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2017年11月3日會見黃琦情況錄

New!
2017年11月04日

我已經三個月沒有會見黃琦了。本來打算待閱完案卷材料之後去會見黃琦的,結果一等二等三等始終等不到能夠閱卷的一天。我相信綿陽市檢察院是找的藉口不讓我閱卷,因為與四川省檢察院一起審定案件,由於四川省檢察院不是辦案單位,而是上級單位,下級對上級,只需要就疑難復雜的問題進行請示,憑常識那不需要多少時間的。而從2017年9月下旬與綿陽市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約定閱卷時間起,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了,省檢察院還沒有把案卷材料退回綿陽,這不可能。但是我沒有辦法戳穿檢察院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迫使檢察院把案卷材料提供給我查閱複製。而且,即使我戳穿了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謊言,決定給不給我閱卷,也不是她們幾個人能夠說了算的,可以想像得到,她們背後的人不會因為案件管理部門接待人員的尷尬而改變決定。

長時間閱不到卷,還是要告訴一下黃琦,去看看他怎麼樣了。

2017年11月3日上午,不到九點鐘,我進了綿陽市看守所。值班室女警接過手續,打電話去了。電話請示的結果是叫等著。我問:是不是等辦案警察羅兵他們來監控?女警不回答。一直等到十點鐘才允許。

看守所會見還是老地方。黃琦出現了,看得出比上一次見面的時候精神了,還瘦了一點,浮腫消下去了。彼此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是黃琦撈起褲腿,露出左小腿內側的一大片瘀青,黃琦說是看守所管監室的警察楊茂榮使的壞,暗中唆使同監室人員打的。從十月二十四號到二十六號,打了幾次。楊茂榮曾經在監室裡面對黃琦大喊:我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你。看守所的干部來了解過情況,至今沒有結果。原因在於黃琦向外界透露出來了他拖著病體,被罰值班每天長達四至六個小時的消息。楊茂榮跑到監室裡面來,叫除了黃琦以外的全體被關押人員證明黃琦每天只有值班二小時。黃琦說楊茂榮:你是被調查對象,沒有權力取證,惹惱了楊茂榮。看守所有監控,黃琦值了多少時間的班一查便知,警察楊茂榮何需那麼勞苦來挨個取證。難道心裡有鬼?

黃琦在看守所除了挨打,還遭受了歧視性對待。看守所被關押人員每一個人都能夠買高價菜補充營養,改善生活,黃琦不能。黃琦不知道他母親和其他人給他送了多少錢去。黃琦不僅買不到高價菜吃,連生活必需品的購買都遭到限制,除了牙膏牙刷,連如廁手紙都不許他購買。黃琦上廁所只能用水洗。所以,黃琦請我轉告他媽,要去問看守所把存入黃琦名下的錢要回來。要不到就打官司,起訴看守所。

黃琦告訴我:看守所有警察給他說,對他的管理,是按照辦案單位的要求進行的。黃琦身患心髒病、腎炎、還查出肝臟多處囊腫來了,他能熬多久呢?

黃琦還告訴我:在八月一號,我去見了他之後,辦案警察羅兵和張慧先後十幾次來看守所監區提審他。弄到辦公室或者會議室去,勸他認罪,不然會判他十二年至十五年徒刑。黃琦不僅始終堅持自己無罪,聲稱辦案警察虛構事實陷害他,而且一再指出在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辦案警察是無權去看守所提審他的。羅兵等人回答他,只是找他談心,不算提審。這不知道是不是什麼特色。當今社會警察夠忙的了,在查明事實之外,還要千方百計地爭取被抓捕的人員認罪伏法。也就是說身心都需要歸警察管,警察怎麼會不忙。

離開看守所,都中午十三點了。下午我去了綿陽市檢察院。一則要求見主辦黃琦案的檢察官,二則投訴看守所。

檢察院在開會。終於等到案管通知來了個女孩,說是主辦黃琦案檢察官一個組的。我向她講了兩點意見:第一,黃琦不可能犯罪。因為黃琦即使存在警察抓捕他的那件事實,由於黃琦看到那個被稱之為秘密的東西,在那個時候還不是秘密。絕密文件是後來追加認定的。黃琦還有其他任何民眾,怎麼可能知道那個東西會被追認為國家機密!所以,要承擔法律責任的人,只可能在那個東西被鑑定成國家機密之後接觸到那個東西的人,而不可能是這之前接觸到那個東西的人。第二,檢察院階段據黃琦說到十一月十二日就要到期了,希望盡快安排閱卷。公訴部門來的那個女孩表示可以轉告我的意見。至於辦案期限,她說還早,還可以退回公安偵查一次。

之後,我找到了檢察院駐看守所的檢察官,請求他監督看守所改進管理,不能夠讓辦案警察在審查起訴階段去提訊被關押人員。對於黃琦被打,被歧視性監管的問題,駐看守所檢察官也表示調查一下再說。我希望能夠等到好消息。

北京新橋律師事務所律師李靜林

2017年11月4日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