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Press Release

New!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此文。) 2020年是1989年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慘案31周年。我們不會忘記31年前的慘案。和平時期,中國政府出動標榜為「人民子弟兵」的國家軍事力量,動用坦克、裝甲車在十裡長安街上,在通往天安門廣場的路上,軍隊無視站在馬路邊上的人群隨意開槍,甚至當學生撤出天安門廣場在西單六部口,軍隊先噴射含有抑制人神經作用的毒瓦斯讓人們失去意識並出動坦克碾壓人群。這樣慘無人道的血腥場面舉世罕見,絕無僅有! 1989年的學生運動從四月胡耀邦去世起到六月四日血腥鎮壓,學生們始終保持著和平、理性的方式要求與政府對話。除了在京的各大院校的學生外,...
2019年12月28日,「天安門母親群體」在京部分難屬提前舉行了2020年新春聚會活動。難屬們回顧了2019年紀念「六四」慘案三十週年的活動情況,還特別提到尤維潔自提供家庭地址後幾年來唯一一次收到香港市民給難屬寄來聖誕卡之事。難屬們表示,雖然隨著歲月流逝,他們正在逐漸老去,但是信念不會改變,將繼續堅守「真相、賠償、問責」三項訴求,不會退縮。
2019年又有三位「六四」難屬和一位傷殘者因病去世,迄今為止共有59位難屬和傷殘者離世。看著這些被無辜打死的年輕生命,看著這幾位為尋求正義和為親人討回公道而堅守三十年,耗盡生命、抱憾離世的老人們,敢問中國執政黨和中國政府,對於1989年在首都北京發生的「六四」慘案還要沉默多久? !這一以政府行為,動用軍隊,蔑視生命,濫殺無辜,嚴重踐踏人權的罪行什麼時候才能依法昭示於天下? !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在“六四” 29 週年即將到來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致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今年是“六四”大屠殺二十九週年。 1989年那個不平靜的夏天,北京天安門廣場槍聲及坦克履帶的隆隆聲,打破了所有人的夢想,民眾反官倒、反腐敗、對民主自由的訴求,竟然換來了一場血雨腥風。 當局動用數十萬全副武裝的野戰軍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廣大市民,用一場血腥的大屠殺確保所謂的國家穩定和改革開放的順利進行。 這是一場反人類的罪行,嚴重影響了我們國家的聲譽。 一夜間,我們的親人被槍殺在十里長街,從此巨大的傷痛伴隨我們一生。“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
2017年是八九“六四”慘案二十八週年。歲月流逝,時光不再,我們這些遇難者親屬二十八年來,內心始終掙扎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如果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有決心撥亂反正、敢於擔當、以中華民族興盛為己任,就應拿出勇氣和誠意來,公正、公道、依法解決“六四”問題。我們期待著!
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傅聰大使今天在人權理事會第31次會議上的發言中,指責“西方國家以人權、人道為幌子推行新干涉主義”。他還警告人權理事會不要被用作“將人權問題政治化”的工具,以免重蹈其前身、信譽掃地的人權委員會的覆轍。(見於 中國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和瑞士其他國際組織代表團的官方網頁 ) 中國的指責是在人權理事會會議上對中國人權狀況提出緊急關注後作出的。繼上週12國政府罕見地聯合發表的聲明後,國際人權聯盟和中國人權今天發出一份 非政府組織的聲明 ,要求關注自2015年以來中國人權狀況的惡化。12國政府的 聯合聲明 由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哈珀大使宣讀,代表美國、愛爾蘭、英國、澳大利亞、德國、荷蘭、...
今天,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就審議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情況發布長達16頁的“ 結論性意見 ”。委員會的專家們表示,“仍然嚴重關切不斷報導的深深紮根在中國刑事司法系統中的酷刑和虐待行為”。 委員會的“結論性意見”在指出中國某些方面取得進步的同時,詳細列舉了其被廣泛關注的存在問題的做法,包括不經任何指控、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的 審前長期拘押 (長達37天,在某些案子中甚至更長;違反了審前關押最長48小時的國際標準);在某些類型的案子中無限期地 拒絕律師介入 ; 對在押者單獨監禁 ,在“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俗稱“黑監獄”);以及 警察當局的過度權力 ——...
11月18日,在聯合國此次審議中國遵守《禁止酷刑公約 》情況的第二天會議上,中國代表團以其慣用的嫺熟方式來回應禁止酷刑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專家提出的具體問題:列出長長的、文不對題的統計資料;列舉官方的法律法規;在描述實際做法時大而化之、籠而統之,沒有衡量進展情況的標準或基準;並強調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地位,以此作為其資訊不全或制止酷刑措施不夠的藉口。此外,中國採取一個新的手法是強調文化差異,將其法律中缺乏對酷刑的全面定義歸結為中文的“酷刑”難於與公約中內容廣泛的酷刑的概念相一致。 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多次作出不合情理、有損於其信譽的回答。舉例如下: 單獨關押不是一種處罰措施, “...
今天在日內瓦,40名中國政府的代表面對聯合國獨立專家,就中國執行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情況接受了3個小時的尖銳提問。今天的會議開始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對中國遵守條約義務的第五次審議。 委員會的9名成員深入研究了中國幾乎每個領域履行公約責任的情況,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以及其他為防止酷刑所採取的措施(根據參加審議的專家不得參與對其所屬國審議的規則,委員會中的第十名成員——一名中國籍成員,被要求棄權)。 委員會專家們的提問,不僅包括酷刑的實施和為有效地防止它所採取的措施,如由於暴力行為在關押中死亡的數字和是否有統計數字顯示禁止酷刑的法律被執行;...

頁面

訂閱 Press Release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