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程渊的哥哥被以空白传唤证再次遭传唤

New!
2019年09月02日

2019年9月2日程渊的姐姐程晓娟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第二次传唤记》,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第一次传唤,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拘留,同时被拘留的还有其同事刘大志和吴葛健雄。2019年8月26日“长沙公益仨”被正式逮捕,程浩因此赶去长沙了解情况,回到南京进家门不到两分钟即被警察传唤。

以下是程浩写的《第二次传唤记》。

 

第二次传唤记

大家好,我是程浩。

我今天早上9:00赶到中华门派出所,要求把8月29号晚上传唤我的传唤证还给我,等到10:00,值班民警通过电话得到办案民警赵计虎所长的答复,传唤证已经给我看过,不再给我正式文件。本人就此事及8月29号晚至8月30号晚整个传唤过程做一个大概的叙述,同时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我于8月29号晚21:30左右从长沙回到南京家中,我进门不超过两分钟,中华门派出所的赵所长带领另外两位同事就敲门进来了,赵所长手持传唤证,告知我依法对我进行传唤,我看过传唤证后当即问他:传唤证为什么除了公章什么内容都没有,其他项都是空白?他回答说:我现在就填。我问他:要不借支笔给你?还好他说自己有。他当场填上我的名字,事由没填。就这样吧我也没有继续纠缠,就和他们一起下楼,来到派出所,这次我熟门熟路,自己到了办案区。在进行正式的问询前,我和赵所长在等待区内交换了对本次传唤的看法,充分阐述了各自立场,同时表示对各自立场的充分理解与尊重。在正式的问询过程中,警官还是围绕着以我的名义注册的推特账号的发帖内容,对我进行询问,我除了姓名,身份证号码等自然情况外,不再回答与上一次传唤内容相同的问题,警官问我还有什么要说的?我的问题是:我的什么行为侵害了谁的合法利益?造成了什么社会影响?以至于涉嫌寻讯[衅]滋事?警官拒绝记录。

30号上午,警官重新询问, 重复昨天夜里的流程:我除了姓名、身份证号码等自然情况外,不再回答与上一次传唤内容相同的问题,警官问我还有什么要说的?我的问题是:我的什么行为侵害了谁的合法利益?造成了什么社会影响?以至于涉嫌寻讯[衅]滋事?警官拒绝记录。

中午赵所长过来小黑屋口头告诉我,以我的名义注册的推特发布的文章损害了国家利益。我还是希望他出示证据。

下午赵所长挥舞着一张纸回到问询室,声称向我出示证据,证据是以我的名义注册的推特转发了一段话,重点是其中有一句“程渊的案子株连了他的妻子施明磊”,赵所长质问:“株连”是什么意思??我回答:首先你未能证明这个推特是我发的,同时我想请问:这句话中间的“株连”损害了国家的什么利益?被损害的国家利益与寻讯[衅]滋事之间的逻辑关系是如何推导的?赵所长匆匆结束询问,把我关回小黑屋。未能回答我的问题。

赵所长再次出现在小黑屋外面,通知我可以走了。我表示问题没有搞清楚,我不能离开,希望派出所能把传唤我的依据说清楚。赵所长未做答复就离开了。然后就是我的老父亲出现在小黑屋的门口,老父亲当然劝我算了,还是走吧。我的意见是问题不搞清楚,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下次又错了怎么办?总往派出所跑也不是办法,还是这次搞清楚比较好。我父亲没办法只好离开,想想小儿子颠覆政权,大儿子寻讯[衅]滋事,我潸然泪下。

时光飞逝,再出现在小黑屋门口的是一群人,一拥而上把我从小黑屋里拖出来,我拼命反抗,无济于事,被他们七手八脚抬出办案区,放在办事大厅。

在整个传唤过程中,虽然我拒不配合,但办案的警官态度还是克制的,这一天一夜在警官多次催促下,我只吃了三颗药,喝了半口水。赵所长30号早上、中午都问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早上还带了一包饼干送来,我很感谢,大家把我抬出去的时候,也还是很克制,没有滥用暴力,当然个人素质还是有高低之别,难免骂骂咧咧的杂音。

其中一个细节我印象深刻:在询问过程中话题扯到我弟弟程渊的案情上,我认为长沙市安全局全体办案民警理应回避,理由是因为程渊犯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而长沙市安全局的办案民警是该案受害者国家政权的雇员,接受该政权的考评,奖惩。办案民警个人与该案有利害关系,按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理应回避。由于这个观点上次传唤时我已经表达清楚了,这次本不想说,但话到面前,就准备再重复一遍,就在我准备说的时候,赵所长笑着对身边的警官说:“你听,要开始了”,我突感一阵悲凉,想想死在开封的刘卫黄,手持宪法时的心情。我一个无业游民算什么东西?
 

程浩

2019/9/2 夜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