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睿文:面对大海缅怀晓波——写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先生逝世一周年的日子(图)

2018年07月02日


刘晓波(网络图片)

2018年7月13日这个日子世人是不会忘记的。因为它是第一位在羁押中去世的中国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病逝一周年的纪念日!

“春天的亡灵是丰碑,竖在漫长的孤寂里,即便不许瞻仰,禁止悼念,也丝毫不减其高贵。如同向海展示天,向天展示海……”这是2007年6月刘晓波先生为纪念“六四”十八周年而发表的祭文中的一小节。但今天我们要说刘晓波先生的丰碑是屹立在无数海内外华人和全世界一切有正义感的人们心中的,他绝对不会孤寂地被遗忘!因此,谨以此篇回顾刘晓波先生2017年6、7月间生平最后一段日子的“烙印”,藉以向中共表明:“世界对刘晓波先生的纪念、缅怀的深情正如不会枯竭的海水那般滚滚涛涛不会停息!”

1.黑暗势力要摧毁坚挺的丰碑

从2008年10月刘晓波因参与《零八宪章》的起草和组织签名而被中共羁押,2009年2月被判11年重刑至2017年已近过去了九个年头了。在漫长的囚禁岁月中,刘晓波成了当今世界上唯一一个被关在狱中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那刚强的毅力和为中国人权奋斗到底的决心就犹如一座坚挺的丰碑。

但黑暗的势力却在暗中集结,他们从未停止过要拆毁这座坚挺的丰碑刘晓波的计划!

请看:

——2010年10月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后,刘霞就被中共被软禁在家里。将近7年的时间,刘霞一个人被孤零零地软禁着;她曾尝试向外发声求救,却遭中共冷酷地报复,他们居然曾剥夺她探望刘晓波的权利。也把刘霞的弟弟刘晖判刑11年。因此,刘霞不得不中止对刘晓波案及其本人遭遇的申诉,以此作为交换,让刘晖“保外就医”被释放回了家。

对刘霞而言,刘晓波是人质。她在外面的言行直接会影响刘晓波在监牢中的待遇。对刘晓波而言,刘霞就是人质,通过对刘霞的精神压力制约刘晓波。她的弟弟刘晖又成为刘霞的人质。在中共邪恶地炮制双重绑架,连环人质、父母相继病故的打击悲伤之下,刘霞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2017年5月中共以慢性的方式,拖延病情的方式至使刘晓波到了来日无多的肝癌晚期,才对他保外就医,在被严格监控的情况下,让他在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德森(Sophie Richardson)在声明中表示,中国政府错误监禁刘晓波,而且只在他病重才释放他,罪责已经“进一步加深”。

是的,中共对于刘晓波允许保外就医的消息过了一个月才公布,这是中共故意延误他的治疗,可以说这一次中共是在全世界面前来上演杀害刘晓波的阴谋剧。

因为中南海独裁者看到,南非政治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曼德拉,最终成为民主南非的总统;长期遭软禁的缅甸反对派人物、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最终成为民主缅甸的领导人。

而身为首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中国人权斗士刘晓波,就最有可能成为这样的一位众望所归的领袖人物。将来在他的盛名之下是能够真正汇聚起挑战中共独裁统治的强大力量的!所以,我们可以大胆推测:就是刘晓波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这个具有强大感召力、影响力的国际大奖,这令中共寝食难安,才决定对他痛下杀手。

2.无法实现的最后心愿

当刘晓波先生病重在保外就医的消息对外公布后,引起了海内外强烈的反响,人们在表达对这位伟人深深敬意的同时,也都知道了他的最后心愿是:“希望出国就医,死也要死在西方(自由的国度里。)”!

如果要再深刻的理解刘晓波为什么在生命的弥留之际却要坚持出国?

刘晓波夫妇挚友廖亦武,在2017年6月28日在推特上贴出刘霞于4月20日发出的亲笔信,内容提及“我厌恶我的生活……我渴望逃离,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刘霞胞弟)一起离开。拜托你和朋友们为我们奔波,我想尽快拥抱你!”。

因此,毫无疑问刘晓波最后的心愿是要出国,是因为他深爱着他的妻子刘霞。在刘霞为他经受了多年的被软禁隔离社会抑郁成病后,刘晓波希望在他离开这个世界后,他所炽热爱着的妻子不要在极权主义下所造成的人间炼狱的国度中备受煎熬地生活,不再经受无休无止的监视、控制、骚扰、恫吓、威胁,所以他必须让刘霞获得自由。他必须大声疾呼:“希望出国就医,死也要死在西方(自由的国度里。)”!

自这消息被传出后,国际间多方反复呼吁中国释放刘晓波,让他自由选择治病地点、与家人团聚。6月底,全球15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给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发出公开信,希望从人道主义原则,允许刘晓波先生在妻子刘霞陪同下,争取时间尽早出国治疗。美国议会通过救助提案,德国、法国也伸出援手,香港、台湾及世界各地针对中共的抗议活动迅速展开。

由零八宪章签署者发起的《紧急呼吁:还刘晓波彻底自由》征集联署自6月27日开始征集签名,在十日内已有来自数十个国家和地区超过三万四千人参加。由此可以见全球公众对晓波自由的关心和要求!

