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何清涟:习氏中国不配拥有方方

New!
2020年04月24日

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方方与我都是1950年代出生的人,经历过黑暗的文革、相对开明的邓氏改革。在江泽民时期,我辞国了,她留在国内。由于是互联网时代,此后的中国变化,她是亲身领受,我则是在地球的另一半遥观。昨天看到那位叫钱诗贵在《今日头条》发文,称南京某暂不公布姓名的雕塑家,拟在杭州岳飞墓秦桧跪像旁,增添一座作家方方的跪像。据称,仅南京读者就逾150万,7千跟帖,获“压倒性支持”。

这条消息充分说明了习氏中国产生了一批毫无廉耻、百事可为的文人与媒体,青年一代已经义和团化。看到这条消息后,我心头涌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习氏中国根本不配拥有方方。这块土壤经过胡锦涛确立的反颜色革命,重归马克思主义;再经过习近平多年日益严苛的思想议论管制,学界只剩金灿荣辈,媒体上成天只见胡锡进之类鼓噪,已经再度成为盐碱地——不对,毛时代是盐碱地,习氏中国其实是比盐碱地更坏的重金属污染之地,只能长出毒物。这些毒物就是习近平通过奖劣罚优的社会控制,造就的一代“粉红军团”——我称之为义和团2·0版。打击方方表面上是一些网民五毛,或者是一些无耻文人,但放纵这些义和团2·0四处咬人的是中共当局,否则这种辱骂霸凌的声音不可能充斥海内外中文网络。

 

习氏中国:奥威尔式动物庄园

要知道当今中国有多堕落,我们得回溯历史,这历史不是毛时代,而是江胡时代。

1998年,我那本《现代化的陷阱》在经历了13家出版社拒绝出版之后,终于由今日中国出版社出版。虽然这家出版社在两年后关停,两位编辑离职,但当时社会能够接受这种声音,无论是被迫改变了后半生命运的我,还是人生拐了一道弯的几位编辑,大家都没有今天方方这么辛苦。因为社会上大都是支持者,就算是体制内的人,也有很多人认为不应该打压。那时,经历过文革的三代人,30、40、50代人,大都记住了文革的惨痛,希望中国能够做到邓小平、江泽民承诺的“与国际接轨”,成为世界文明国家的一员。

胡锦涛承接了江泽民时期的余泽,加入WTO之后经济飞速增长,到2005年,中国就对外宣称要“和平崛起”了。虽然胡已经在2005年声称要防止颜色革命,吴邦国已经宣称了“五不搞”,但2008年汶川地震中的人祸——震区中小学校舍多为豆腐渣工程,导致不少学生丧命,而中共拿着丧事当喜事办的应对,导致网上不少讥讽之声。6月6日,山东《齐鲁晚报》A26版“青未了”副刊,发表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其中有“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王兆山的肉麻谄媚之态,成为网络上痛加嘲笑的对象,各路网友网上声讨不断,不少人模仿该诗体反讽王兆山。甚至有山东作协作家宣布,因羞与王兆山为伍退出作协。“兆山羡鬼”,从此成为无耻文人的指代。

通过教育转换人的思想,至少需要十年为期。2004年4月,中共中央开始推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到习近平接班之时,社会已经全面左转。薄熙来考量时势,争夺权力的斗争需要借助“唱红打黑”的重庆模式,以争取崇拜毛泽东的社会底层支持。习近平上位后,走的是没有薄熙来的薄熙来路线,如今已经养成了一代粉红军团。我在《粉红军团:中共批量生产的义和团2.0》中,谈到本人通过推特,亲身体验粉红军团双腿倒立看世界的特点:一是不知中国真实国际地位,认为中国永远是世界中心;二是昧于国际知识,总以为世界除了美国是老大,全世界哪国都比中国差,而美国也快被中国甩在背后了。习近平培养这样的粉红军团做自己的网络近卫军,在社交媒体上喊打喊杀,营造一种“唯中国伟大”的气氛哄自己开心,倒也算逞一时之快;但如果为国家未来谋,培养出这样一代愚昧、粗鄙无文、坐井观天、无知无畏、狂妄自大、与国际主流文明扦格难入的义和团2.0,只会毁掉中国的未来,这是对国家最大的犯罪。

