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 在2016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颁奖仪式上的讲话

2016年10月11日

2016年10月11日,日内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d9I-RoJAbA(讲话在视频的59:20-1:07:08)
http://www.martinennalsaward.org/

英文由中国人权根据视频记录,中文由中国人权翻译

 

卡尔米-雷伊夫人、大学校长、基金会主席、各位阁下、各位同事和朋友:

我很荣幸受邀发言——这已成为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颁奖仪式的一个传统;这个奖由十个世界著名的非政府人权组织独特合作评出。我们人权活动分子和工作者团体是由希望、同情、原则和分担痛苦而形成的。当我们走到一起,即使在一个与此处一样慷慨和大家充满同感的地方,我们的思想都被搅乱。世界正处于动荡之中:仇恨和暴力之风正在制造大规模的、本可避免的、 完全不必要的紧急情况,而这种风暴正在席卷越来越多的国家。

叙利亚阿勒颇东部的局势完全是不人道的。这座城市正在被炸弹包括任意施放的燃烧武器击成瓦砾。随着学校、医院和供水系统受到攻击,成千上万的儿童、妇女和男子被围困,无法离开这座城市,在这里经受着地狱般的煎熬。他们正在死亡,而我们可以看到和听到他们在死亡。近几个星期媒体上一直出现的也门儿童瘦小的、饥饿的、身体残缺不全的照片看着令人痛心。也门战争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现在是世界上最严重的情况之一。数百万人在经受着营养不良和饥饿——像通常一样,大多数是儿童和妇女。整个国家的经济和基础设施遭到破坏,所有的基本服务都几乎完全崩溃。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我认为我们无法改变这种可怕的情况是难以忍受的。

叙利亚和也门只是众中之二——在这些地方,世界的弱势平民正在被背叛,其平等权利被剥夺,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的权利被剥夺,获得基本服务和机会的权利被剥夺,选择的权利被剥夺。

尽管人类在对抗贫困和疾病、反对偏见、反对压迫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数百万人——从巴黎的修剪整齐的大道到秘鲁的棚户区——每天都面临不公正的生活。

世界上任何地区没有一个国家有完美无暇的尊重人权的记录,所有遭受的侵犯行为都是由不能保护其人民的机构和当局不必要地造成的。 在美洲,在非洲,在中东,在亚洲,以及在欧洲这里,我对人权捍卫者和公民行动空间的不断缩小感到震惊。

一种扼杀自由和权利的狭隘、残酷的心态正在蔓延。

我们需要大声说出来以保护我们的人类同胞,因为建立一个有凝聚力的、坚韧的社会最有效方式是建立一个保护人的尊严和人权及每个人的尊严的制度。我们可以团结一致地结束贫困、防止冲突,使权利成为真实。 人类有这种能力。

但要这样做,我们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克服狭隘的心态:它是试图利用战争在一些国家、区域或全球的棋盘上获得优势——多是臆想出来的而不是事实——甚至到了为假定的领土或政治利益而轰炸医院里的儿童的程度;它是把对人的无情剥削、为获得私利而耗掉人类的共同资源、公然的盗窃甚至以令人惊愕的方式聚集财富视为平常;它是通过添加仇恨的有害能量来煽动那些遭受歧视和暴力打击的悲惨命运的民众来获取权力。

让我引述达格∙哈马舍尔德的话:“要为人类建立一个没有恐惧的世界,我们必须没有恐惧。要建立一个公正的世界,我们必须公正。”

所以我们需要有原则、清醒和警惕。 我们必须尽我们的全部能力行动。在我们单独的行动不够的地方,我们必须敲响警钟。我们必须支持每个人的权利,包括她或他批评当局的权利。马丁∙恩纳尔斯奖是为全世界的人权捍卫者和民间社会行动者进行宣传的强有力的榜样。它提醒我们,虽然我们谁也不能单独拯救世界,但我们所有人在一起能够服务于世界,在一起我们就有影响。

它需要道德的勇气。 但像我们在这里支持和褒奖的人权捍卫者一样,我们可以为他人站出来,为共同美德发声,采取行动支持包容、平等和人的尊严。 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原则指导我们的行动。

我深信为我们的人类同胞服务有益于我们所有人,因为它构成了唯一有意义的生活方式。 联合国候任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说过:“我们负有对我们所服务的人民的共同责任,我们必须向他们提供保护、援助和解决方案。”

今晚的仪式,代表了把我们连在一起的共同责任,代表了我们为保护人权捍卫者的权利所做的工作。这是一个不断的工作——我们很荣幸做这项工作,以这些和世界各地的许多其他人权捍卫者所展示的勇气、正直和道德高度的榜样为傲;这给我们带来了希望。

非常感谢大家。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194期  2016年10月14日—10月27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