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2017年11月3日会见黄琦情况录

New!
2017年11月04日

已经三个月没有会见黄琦了。本来打算待阅完案卷材料之后去会见黄琦的,结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终等不到能够阅卷的一天。我相信绵阳市检察院是找的借口不让我阅卷,因为与四川省检察院一起审定案件,由于四川省检察院不是办案单位,而是上级单位,下级对上级,只需要就疑难复杂的问题进行请示,凭常识那不需要多少时间的。而从2017年9月下旬与绵阳市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约定阅卷时间起,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省检察院还没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绵阳,这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办法戳穿检察院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迫使检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给我查阅复制。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谎言,决定给不给我阅卷,也不是她们几个人能够说了算的,可以想像得到,她们背后的人不会因为案件管理部门接待人员的尴尬而改变决定。

长时间阅不到卷,还是要告诉一下黄琦,去看看他怎么样了。

2017年11月3日上午,不到九点钟,我进了绵阳市看守所。值班室女警接过手续,打电话去了。电话请示的结果是叫等着。我问:是不是等办案警察罗兵他们来监控?女警不回答。一直等到十点钟才允许。

看守所会见还是老地方。黄琦出现了,看得出比上一次见面的时候精神了,还瘦了一点,浮肿消下去了。彼此见面的第一件事,就是黄琦捞起裤腿,露出左小腿内侧的一大片瘀青,黄琦说是看守所管监室的警察杨茂荣使的坏,暗中唆使同监室人员打的。从十月二十四号到二十六号,打了几次。杨茂荣曾经在监室里面对黄琦大喊: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看守所的干部来了解过情况,至今没有结果。原因在于黄琦向外界透露出来了他拖着病体,被罚值班每天长达四至六个小时的消息。杨茂荣跑到监室里面来,叫除了黄琦以外的全体被关押人员证明黄琦每天只有值班二小时。黄琦说杨茂荣:你是被调查对象,没有权力取证,惹恼了杨茂荣。看守所有监控,黄琦值了多少时间的班一查便知,警察杨茂荣何需那么劳苦来挨个取证。难道心里有鬼?

黄琦在看守所除了挨打,还遭受了歧视性对待。看守所被关押人员每一个人都能够买高价菜补充营养,改善生活,黄琦不能。黄琦不知道他母亲和其他人给他送了多少钱去。黄琦不仅买不到高价菜吃,连生活必需品的购买都遭到限制,除了牙膏牙刷,连如厕手纸都不许他购买。黄琦上厕所只能用水洗。所以,黄琦请我转告他妈,要去问看守所把存入黄琦名下的钱要回来。要不到就打官司,起诉看守所。

黄琦告诉我:看守所有警察给他说,对他的管理,是按照办案单位的要求进行的。黄琦身患心脏病、肾炎、还查出肝脏多处囊肿来了,他能熬多久呢?

黄琦还告诉我:在八月一号,我去见了他之后,办案警察罗兵和张慧先后十几次来看守所监区提审他。弄到办公室或者会议室去,劝他认罪,不然会判他十二年至十五年徒刑。黄琦不仅始终坚持自己无罪,声称办案警察虚构事实陷害他,而且一再指出在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办案警察是无权去看守所提审他的。罗兵等人回答他,只是找他谈心,不算提审。这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特色。当今社会警察够忙的了,在查明事实之外,还要千方百计地争取被抓捕的人员认罪伏法。也就是说身心都需要归警察管,警察怎么会不忙。

离开看守所,都中午十三点了。下午我去了绵阳市检察院。一则要求见主办黄琦案的检察官,二则投诉看守所。

检察院在开会。终于等到案管通知来了个女孩,说是主办黄琦案检察官一个组的。我向她讲了两点意见:第一,黄琦不可能犯罪。因为黄琦即使存在警察抓捕他的那件事实,由于黄琦看到那个被称之为秘密的东西,在那个时候还不是秘密。绝密文件是后来追加认定的。黄琦还有其他任何民众,怎么可能知道那个东西会被追认为国家机密!所以,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人,只可能在那个东西被鉴定成国家机密之后接触到那个东西的人,而不可能是这之前接触到那个东西的人。第二,检察院阶段据黄琦说到十一月十二日就要到期了,希望尽快安排阅卷。公诉部门来的那个女孩表示可以转告我的意见。至于办案期限,她说还早,还可以退回公安侦查一次。

之后,我找到了检察院驻看守所的检察官,请求他监督看守所改进管理,不能够让办案警察在审查起诉阶段去提讯被关押人员。对于黄琦被打,被歧视性监管的问题,驻看守所检察官也表示调查一下再说。我希望能够等到好消息。
 

北京新桥律师事务所律师  李静林

2017年11月4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