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秦案申請旁聽記

2018年07月11日

本文記述了作者和各地維權人士前往武漢準備申請參加秦永敏案開庭宣判的經歷。一些維權人士在當地就被攔截,而開庭前到了法院門口的則被幾十個特警團團圍住,被用一輛大巴車全部帶到漢口信訪局的大廳裡,並收繳了手機和身份證。

7月11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請旁聽記

公民記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陳國金兄從婁底乘坐G402動車去武漢,準備申請旁聽今天上午九點在武漢中院開庭的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案的宣判。由於不希望引起當局的關注,我們此去沒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過了長沙後,列車員開始查票查身份證,我在出示了車票後拒絕出示身份證,並且告知她:你沒有這個權力。然後,列車長來了,問我為什麼不出示身份證,我把用手機搜索到的關於身份證法的有關規定讓他看,其回答說:你不要相信這些東西。我回:如果法律都不相信那我們還能信什麼?隨即我把這一過程發到了朋友圈,並且得到很多點贊。

一路上我們通過微信群信息了解到,浙江林大剛和安徽朱小平也正在來武漢的路上,並且通過私聊得知前天剛剛參加了荊門許光利案旁聽的廣西朋友李燕軍羅漢生也在趕往武漢。到達後,我們在中院附近找了家小賓館住了下來。由於五月十日該案庭審時,當局先天晚上在法院周邊賓館半夜抓人,故此次前來申請旁聽的朋友不但不敢住到法院附近了,而且連行踪都非常隱蔽,由於相互間缺乏聯繫,大家都不知道來了多少人,哪些人來了。期間,我曾聯繫林大剛和朱小平,但對方並無回應,後來才知道,因為太張揚,他們在當地就被攔截了。

11日早上七點不到,我起床後打開窗簾,屋簷下的街道上已停了好幾輛特警的巡邏車,街上也遍布​​著特警和便衣,我心想:不知道等下中院周圍將會是怎樣的如臨大敵?吃過早點,我們和廣西李燕軍羅漢生相約在地鐵D出口相會,我們剛到不久,山西武志剛來了,陳家鴻律師也在電話裡說到了C出口,但他剛一露面就被守候在那裡的警察逮住帶走了。八點半左右,我們來到法院門口,法院大門緊閉,只有臨街一個小窗口前聚集了一些人正在排隊,我們剛站到隊伍後面準備排隊,幾個警察突然一下把李燕軍圍住,說:李燕軍,跟我們走。把他架住帶上了一輛警車。我們繼續排隊,通過交流才知道,幾乎所有排隊的人都是從全國各地趕來申請旁聽的朋友,除我和陳國金、羅漢生、武志剛外,還有何家維、仇玫紅,陳國生、向美榮、唐兆星、任慶洲、闞曉雲、張文茂、董敏及一些湖北本地不相識的朋友。窗戶捅開以後,距離一下拉近了,於是林家把身份證集合到一起集體申請。聽說我們要申請旁聽秦永敏案宣判,工作人員說旁聽席位已滿,不接受我們的申請,我們說沒有席位可以站著,我們不遠千里而來,還怕站嗎?但他們就是不同意。這時現場的警察開始驅趕我們,把我們趕到了信訪大廳門口。既然旁聽不成,於是大家提議拍個照片以為紀念,這時,突然來了幾十個特警,將我們團團圍住,然後用一輛大巴車將我們全部帶到漢口信訪局的大廳裡,一人一個特警死死的盯著,並收繳了我們的手機和身份證。在這裡我們見到了之前被帶走的陳家鴻李燕軍。至此,除了仇玫紅任慶洲張文茂等幾個漏網之魚之外,來自全國各地前來申請旁聽的朋友終於相聚了。

進去約一個小時左右,單位的人來接我了,很顯然在我昨天出來之後他們也緊跟著來了,不然坐飛機也不可能這麼快。此次外出,我沒有透露任何消息,他們何以這麼快就跟來了呢?事後一回想,可能是那條和列車長爭辯的朋友圈信息透露了行踪,我黨的維穩工作真的做得太好了,給一萬個贊。

秦永敏,這位東方的曼德拉,已經被關了25年了,這次又是13年,他的刑期加起來已經超過35年了,他已經是這個世界上在獄時間最長的政治犯了,而且他在獄的每一天都在不斷刷新這個紀錄。他有罪嗎?當然有,在獨裁者的眼裡他是致命的敵人,是必須被毀滅千萬遍的,儘管他那樣的溫和理性,但是不把他關起來他們會睡不著覺。他是黑夜裡的顯電,他的思想穿透漫漫長夜,穿透專制的胸膛。他曾經二次作為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但即便日後他最終得到了這個獎,這個獎就能夠概括他所有的努力和付出嗎?有人說他不值,我也這樣認為,如果換了我這樣懦弱的人早就投降了,但我最佩服這樣的人,他是一位殉道者,真正的勇士。

希望秦永敏之後再無秦永敏,也希望永遠不要再有政治犯這個詞。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