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土地、財產、房屋

被關押在廣東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的維權人士蘇昌蘭在文章中講述了自己被拘押的原因,並感謝律師和外界對她的支持。對即將到來的法庭審判,她表示沒有一絲害怕;她盼望自己早日回家,但更盼望所有的良心犯都可以早日獲得自由。 附:佛山市檢察院起訴書 回顧和展望 蘇昌蘭 我是蘇昌蘭,我現在在佛山市南海區看守所。2014年8月,我和南海區人大代表郭夥佳等多個村民接受所在的南海區三山港四千多村民的委託,將違反土地管理法、侵占村民近萬畝集體土地的十三個部門告上法庭,9月我又單獨狀告南海區公安局局長,為此我遭到了地方政府的打壓。...
2015年1月19日,上海訪民陳瑞明因上訪被警方帶走,隨后在鐵籠子裡被拘押24小時。 陳瑞明的妻子李玉芳告知,1月19日上午10時許,她和陳瑞明想趁上海市楊浦區召開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七次會議期間,分頭找人大代表反映其家被強拆13年期間他們所遭受的迫害,但警察密布,戒備森嚴,她和幾位訪民被拉到街道信訪辦。在得知陳瑞明也被警方帶走后,她打電話給他,陳瑞明剛說了一句“我被關進一個大鐵籠子裡”,電話就斷線再也聯系不上。李玉芳被關押幾個小時后獲釋,當晚,她到大橋派出所質問警察為什麼將陳瑞明關進大鐵籠子裡,而且沒有任何手續,拘押已經超過12小時,警方說:口頭傳喚,沒有手續。 1月20日上午,...
上海維權人士李玉芳被當局以“妨害公務罪”判刑一年後,於12月18日刑滿獲釋。
上海訪民 李玉芳 於2014 年1 月2 日被以涉嫌犯“妨害公務罪”正式逮捕。據李玉芳的丈夫陳瑞明說,十多天前,她到楊浦區政府上訪,為引起人們的關注敲打飯碗,與警察發生爭執而被上海市楊浦公安分局拘留。 陳瑞明描述了李玉芳告訴他的事情經過:去年12月19日,她在楊浦區政府上訪,在大門外敲打討飯碗,一名警察上來就搶飯碗,並把飯碗傳給後面的警察,她拉了一下警察的衣服,要求歸還飯碗。該警察說:“我做了四十年的警察,還是第一次被人拉衣服,我不相信,是你狠還是我狠。”隨後,派出所的警察把她帶上車,帶到平涼派出所。 陳瑞明是一家出租汽車公司的司機,去年12月4日與該公司的合約到期後,一直待在家中無收入。...
本書解構了關於中共統治中國的最後倖存的神話之一:從1949年“解放”到1958年開展大躍進,那段時間是中國的“黃金時代”。許多生活在中國以外的人,在相當長的時間裡都相信這一說法,即那是中共以非共產世界也可以尊重的方式統治中國的時期。 《“解放”的悲劇》以大量無可辯駁的事實做到了這一點。馮客是一位“震懾”派歷史學者。在他的前一本書《毛澤東的大饑荒》中,他蒐集了大量中國大陸官方檔案中的證據,並把它們與其它公開發表的內容巧妙地交織在一起。 馮客認為,從一開始,中共就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能力控制其征服的國家。因此,中共立刻放手對整個社會使用恐怖和暴力,就像毛澤東從1940年代初為在黨內進行控制一直在做的...
[山東省金鄉縣土地強拆案] 山東省金鄉縣魚山開發區政府為實施建設“新農村”計劃,要求當地農民騰出耕地和宅地“上高樓”居住。由於開發商建造的高樓商品房質量不過關,再加上農民失地後只能靠打工和做小生意維持生活等原因,農民拒絕簽訂協議及搬遷。 2月28日凌晨6時許,當地政府出動1000餘名警察和工作人員包圍高莊村魏菜園自然村,實施強行徵地,與村民發生衝突。
【遭強拆以死抗爭 李佳妮案】上海虹口區居民李佳妮的家於2008年4月10日遭暴力強拆,導致懷孕快9個月的李佳妮早產,孩子出生後夭折。遭強拆後李佳妮和丈夫計斌居無定所並進行上訪。為終結他們的上訪,2011年6月24日,虹口區政府召開邀請李佳妮參加的聽證會,但聽證會卻不讓代理、不許旁聽、也不讓李佳妮本人進入。聽證會結束後5天,6月29日,李佳妮在廣州的一個旅館裡用木炭煙熏房間結束了年僅28歲的生命。在遺書裡,李佳妮稱自己選擇在廣州自殺,是「為了把這件上海的醜事擴大,政府能快點解決!」「希望我的死可以影響到中央,把我們還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可憐老百姓可以有自己的住房!願上海一些腐敗官員,...
【上海訪民申請遊行】2011年8月3日,上海市閔行區馬橋鎮村民第十三次去上海市公安局治安總隊申請遊行示威,請求公安局批准馬橋鎮8個村300名村民於2011年8月8日舉行遊行示威活動,示威目的為要求上海市各級政府對申請人13000畝基本農田被違法徵收一事展開調查,並依法追究相關責任人員的違法責任。
江蘇常州訪民徐順妹因試圖到北京上訪,反映自己所在村土地被官商勾結非法掠奪的事實,於2011年2月19日被當地警方、信訪辦人員和拆遷辦人員從火車站帶回,之後被關在一個「黑監獄」(五金交通賓館)。被關押期間,她被非法搜身、撞牆體罰並被要求寫不再到北京上訪的保證書。4月2日,她被轉移到當地拘留所執行7天的行政拘留,4月9日才被釋放。獲釋後,她就其被關「黑監獄」的遭遇向各級法院要求起訴立案,要求追究違法者的行為,但被法院拒絕。徐順妹用視頻的方式敘述自己的遭遇。
6月3日,廣東南海人民法院再次開庭審理佛山南海區三山島農民狀告政府不作為案。該案三山島農民的代理人、中國公民維權聯盟法援義工天理,在庭審中再次要求被告公開1992年當時的南海縣國土局與一些鄉、村領導簽定的預征土地協議。這份協議使三山百姓失去賴以生存的土地,造成土地大量丟荒,農民需要買菜吃。庭審時,作為被告的政府方默不作聲。法庭宣佈擇日宣判。

頁面

訂閱 土地、財產、房屋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