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魏京生:香港人担心什么?

New!
2019年06月13日

刚刚结束的六四纪念活动,香港有十几万人上街。六月九号又有百万人上街,也就是每七个香港人就有一个人上街,反对所谓的修订逃犯条例。他们的口号叫做“反送中”,直接指出所谓逃犯条例的实质,就是把人引渡到中共统治的无法无天的法院去审判。

有些朋友认为,把少数可能的罪犯引渡到更严厉的地方接受酷刑,也许不是什么坏事吧。这就大错特错了。这是共产党多年洗脑造成的错误思维模式。共产党的这种逻辑,是使用诡辩论的偷换概念做出结论。因为在没有接受公正的审判之前,你无权认定这个人就是罪犯。既然不能认定,就不能用对待罪犯的方式对待嫌疑人。

何况酷刑本身是制造冤假错案的主要原因之一。反对使用酷刑,是中国八十年代的新刑法的重大改革之一。也是中共前三十年滥用酷刑造成大量冤假错案,给整个社会带来的教训。

既然共产党自己也认识到有罪认定和使用酷刑,是造成无法无天的主要原因,并且早在四十年前就在法律条文上做出了纠正,为什么现在又恢复了无法无天的旧制度呢?

这就要从一党专政的本质说起了。既然是专政,它从本质上就不能容忍不同于统治者的意见和行为。或者说人作为动物的本能,就不喜欢不同的意见和行为。人类几万年来的制度探索,就是如何限制作为社会组织领导者的这种专制的本能。

民主政治保障了限制领导者本能的可能性,而专制政治则无法保证对领导者本能的限制。即使中共所谓的集体领导制,也很难保证。中共本身的历史就证明了,所谓的集体领导不过是个不稳定的过渡状态。很快就会恢复到它的本来面目:个人或者少数人的独裁专制。

而为了专政能有效维持,就必须制造恐怖的气氛,也就是对所有人的心理压力,让所有人都学会闭嘴。如果人们可以把法律当作保护自己的盾牌,当权者所能施加的心理压力就会大打折扣,敢于挑战统治权的异议分子就会增加。统治者实现自己意志的权威,也就大打折扣。

所以专政的体制,就必须是不尊重法律的体制。而对个人最有利的政治体制,就必须是尊重法律,也就是尊重个人权利的政治体制,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就是民主政治。香港过去也是在英国殖民当局的民主政治保障下的、尊重个人权利的法律制度。

所以在中国人民遭受当局的屠杀时,香港人民看不惯,很愤怒,上街抗议并且给予中国人民援助和保护。但那毕竟是别人的事情,是出于义愤和同情,不是切身的利害关系。

现在中共的魔手直接伸到了香港人自己的切身利害上来了。香港人终于觉醒了,知道自己习惯的有法律保证的生活即将结束。专制暴政即将突破边界,降临到自己的头顶。

而且和大陆的情况一样,这个专政会渗入到人们生活的所有方面,无所不包。就连法官和律师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执行法律;不知道如果执行了法律,是否会遭到统治者的报复。所以他们也集体出面,抗议将大陆的无法无天延伸到香港。

香港媒体大亨黎智英说得很对。有了这个引渡法,中共就不必违法跑到香港来绑架,可以直接把他们不喜欢的人引渡到无法无天的共产区法院,施以酷刑和制造冤假错案。在香港制造共产党所需要的恐怖心理压力,推广他们的暴政。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2019-06-12)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3期,2019年6月7日—2019年6月2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