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峭岭、李文足、金变玲等:揭露酷刑,人人有责——709家属给反对酷刑的各国领导人的信

2017年03月02日

此信已递交:

美国CECC两位主席:参议员Marco Rubio和众议员Chris Smith
   
以及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2位共同主席:众议员Randy Hultgren和众议员James
   McGovern

2 德国总理 默克尔
   德国新总统 Mr.Steinmeier
   德国外长 加布里尔

3 法国总统 Hollande
   法国总理 Caseneuve
 

尊敬的    先生或女士:

非常感谢您一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是发生在2015年7月,持续到今天的中国709大案。此案以大批律师被强迫失踪开始,以剥夺被逮捕律师和公民合法辩护权和被逼自证其罪为特点,历经一年七个月,至今仍有四位律师(谢阳,江天勇,王全璋,李和平)一位公民(吴淦)被关押。尤其最近又爆出来这五位在押人士受酷刑的消息。

从2016年9月起,王峭岭和李文足女士先后见过四位709被释放人士,有过面对面的交谈。我们所说的以下信息,鉴于这四位709被释放人士的人身安全和他们再三的叮嘱,我们不能透露其姓名。但是每次见面,王峭岭和李文足女士在场,她们可以作为证人证明以下所说的。

709大抓捕中被抓的律师和公民,都有前期六个月的秘密地点的监视居住。他们所受的酷刑大都是这六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我们总结了四个部分。

1服药。不管你身体是健康的还是本来就有疾病的,一律服药。最常见的是说治疗高血压,服降压药;还有一种常见药是镇定剂;再有就是治疗精神分裂的药。这四位被释放人士中,服药最少的是每天两粒,说是治疗高血压,而实际上他身体一直健康,没有高血压。服药最多的一天服二十粒药,包括镇定剂和治疗精神分裂的药,还有别的药物。诉说的人普遍反映是被强迫吃,被哄骗着服药,服药后昏昏沉沉。

2疲劳审讯和整日整夜不让睡觉。对于709被抓捕人士,疲劳审讯是必须的。频繁的提审,不允许休息。熬夜审讯,公安换班,被提审人员昏昏欲睡时被推搡醒,被打醒,被在耳边故意拍掌吓醒……被用一个姿势固定在椅子上凳子上不准动,一睡觉就把你叫醒。数不胜数折磨人的方式。

3 殴打,杠子刑和水牢。殴打是常态,被抓捕人士双脚被放在杠铃上,两腿放一根钢管儿,找一个人坐在上面。不认罪就再坐上去一个人。被关进水牢七天,整个人泡在污水里,站着想睡觉四处乱窜的老鼠就咬他的鼻子耳朵。

4 以家人生命自由相威胁。以被抓捕人士的妻儿生命或自由威胁被抓捕人士。曾有人儿子被公安带走,威胁再不认罪就抓他儿子。曾有人父亲,兄弟被抓走,不认罪就不放人。

凡此种种,皆是事实。我们初闻也极度震惊,一个强调“依法治国”的负责任大国竟然用此种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手段,对付一群律师。后一思索明白这是中国官方的常态:李和平律师2007年9月被公安绑架,曾遭遇电击昏厥。江天勇律师2011年2月失踪两个月,也遭遇过酷刑虐待。王全璋律师2015年6月在法院因正常履职被法警扇了一百个耳光。709谢阳律师所遭遇的酷刑,已经由其辩护律师公布了详细细节,在本信末会详细叙述。我们所描述的这一切,就是真正的中国政府,一个盗窃、杀害、毁坏中国平民的政府。

我们盼望您能对中国政府酷刑对待这些律师的行为做出谴责,并要求中国政府追究这些实施酷刑的人。

谢谢!!

您诚挚的中国朋友:

王峭岭
李文足
金变玲
(此处隐去部分家属姓名,她们被威胁不得为家人呼吁)

 

附:709谢阳所遭受的酷刑信息(此信息摘自谢阳妻子陈桂秋女士和谢阳辩护人陈建刚律师的文章)

谢阳律师主要为拆迁户、移民安置、底层农民维权。他于2015年7月11日被捕。经历16个多月不让律师会见、不让律师阅卷、辩护律师蔺其磊始终无法获得会见权和阅卷权后,2016年11月21日,张重实律师终于见到谢阳,随后被迫解聘蔺其磊律师。2016年12月16日,该案移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他从2015年7月11日凌晨被捕,一直到7月12日晚上12点,连续40多小时没有让睡觉。从13日开始审讯的七天里,他一共只睡了9个小时,这大大超过了一个人所能承受的生理极限,剥夺睡眠导致他精神崩溃。

在秘密关押的半年里,谢阳被迫坐吊吊椅,脚够不着地,致伤腿异常肿大,几近残废。殴打、威胁、辱骂、训斥、烟熏,充满每天的审讯。甚至在全身发抖、直冒冷汗的重病情况下,被国保死压胸口致窒息,并遭到持续的殴打致昏迷。所做笔录,必须围绕国保所定的三个核心:为名为利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被国保逼至将近死亡,却求死不得。同时国保以立功为诱饵引诱谢阳诬陷同行,没有得逞后,又以威胁妻子孩子的生命安全、亲朋戚友的工作,来威胁谢阳,使他屈服。所有的笔录,都是假的,他们写好,只要谢阳签字,而且不能提出任何修改意见,否则就被折磨。

在看守所的一年里,管教袁进逼迫谢阳认罪,禁止任何人和他有任何交往,不能和他说话,不能借东西给他,不能让他参与打牌、下棋等娱乐活动。在经济上断绝他花钱的权利,致使他长期没有钱买牙膏、上厕所没有手纸。检察官以提审为借口劝认罪,并阻止辩护律师会见。检察官和警察频繁见谢阳,要求他认罪,并对刑讯逼供闭嘴。

长沙市公安局、长沙市检察院、长沙市第二看守所,所有参与谢阳案的人员串通一气,阻止律师会见、隐瞒刑讯逼供事实、逼迫自行认罪,惩处本应无罪的谢阳。

(作者惠寄)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03期,2017年2月17日—3月2日

更多话题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中国共产党
消费者安全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历史钩沉 香港 软禁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思想争鸣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关系
国际窗口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报道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