但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就是不为人道与公意所动,中南海决意让刘晓波死在国内,他们对待刘晓波的邪恶与懦弱是无法想象的。必须说这又是中共集体所犯的一个历史性的大罪!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他们拒绝了他离开中国去接受医疗的最后愿望——这是对刘晓波尊严的终极打击,暴露了中国当局的真实面目和不人道。”

3.中共不可推卸的罪责:刘晓波之死与海葬的真相

2017年7月13日晚间,沈阳司法局发表了"刘晓波病亡"的简短通告。消息称,刘晓波"7月13日,因多脏器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死亡。"这距刘晓波先生这位唯一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在被中共关押了八年后,突然传出罹患晚期肝癌、被从监狱转移到医院的消息,只有两周多时间。他终年才61岁!

刘晓波在沈阳去世的消息传遍世界,以下仅节选三处有代表性的国际组织和人权团体领袖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对刘晓波病逝表达深切哀悼。他在一份悼辞中明确批评了中国,称刘晓波是一名“因坚持信念而入狱”的卫士。

——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刘晓波是捍卫人权的巨人,他的病逝将给中国及世界留下永恒的遗产。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贝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表示,“令我们深感不安的是,刘晓波在他的其疾病进入晚期前,没有被转送到可以获得适当治疗的机构。中国政府对他的过早死亡负有重大责任。”

是的,中国政府对刘晓波过早死亡的确有着不可推卸的罪责!这“罪责”是和28年前在北京发生的解放军大屠杀那些手无寸铁、只是要求中共进行政治体制和平民主改革的年轻学子、市民一样罄笔难书般的沉重!就如独立学者、专栏作家莫之许所发的推文:“牢记亡灵的人,正被公开地杀戮。二十八年,依旧是屠场,上次在广场,这次在病房。”

丁子霖代表“天安门母亲”群体这样发声悼念刘晓波、慰问刘霞:“晓波,您虽然失去了自由、失去了生命,但您拥有的人间大爱是世上任谁都无法比拟的。在我们的心目中,您是永生的。刘霞,为了晓波,为了您自己,为了世界上所有挚爱你们的人,您一定要坚强地、有尊严地,活下去。爱您,您不孤单,我们与您同在。”

正如刘晓波先生生前亲密的友人、《民主中国》网刊主编、著名诗人蔡楚先生所说的:“刘晓波早已将生命献给了六四亡灵,实现了他的灵魂救赎。”

2015年7月15日下午在官方安排的记者会上刘晓波的长兄刘晓光表示,已经海葬了刘晓波的骨灰(注:离世还不足两天)。他强调官方并无强迫他们作此决定,是按照当地的风俗决定海葬的,政府对他们就刘晓波葬礼的要求都“配合了”,他口口声声说“感谢党、感谢政府”。但刘晓波妻子刘霞并没有出席记者会。

而历史终究有一天是会还原刘晓波为什么被海葬的真相!且看:

——刘霞的作家友人廖亦武对外透露,刘晓波夫妇的家人14日深夜刚传出信息:“他们在逼我们表态,同意他们的处理,不留一丝痕迹……”信号就立即中断。

记者会期间,官方播放了在船上刘霞和亲人们向大海撒骨灰的过程,他们用绳子把骨灰盅慢慢到吊到海里,撒下了白色的花。刘晓波的骨灰分别洒在船行的不同水域。

刘晓波已被海葬的消息,引来人们震惊与批评,称邪恶的中共这是对刘晓波先生残冷地采取了不留一丝痕迹的毁尸灭迹、挫骨扬灰的卑鄙做法!

因为,中共担心:

——刘晓波如果拥有墓地,日后将会成为拥戴者聚集悼念的地方,甚至会在这里吹响中国民主宪政的集结号!

——他们害怕天下人会记住他们是怎样对待刘晓波和刘霞的,他们要所有的人尽快抹去对刘晓波的一切的记忆。

就在刘晓波被海葬之前的当天上午,中共当局为了应付局面还举行了一个告别仪式。对于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参与告别式人数却仅有6名亲属参加:刘霞、刘晖姐弟、刘晓波哥哥刘晓光夫妇、刘晓波弟弟刘晓暄夫妇。而其他亲友皆没有被允许送最后一程。在官方发布的照片中,其中一张显示有多人出席的画面,不仅没有一个是刘晓波和刘霞的朋友,取而代之的则是包括监控刘晓波和刘霞的国保人员。

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Berit Reiss-Andersen)在7月14日曾向奥斯陆中国领事馆申请签证到中国参加刘晓波先生葬礼,但被拒绝。中国官员要求她要获探访人──即刘晓波──或家属的邀请,才可获发签证。她反指刘晓波已去世,亦无法联络他的妻子刘霞。

4.“我想以一次热血沸腾的殉难来拯救陷于深渊的灵魂”

这是刘晓波1994年发表的散文《只身面对大海》中的一句话。这句话的内涵表现了刘晓波那为了让他人获得自由和新生而甘愿无私无畏自我牺牲的光彩写真!

2018年6月12日在香港时代广场竖起了一座刘晓波铜像,人们在铜像前默哀、献花。

是的,无论是奥斯陆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空椅子、中国的《零八宪章》、香港的刘晓波铜像;还有那些在中国各地因为海祭刘晓波而被抓捕的人们,都在向世界显明:刘晓波先生那可歌可泣的民主自由的精神将永被敬仰和传颂!

相信不久的将来在民主降临中国之后,我们渴望着在天安门广场上为刘晓波先生再建起高高的一座铜像纪念碑,在鲜花丛中刘晓波先生的音容笑貌永存于天地之间!
 

——转自民主中国(2018-07-01)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8期,2018年6月22日—7月5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