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美国大选凸显领导力危机

New!
2020年11月05日

——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最后当选,都不是因为谁有一个能得到多数选民支持的愿景,而主要是因为有太多选民更不喜欢那个败选者。这正是美国政治深陷领导力危机最明显的症候。美国政治的领导力危机带来了这样一种危险,没有能力有效地对爆发内部危机的中国进行积极干预。


美国大选已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虽然鹿死谁手现在还很难判断,但无论是拜登还是特朗普当选,都改变不了这样一个明显的事实,那就是处在十字路口的美国和世界,都不得不面对美国政治深陷领导力危机这样一个严峻的挑战。虽然目前的世界大局与二战前颇有相似之处,但英国或欧洲难以期待一个丘吉尔,美国也不会有罗斯福,而习近平的中国给美国和世界正在带来及可能带来的伤害,与当年希特勒的德国并非不可并论。尽管在破坏方式上会十分不同,但毕竟中国是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超级大国,同时又掌握了把当代尖端科技,包括生化技术大规模武器化的能力。

更令人瞩目的是,美国政治的领导力危机与中国高度腐蚀性和破坏性的国力和影响力,有非常直接的关系。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眼下竞选遭遇的困境,都和习近平巨大的“软实力”有关。我们已经知道,如果不是特朗普年初轻信了习近平,以为病毒会在气温回暖后自动消失,他或许不至于让美国的疫情如此严重,而刚刚被曝光的所谓“电邮门”丑闻,虽然有很多事实尚待澄清,但没有人怀疑,中共的“钱弹”对美国高层精英的腐蚀程度,已经到了严重危及美国国家安全的程度。即使拜登当选,这个问题也会是一个继续困扰他和民主党外交政策的一大问题。

正因如此,我非常理解为甚么有非常多的中国人和海外华人支持特朗普,希望他连任能给习近平致命一击,扭转中国的大局,也改善全球大局。我自己也相信,在对付习近平和中共方面,特朗普比拜登有明显优势,因为这不仅是一个态度的问题。我们都知道,即使拜登胜选,美国也不会放弃把中共作为主要敌国的基本国策,但拜登的对华团队,将无法与特朗普的相比,而解决这个难题,对拜登来说会极为棘手,因此会严重影响他的对华政策。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拜登上台一定对习近平更有利。尽管习近平现在明显不希望特朗普连任,但习的主要麻烦将越来越来自中国内部,而无论谁是下任美国总统,其实都帮不了他甚么忙。根据我对中国国内的观察,发现一些民族主义分子对拜登上台也不抱幻想,而是寄希望于美国发生内乱。那么美国会不会发生内乱呢?对此,很多美国人也有担心,而这种担心,有可能成为帮助拜登胜选的重要因素。尽管如此,我相信大家也都知道,即使拜登当选,美国的社会分裂不会经这次大选而找到解决办法。事实上,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最后当选,都不是因为谁有一个能得到多数选民支持的愿景,而主要是因为有太多选民更不喜欢那个败选者。这正是美国政治深陷领导力危机最明显的症候。

那么,会不会未等中国危机爆发,美国的危机反而先爆发呢?2008年,曾有知情人士认为,中国的金融危机已临近爆发,结果是,美国的金融危机反而先爆发了。这一次会不会又出现这种情况?

应该说,美国政治的领导力危机不仅大大增加了这种可能,而且带来了这样一种危险,那就是在美国危机爆发后,中国内部的危机也爆发了,而深陷危机的美国,没有能力有效地对中国进行积极干预。这让我想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罗斯福总统二战胜利后仍健在,他会让毛泽东夺得天下吗?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版权所有 © 2006, RFA。经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 2025 M St. NW, Suite 300, Washington DC 20036 许可进行再版。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20-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