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 在2016年馬丁∙恩納爾斯人權捍衛者獎頒獎儀式上的講話

2016年10月11日

2016年10月11日,日內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d9I-RoJAbA(講話在視頻的59:20-1:07:08)
http://www.martinennalsaward.org/

英文由中國人權根據視頻記錄,中文由中國人權翻譯

 

卡爾米-雷伊夫人、大學校長、基金會主席、各位閣下、各位同事和朋友:

我很榮幸受邀發言——這已成為馬丁∙恩納爾斯人權捍衛者獎頒獎儀式的一個傳統;這個獎由十個世界著名的非政府人權組織獨特合作評出。我們人權活動分子和工作者團體是由希望、同情、原則和分擔痛苦而形成的。當我們走到一起,即使在一個與此處一樣慷慨和大家充滿同感的地方,我們的思想都被攪亂。世界正處於動蕩之中:仇恨和暴力之風正在製造大規模的、本可避免的、完全不必要的緊急情況,而這種風暴正在席捲越來越多的國家。

敘利亞阿勒頗東部的局勢完全是不人道的。這座城市正在被炸彈包括任意施放的燃燒武器擊成瓦礫。隨著學校、醫院和供水系統受到攻擊,成千上萬的兒童、婦女和男子被圍困,無法離開這座城市,在這裡經受著地獄般的煎熬。他們正在死亡,而我們可以看到和聽到他們在死亡。近幾個星期媒體上一直出現的也門兒童瘦小的、飢餓的、身體殘缺不全的照片看著令人痛心。也門戰爭造成的人道主義危機現在是世界上最嚴重的情況之一。數百萬人在經受著營養不良和飢餓——像通常一樣,大多數是兒童和婦女。整個國家的經濟和基礎設施遭到破壞,所有的基本服務都幾乎完全崩潰。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我認為我們無法改變這種可怕的情況是難以忍受的。

敘利亞和也門只是眾中之二——在這些地方,世界的弱勢平民正在被背叛,其平等權利被剝奪,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的權利被剝奪,獲得基本服務和機會的權利被剝奪,選擇的權利被剝奪。

儘管人類在對抗貧困和疾病、反對偏見、反對壓迫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進步,但數百萬人——從巴黎的修剪整齊的大道到秘魯的棚戶區——每天都面臨不公正的生活。

世界上任何地區沒有一個國家有完美無暇的尊重人權的記錄,所有遭受的侵犯行為都是由不能保護其人民的機構和當局不必要地造成的。在美洲,在非洲,在中東,在亞洲,以及在歐洲這裡,我對人權捍衛者和公民行動空間的不斷縮小感到震驚。

一種扼殺自由和權利的狹隘、殘酷的心態正在蔓延。

我們需要大聲說出來以保護我們的人類同胞,因為建立一個有凝聚力的、堅韌的社會最有效方式是建立一個保護人的尊嚴和人權及每個人的尊嚴的製度。我們可以團結一致地結束貧困、防止衝突,使權利成為真實。人類有這種能力。

但要這樣做,我們必須找到一種方法來克服狹隘的心態:它是試圖利用戰爭在一些國家、區域或全球的棋盤上獲得優勢——多是臆想出來的而不是事實——甚至到了為假定的領土或政治利益而轟炸醫院裡的兒童的程度;它是把對人的無情剝削、為獲得私利而耗掉人類的共同資源、公然的盜竊甚至以令人驚愕的方式聚集財富視為平常;它是通過添加仇恨的有害能量來煽動那些遭受歧視和暴力打擊的悲慘命運的民眾來獲取權力。

讓我引述達格∙哈馬舍爾德的話:“要為人類建立一個沒有恐懼的世界,我們必須沒有恐懼。要建立一個公正的世界,我們必須公正。”

所以我們需要有原則、清醒和警惕。我們必須盡我們的全部能力行動。在我們單獨的行動不夠的地方,我們必須敲響警鐘。我們必須支持每個人的權利,包括她或他批評當局的權利。馬丁∙恩納爾斯獎是為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和民間社會行動者進行宣傳的強有力的榜樣。它提醒我們,雖然我們誰也不能單獨拯救世界,但我們所有人在一起能夠服務於世界,在一起我們就有影響。

它需要道德的勇氣。但像我們在這裡支持和褒獎的人權捍衛者一樣,我們可以為他人站出來,為共同美德發聲,採取行動支持包容、平等和人的尊嚴。我們可以用我們的原則指導我們的行動。

我深信為我們的人類同胞服務有益於我們所有人,因為它構成了唯一有意義的生活方式。聯合國候任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說過:“我們負有對我們所服務的人民的共同責任,我們必須向他們提供保護、援助和解決方案。”

今晚的儀式,代表了把我們連在一起的共同責任,代表了我們為保護人權捍衛者的權利所做的工作。這是一個不斷的工作——我們很榮幸做這項工作,以這些和世界各地的許多其他人權捍衛者所展示的勇氣、正直和道德高度的榜樣為傲;這給我們帶來了希望。

非常感謝大家。

 

中國人權雙周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第194期  2016年10月14日—10月27日)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