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China Rights Forum

安守廉(William P. Alford) 是 哈佛大学法学院 的Henry L. Stimson教授,研究生课程及国际法律研究项目副主任兼东亚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同时并担任该院残疾计划项目的主席。 凯瑟琳·巴伯尔(Catherine Barber) 是 国际特赦 亚太区副主任。
孔杰荣教授回顾了他最初学习中文,作为拓荒者开始他研究中国法律生涯的那一刻——1960年8月15日。当时,美中关系还处於敌对状态,孔杰荣孤身投入与中国的交往。直到1979年,美中关系正常化之前,与中国更广泛的接触和交流才得以展开。 1979年9月,两名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学生前往北京大学,希望学习中国的法律。当时中国政府只允许外国学生在四个领域学习:中文、历史、哲学和经济学。但是,他们并不气馁,他们找到了北大法律系,花了几个星期还是找不到他们曾在哈佛认识的一位中国法学教授。一天晚上,这位教授终於在他们的宿舍露面。他粗鲁地对他们说:“中国没有法律可学,这已经好多年了。”可是,这两位学生还是不肯放弃。...
—中国人权专访菲丽斯·盖尔* 美国人权和联合国问题专家探讨了中国在联合国的挑战。 * 采访中所表达之观点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代表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或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的官方立场。 中国人权翻译 中国人权: 在您从事人权工作的丰富经历中,曾经扮演过各种各样的角色。您是不是能先为我们对此做些介绍?
艾米·加兹登 前美国国务院民主人权和劳工局特别顾问,详细讲述了中美官方法律改革交流计划的由来以及过去10馀年来这一交流所发生的变化。 中国人权翻译 1997年至1998年的美中峰会:从人权到法治? 1997年美中峰会结束时,克林顿总统和江泽民主席在联合记者会上引以为傲地宣布两国将通过新的方式就双方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合作。之后,美方官员竭尽全力强调了这次峰会的历史重要性。8年前,美中元首级会晤因天安门镇压而中止。1992年,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克林顿曾严厉批评老布什总统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对中共政权实行的绥靖政策,他在当选总统几个星期前还发表了著名的“北京屠夫”的声明。但是,...
国际特赦的凯瑟琳·巴伯尔和科琳娜-芭芭拉·弗朗西斯,国际人权联盟的安托万·马德林,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文森特·梅滕,人权观察的芮莎菲,对欧盟—中国人权对话进程进行了评估。 中国人权翻译 一些政府已经推出了以闭门为主的双边进程作为其在人权问题上与中国进行接触的一部分。欧盟与中国的人权对话於1995年开始,1996年春中断,1997年11月恢复;通常每年举行两次,在欧盟主席国首都和中国的北京轮流进行。在对话举行的同时召开专家和学者研讨会,研讨会的主题有废除死刑、批准和执行国际公约等。此外,一些切实可行的合作项目,包括律师培训、支持残疾人的权利等,也得到开发,有些仍在进行的项目已有十年之久。
H.W. 一位媒体评论家揭示了西方媒体公司为进入中国市场所付出的代价。 与中国市场因经济增长迅速而受世界青睐一样,中国媒体市场也因为人口众多以及潜力巨大而受到国外新闻媒体的重视。但30年来,中国经济开放和增长并没有因经济发展而导致实现政治民主化,如清华大学的学者秦晖所说,中国在经济上对西方的影响是双向的,中国因素——即所谓“低人权优势”,对西方国家的社会福利和劳工权利形成挑战,中国的经济发展影响了全球资本主义;同样,中国国家控制和垄断的新闻和舆论市场也对试图进入中国的西方媒体公司产生影响,不少西方媒体为了进入中国而付出牺牲其某些原则的代价。...
慕亦仁 一位资深新闻记者叙述了中国当局如何防止国际媒体记者获得事实真相,与此同时又花费巨资,向国际社会发布所谓“真相”。 中国人权翻译 一位多年在中国从事公共关系工作的美国朋友最近语出惊人,他说中国不再在乎外国媒体对其负面新闻的报导。 我以为他是指中国政府突然在某种程度上对外国在华媒体的作用有了更为成熟的理解,於是稍带犹豫地表示:“这很好。” “不, 不是这么回事。”他回答。 我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中国已经自信到不再在乎世界怎么看它,由此导致中国政府和国际媒体的关系正在恶化,而这一点是执政的共产党拒绝承认或不屑一顾的。 当然,中共领导人非常在意中国国内民众怎么看。...
作者探讨了中国官方在海外推行“大外宣”战略的最新发展。
安守廉 郭丹青 孔杰荣 爱德华 费能文 郝山 陆思礼 七位中美关系正常化后在中国从事法律学术交流的开路先锋,谈他们最初在中国的经历。 中国人权翻译 孔杰荣 (Jerome A. Cohen) 红色的共产中国是否扼杀了闻名於世的中国式的幽默?与这一“中央帝国”隔绝三十年之久的很多美国人认为,马列毛主义必然使这个民族丧失富有幽默感的传统。我本人对此不想贸然置评,我知道在苏联,共产主义的降临非但没有削弱俄罗斯民族的幽默感,反而为之提供了丰富新鲜的原料。中国会有什么不同吗?在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早期,在广州的一次谈判给了我启示。 我的一位客户想修建一幢兼具办公、酒店和公寓功能的综合楼,...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外宣办主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 2010年4月29日 5月4日版与5月5日版的比较 5月4日版 5月5日版 尊敬的委员长、各位副委员长、秘书长、各位委员:

页面

订阅 China Rights Forum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