就是这样一批义和团2·0,四处咬人,八方树敌。武汉疫祸在国内未了、国外传播之时,高兴得大喊“中国又赢了”、“西方国家连抄中国作业都没抄好”,世界受中国之累,还“欠中国一声感谢”。这么一批毫无是非感、颠倒黑白、不知社会良知为何物的一代粉红,证明中国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动物庄园,养出了一大批只会高呼“四条腿好,两条腿坏”的两脚羊,以及一大帮助纣为虐的驯羊奴。

 

脸上涂着红色污泥的亚细亚孤儿

方方的作品只是纪录了武汉封城期间她本人的心路历程,以及不幸沦为疫城的武汉人之痛。但凡是人,还有生命痛感,就知道在中国这个如今讲真话成了稀缺品质的国度里,这是何等可贵的一部作品。少数人赞她,认为她能够在万马齐喑的黑暗年代里,说出社会的阴暗面;但倒立双脚看世界的当代义和团拳勇们,却以各种恶毒之极的语言辱骂她,说她不应该把社会阴暗面写出来,给西方递刀子。在义和团为当局前驱时,终于还出了一位集无耻之大成的义和团大师兄钱诗贵。  

有支持方方的良知人士,例如南大文学院副院长吕效平在微博上发表声明,谴责这种邪恶行径:“一个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叫嚣,而是好人的沉默!”崔永元则愿意陪跪——我觉得崔永元支持方方是正确的,但不应该陪跪,媚权媚俗的钱诗贵与动物庄园的两脚羊们,一生只会向强权下跪,哪有资格让这些站着的人下跪?生活中,这些人绝对是失败者,只有在权力的怂恿下集结成群时,才有胆展现自己的无知无耻,充斥着这类乌合之众的动物庄园,根本不配拥有方方这种有风骨的人。

说习氏中国不配有方方,是有充分根据的。一个社会能够产生什么样的人,全看社会土壤。义和团2·0只让我想起了法国勒庞的名著《乌合之众》的一些名言:“群体总是对强权俯首帖耳,却很少为仁慈善行感动。在他们看来,仁慈善良只不过是软弱可欺的代名词。孤立的个人具有主宰自己反应行为的能力,群体则缺乏这种能力。群体中的个人极易受刺激因素的影响,转眼之间就从最血腥的狂热变成最极端的宽宏大量和英雄主义。群体很容易做出刽子手的举动,同样也很容易慷慨就义,为每一种信仰的胜利而不惜血流成河”。中国的义和团2·0除了不会慷慨就义之外,其余特征都符合,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中共包庇纵容的一个犯罪群体。千禧一代再过十年就成为社会中坚,看一个国家的未来,就看这个国家拥有一代什么样的青年。习氏中国刻意养育出这么一代粉红青年,这个国家的未来将非常悲惨。

习氏中国不配有方方,因为成就方方的是以往的中国。那时,我们曾经以为中国已经非常黑暗,现在才知道习氏中国更堕落、更黑暗。50年代的中国虽然黑暗,但还有民国时期出生、未被中共完全驯化的父辈,总有人凭借人的良知,让后代知道三年大饥荒是中共之罪、文革更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反人类浩劫;70-80年代的中国,中国打开国门,有限度地接受了西方文明,有过短暂的新启蒙,大家知道反思、知道中国有多贫穷落后,当局还知道喊出“与国际接轨”的口号;如今的习氏中国,透支几代人的生存资源,有了几个钱,以为自己可以自绝于西方文明另立规则。在这种狂妄自大中,武汉肺炎的疫情应付及愚蠢狂妄的战狼外交,让世界看清:有了中国因素,全球化难逃黑化命运。

习氏中国,就关起门来自个玩。实在想过把领袖瘾,就用民脂民膏玩金钱外交,购买非洲国家的“追随”,养些粉红军团自我吹捧、四处树敌。但请不要象当年毛那样玩久了,最后成了“黄色的脸孔有红色的污泥”,只能在“在风中哭泣的亚细亚孤儿”。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版权所有 © 2006, RFA。 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