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鲍彤:十九屆五中全会两点结论

New!
2020年11月12日

——我认为它同遵义和十一届三中一样,都是历史性的会议。当然也有不同:以往那两个会,是扭转了乾坤;眼前的这个会,则开辟了核心一言定乾坤的新时代。党媒的口头禅一经提升为中共中央条例的明文规定,就决定了本次以及今后一切中共中央全会的过程和内容:一切都请核心说了算,全部都归核心说了算!


中共的各种媒体已经给了这个五中全会以最高评价。

我也认为它同遵义和十一届三中一样,真的都是历史性的会议。当然也有不同:以往那两个会,是扭转了乾坤;眼前的这个会,则开辟了核心一言定乾坤的新时代。

本次中央全会前一个月,发生了一件不寻常的事——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制定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两天后,9月30日,政治局发布了这个条例,宣布它立即生效施行。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政治局规定,五中全会必须照此开会,不得有误!不得有误的精华,简称“两个维护”,说全了就是“中共中央委员会必须带头做到”:一,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二,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党媒的口头禅一经提升为中共中央条例的明文规定,就决定了本次以及今后一切中共中央全会的过程和内容:一切都请核心说了算,全部都归核心说了算!

核心说了算,是邓小平在1989年“六四”事件以后接见江泽民时的一句话。后来渐渐传开,直到上了《邓选》。现在,天之大任终于精准定位于习近平总书记,核心体制终于升华成为中共中央的守则,不容易啊!

遥想长征当年或者毛泽东去世当年,“如果”当年就有这样一个条例,试问还可能有遵义会议吗?还可能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吗?所以我认为:有了经过五中全会实践检验的中共中央委员会工作条例,由于永恒确立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体制,中国共产党应该从此不再需要纠错机制了;中国从此用不着习仲勋老先生所念念不忘的那个《保护不同意见法》了。也就是说,从此再也没有遵义会议或十一届三中全会那种会议了。

因此,我建议核心少说话,最好不说话。孔夫子说得好:天何言哉,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

这是我个人的第一个结论和建议。

五中全会公报无疑说了许多深奥的全面的重要的原理。我必须惭愧地老老实实承认:我读不懂。

我知道中国已经举世瞩目地暴富了,已经有了数以百计的天字第一号的豪富了;不仅如此,再过两个月,一到年底,我国就再也没有贫民了。我不懂的是,月收入仍然在2000人民币以下的大约8亿民众,应该如何在低收入中继续生活。我听说国家正在着力进行供给侧改革;我不知道在国进民退的狂潮中,需要不需要实行分配侧改革。我完全不知道民营经济过去现在和将来如何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不懂在民众口袋空空如也的条件下如何扩大国内市场。我百分之百赞成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我的困惑是听到了声音,看不见作用。我完全不懂在基本上没有建成法治社会的环境中,怎么能够具备国际公认的真实不虚的“完全市场地位”。

我的第二个结论是在关于《规划》的建议中有一句我看得懂的要紧话。

在一团迷茫中,五中全会公报告诉我一句连愚笨的我也能理解的话:“到二〇三五年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我依稀记得,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就和国务院联署公布过一个《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承诺“2020年基本建成法治政府”。把这两个文件配合起来理解,我的结论是:第一,这次五中全会认定,五年前的承诺已经落空;第二,从现在起到到二〇三五年以前,我国仍将基本上没有建成法治政府,中国政府基本上没有能力实施宪法,做不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只能做到选择性执法;中国的无数部法律,只能起管治一部分人和纵容另一部分人的作用。

这是我个人得出的第二个结论。我希望政府立即放弃选择性执法,实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