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李怡:世变源自香港

New!
2020年09月30日

——香港人只想争取我们的自由,只想同行的勇者可以保护自己。香港人不是想影响全世界。每一个抗争者的牺牲都让我们心痛,被送中的12人的每一个我们都百般不舍。但如果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至少希望世局的变化可以告慰于牺牲的勇者:世变源自香港;而香港的黑夜或许有天亮的时候。


去年反送中初起,年轻人发挥极大能量于6月28日大阪20国高峯会时,在世界各大报刊广告,固然引来全球关注,但在高峯会上却被忽视,原因是各国都不想得罪中国。后来与特朗普不和而离职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不久前出版的新书中说,特朗普在6月12日得悉香港有100多万人游行时,他说:“这很了不得,但我不想插手。”6月18日特朗普同习近平通电话时说,他参与过的最受欢迎的事情就是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这对他政治上有很大好处。

那时候,特朗普只关心中美贸易协议,不大关心香港局势。

其后的发展却有所改变:美国国会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后又通过《香港自治法》,特朗普很快签署,并提出对香港及中国涉港官员的制裁名单。与此同时,则对中国改采强硬对立政策。这纯然因为疫情影响吗?

被称为蓬佩奥中国政策的幕后军师、华裔学者余茂春22日在Macdonald-Laurier Institute的研讨会上说,促使特朗普对中国政策发生“根本性”转变的是香港局势。他说,香港是一个彻底失败的“华丽实验”,特朗普总统宁可失去贸易协议,也要阻止中共镇压香港。

这句话是解释特朗普过去一年在香港问题上的表现呢,还是对特朗普政府未来行动的暗示?但无论如何,曾经如此看重中美贸易协议给美国带来以千亿计贸易利益的特朗普,却有这种转变,肯定是从香港看到美国和全世界所受威胁了。

余茂春从四个方面论述香港的失败实验。

第一,香港事件证明了中共提出的一国两制是一个“彻底破产”设想。因为一国的中共是一个专制政权,长期在自由法治下生活的香港人,不可能在一个独裁体制下作奴隶。香港人要维持自由、法治的体制,而不是在民族统一名义下的共产党独裁。百万香港人的抗争说明一国两制的实验失败。

第二,香港事件显示中共构建的香港精英统治模式的失败。中共拉拢香港精英、政商名人,企图控制他们,求取中共想要的稳定,然而,香港持续的、大规模民众上街反送中抗争,说明拉拢精英治港失败了。“香港的精英阶层也难辞其咎,林郑月娥和她的政府冷酷响应民众的要求,……精英阶层的怯懦和投机主义,是应该被谴责的。”

第三点,就是中共丧失了国际信誉,中共对香港作出的高度自治,包括司法独立、自由和法治的承诺,通过粗暴的、法西斯手段打破了。“香港事件证明中共不能被国际社会信任。中共为香港付出巨大的信誉代价。”

最后一点,是西方社会把香港看作是一个“希望”的实验,是西方社会对整个中国(在中共治下)走向民主的希望,现在这个希望彻底破灭。

因香港而使中共国的国际信誉破产,因香港而使西方对中国的希望破灭,因香港而使特朗普宁可失去贸易协议也要与中国关系脱钩,因香港而唤醒了美国、澳纽、日本、东盟、欧洲,纷纷改变对华政策。如果一个邪恶的独裁政权不能容纳一个小小的香港享有自由的话,很难想象它不会千方百计向自由世界扩张侵凌。专制的一国与自由的香港不相容,它也与整个自由世界不相容。

香港人只想争取我们的自由,只想同行的勇者可以保护自己。香港人不是想影响全世界。每一个抗争者的牺牲都让我们心痛,被送中的12人的每一个我们都百般不舍。但如果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至少希望世局的变化可以告慰于牺牲的勇者:世变源自香港;而香港的黑夜或许有天亮的时候。

 

——转自作者脸书(2020-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