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长沙三名公益人士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妻子被监视居住

New!
2019年08月09日

7月22日,三名公益人士程渊刘永泽吴葛健雄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他们目前被关押在长沙的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海内外反歧视、卫生公益和人权组织对此感到震惊。

程渊从家中被带走后,其妻施明磊随之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连续审讯近18个小时。审讯人员威胁她,如果不好好交代,就将她三岁的孩子带过来一起审讯。施表示她不了解程渊的具体工作内容。

施明磊在最近向湖南省和长沙市有关当局发出的控告书中讲述了她遭受的粗暴对待和威胁:

“审讯人员威胁我如果不好好交代就要将我三岁的孩子带过来一起审讯……还威胁要抓程渊的刚生孩子的女同事……刚生孩子的妈妈真的要和孩子分离吗?

“让我更震惊的是,在他们强制对我进行讯问,明明知道我与程渊案没有牵连的情况下,滥用侦查权,宣布对我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并扣押我个人的各种证件、银行卡、手机、电脑,剥夺和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三名被拘人士均为中国民间公益组织“长沙富能”成员;该组织开展残障人权利工作,致力于维护乙肝病毒携带者、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平等就业机会等,程渊是该组织创办人之一。

十多年来,程渊代理了一系列有影响的、主要是关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权利及其他健康权利的诉讼,先是在南京的民间组织“天下公”,后来在“长沙富能”。他2013年代理的江西进贤县艾滋病人就业歧视案是国内首例艾滋感染者当事人获得赔偿的案例,被媒体称为“反艾滋病歧视的一个里程碑事件”。程渊还领导了乙肝反歧视诉讼工作,大力倡导残疾人的权利,呼吁结束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努力促进信息自由和法治等等。

程渊的家属公开表示,他们不相信他的公益工作会导致当局“颠覆罪”的指控。程渊的哥哥程浩在7月25日发的推文中说:

“据我所知程渊这么多年的工作是完全公开的,其从事和推动的工作均是符合中国法律的,我们认为这些是关注和帮助弱势群体的好事,是对社会和国家有利的行为,我和我的家人对程渊突然被如此重的罪名刑拘感到震惊和不解。”

程浩等人的家庭成员随之受到威胁和恐吓。在发出上述推文后,程浩接到一个自称是警察的人的电话,要求他不要在网上或者对媒体乱说。8月8日,程浩被以“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进行传唤,被带到南京中华门派出所问话数小时。

吴葛健雄的父亲吴有水是浙江律师,据报道也遭到威胁。他7月30日对记者说:“这事不好多说,因为我们政府对我有严厉的规定。我不能接受任何境外媒体的采访。”

7月30日,全球200多个非政府组织和个人联名致信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项目协调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并抄送至世界健康和各人权机构,包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联合国健康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联合国任意羁押问题工作组,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程、刘和吴,并撤销对他们的所有指控。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