”。 唐荊陵於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尋舋滋事”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其案於2015年6月19日在廣州市中級法院首次開庭,7月23日再次開庭,24日該案審結,法院宣布將擇期宣判。 自我辯護和最后陳述 唐荊陵 事實部分 1995年,...
2014年6月20日, 唐荊陵 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正式逮捕,羈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當局在“六四”25週年前夕,抓捕了一批維權人士和異議人士; 5月16日,唐荊陵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 刑事拘留 ,關押於廣州白雲區看守所。唐荊陵是《零八憲章》簽署者;2006年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 2005年因參與太石村罷免腐敗官員事件,被吊銷律師執照。
2014年5月16日,律師 唐荊陵 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事拘留,關押在廣州白雲區看守所,警察從他家中帶走兩台電腦和三部手機。 2006年,唐荊陵發起了“中國公民不合作運動”。他是著名維權律師,曾介入一些重大案件,如2012年勞工維權人士李旺陽離奇死亡案、2005年廣州太石村村民要求罷免村幹部事件等。 2008年其律師執照未獲更新。
已故勞工活躍人士 李旺陽 的律師 唐荊陵 前往湖南邵陽調查李的死因時,於9月5日至10日被警方拘留6天。今年6月6日,李旺陽被發現死於湖南邵陽一家醫院的病房裡,當局宣布其為自殺, 李旺陽的家屬和朋友都對此表示質疑 。
訂閱 唐荊陵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