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丹:独裁者的退化

New!
2020年09月16日

——邓小平就是一个“进化了的独裁者”,在香港问题上,他提出“一国两制”并保证50年不变,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变成中国内地的一部分。习近平一改邓小平路线,“加速”进行香港的内地化过程,从强调“一国”高于“两制”,摘下了“一国两制”的假面具,结果是唤醒了港人的警惕,开始了大规模的激烈的街头抗争。


四月初的时候,我和一些朋友针对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造成的灾害,发起向习近平追责的联署呼吁。当时就有网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表示反对,其理由是:如果没有习近平这位“总加速师”,中共的政治生命可能还会延续得更久一些。

“总加速师”,就是最近在中国人之间私下流传的对习近平的新称呼。这是针对邓小平被称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对比而出的嘲讽性的头衔,意思是说习近平是加速中共统治崩溃的主要责任人。最近在香港强行推动国安法的举动,再次证明了习近平的这一头衔的当之无愧。

“一国两制”就是独裁者进化了的手段

我手头正好有一本威廉・道布森写的《独裁者的进化:收编,分化,假民主》,书中详尽描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新的独裁者的“进化”:他们不再一味依靠强硬的压制手法,反而扮演一个改革者的角色,用更精致的策略“收编”和“分化”社会反对力量,从而延续自己的统治。这一套做法,拿来形容邓小平制定的、以“一国两制”为核心的香港基本法框架,再合适不过。

邓小平就是一个“进化了的独裁者”,在香港问题上,他提出“一国两制”并保证50年不变,即使有些人质疑他是在说谎——事实上他确实就是在说谎——但是在没有时间充分揭穿他的谎言的前提下,“一国两制”的确成功地“收编”和“分化”了香港的民主派以及支持香港民主发展的国际力量。

在国安法即将在香港实施之际,现在网络上到处流传邓小平1990年会见香港代表团时候的讲话,那已经是中共进行了“六四”大屠杀之后的事情了,按理说港人已经对中共开始保持警惕,但邓小平一席“一国两制坚持50年不变,50年以后也没有必要变”的讲话,还是让一些温和反对派对未来产生了一些粉红色的幻想,因而香港并没有在“六四”之后,出现更激烈的社会反弹。

邓小平的策略,现在看起来非常清楚:先用谎言安抚住港人的情绪,然后通过经济、移民等手段全面渗透和收买香港社会的不同力量,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把香港变成中国内地的一部分。如果按照邓小平这样的“设计”,香港确实会不知不觉中失去了原来拥有的很多东西,但还不至于引发大规模抗争。

习近平自己摘下“一国两制”的假面具

这一套策略,正如我们看到的,在习近平上台之后,竟然慢慢地被抛弃了。习近平一改邓小平路线,反而“加速”进行香港的内地化过程,从强调“一国”高于“两制”到在普选问题上的僵硬立场,自己动手,摘下了“一国两制”的假面具,结果就是唤醒了港人的警惕,开始了大规模且激烈的街头抗争。一路走到今天,香港的局势加速动荡,港人的疏离意识加速成长,北京在对港政策上进退两难的局面加速恶化,这一切的“加速”进行,正是习近平这位“总加速师”的“大手笔”。

从这个角度看,当今世界,确实出现了威廉・道布森提出的“独裁者的进化”」的现象,但是,在中国,却出现了“独裁者的退化”现象。这或许是值得威廉・道布森和其他研究极权主义、威权主义的学者们去观察分析的另一种行为模式。

我认为,至少有以下一些问题是值得我们研究的:这样的从“进化”到“退化”的异变,是否在其他一些国家也存在,还是说,这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异变?这样的异变是如何发生的?这样的异变为何能够发生?从“总设计师”到“总加速师”,中国的发展将会出现怎样的轨迹?

 

——转自王丹-方格子专栏(2020-05-27)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