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程淵的哥哥被以空白傳喚證再次遭傳喚

New!
2019年09月02日

2019年9月2日程淵的姐姐程曉娟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第二次傳喚記》,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第一次傳喚,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拘留,同時被拘留的還有其同事劉大志和吳葛健雄。2019年8月26日“長沙公益仨”被正式逮捕,程浩因此趕去長沙瞭解情況,回到南京進家門不到兩分鐘即被員警傳喚。

以下是程浩寫的《第二次傳喚記》。

 

第二次傳喚記

大家好,我是程浩。

我今天早上9:00趕到中華門派出所,要求把8月29號晚上傳喚我的傳喚證還給我,等到10:00,值班民警通過電話得到辦案民警趙計虎所長的答覆,傳喚證已經給我看過,不再給我正式檔。本人就此事及8月29號晚至8月30號晚整個傳喚過程做一個大概的敘述,同時談一點自己的看法。

我於8月29號晚21:30左右從長沙回到南京家中,我進門不超過兩分鐘,中華門派出所的趙所長帶領另外兩位同事就敲門進來了,趙所長手持傳喚證,告知我依法對我進行傳喚,我看過傳喚證後當即問他:傳喚證為什麼除了公章什麼內容都沒有,其他項都是空白?他回答說:我現在就填。我問他:要不借支筆給你?還好他說自己有。他當場填上我的名字,事由沒填。就這樣吧我也沒有繼續糾纏,就和他們一起下樓,來到派出所,這次我熟門熟路,自己到了辦案區。在進行正式的問詢前,我和趙所長在等待區內交換了對本次傳喚的看法,充分闡述了各自立場,同時表示對各自立場的充分理解與尊重。在正式的問詢過程中,警官還是圍繞著以我的名義註冊的推特帳號的發帖內容,對我進行詢問,我除了姓名,身份證號碼等自然情況外,不再回答與上一次傳喚內容相同的問題,警官問我還有什麼要說的?我的問題是:我的什麼行為侵害了誰的合法利益?造成了什麼社會影響?以至於涉嫌尋訊[釁]滋事?警官拒絕記錄。

30號上午,警官重新詢問, 重複昨天夜裡的流程:我除了姓名、身份證號碼等自然情況外,不再回答與上一次傳喚內容相同的問題,警官問我還有什麼要說的?我的問題是:我的什麼行為侵害了誰的合法利益?造成了什麼社會影響?以至於涉嫌尋訊[釁]滋事?警官拒絕記錄。

中午趙所長過來小黑屋口頭告訴我,以我的名義註冊的推特發佈的文章損害了國家利益。我還是希望他出示證據。

下午趙所長揮舞著一張紙回到問詢室,聲稱向我出示證據,證據是以我的名義註冊的推特轉發了一段話,重點是其中有一句“程淵的案子株連了他的妻子施明磊”,趙所長質問:“株連”是什麼意思??我回答:首先你未能證明這個推特是我發的,同時我想請問:這句話中間的“株連”損害了國家的什麼利益?被損害的國家利益與尋訊[釁]滋事之間的邏輯關係是如何推導的?趙所長匆匆結束詢問,把我關回小黑屋。未能回答我的問題。

趙所長再次出現在小黑屋外面,通知我可以走了。我表示問題沒有搞清楚,我不能離開,希望派出所能把傳喚我的依據說清楚。趙所長未做答覆就離開了。然後就是我的老父親出現在小黑屋的門口,老父親當然勸我算了,還是走吧。我的意見是問題不搞清楚,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下次又錯了怎麼辦?總往派出所跑也不是辦法,還是這次搞清楚比較好。我父親沒辦法只好離開,想想小兒子顛覆政權,大兒子尋訊[釁]滋事,我潸然淚下。

時光飛逝,再出現在小黑屋門口的是一群人,一擁而上把我從小黑屋裡拖出來,我拼命反抗,無濟於事,被他們七手八腳抬出辦案區,放在辦事大廳。

在整個傳喚過程中,雖然我拒不配合,但辦案的警官態度還是克制的,這一天一夜在警官多次催促下,我只吃了三顆藥,喝了半口水。趙所長30號早上、中午都問了要不要吃點東西,早上還帶了一包餅乾送來,我很感謝,大家把我抬出去的時候,也還是很克制,沒有濫用暴力,當然個人素質還是有高低之別,難免罵罵咧咧的雜音。

其中一個細節我印象深刻:在詢問過程中話題扯到我弟弟程淵的案情上,我認為長沙市安全局全體辦案民警理應回避,理由是因為程淵犯的是顛覆國家政權罪,而長沙市安全局的辦案民警是該案受害者國家政權的雇員,接受該政權的考評,獎懲。辦案民警個人與該案有利害關係,按我國《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理應回避。由於這個觀點上次傳喚時我已經表達清楚了,這次本不想說,但話到面前,就準備再重複一遍,就在我準備說的時候,趙所長笑著對身邊的警官說:“你聽,要開始了”,我突感一陣悲涼,想想死在開封的劉衛黃,手持憲法時的心情。我一個無業遊民算什麼東西?
 

程浩

2019/9/2 夜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