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Press Release

11月18日,在聯合國此次審議中國遵守《禁止酷刑公約 》情況的第二天會議上,中國代表團以其慣用的嫺熟方式來回應禁止酷刑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專家提出的具體問題:列出長長的、文不對題的統計資料;列舉官方的法律法規;在描述實際做法時大而化之、籠而統之,沒有衡量進展情況的標準或基準;並強調中國的“發展中國家”地位,以此作為其資訊不全或制止酷刑措施不夠的藉口。此外,中國採取一個新的手法是強調文化差異,將其法律中缺乏對酷刑的全面定義歸結為中文的“酷刑”難於與公約中內容廣泛的酷刑的概念相一致。 中國代表團的成員多次作出不合情理、有損於其信譽的回答。舉例如下: 單獨關押不是一種處罰措施, “...
今天在日內瓦,40名中國政府的代表面對聯合國獨立專家,就中國執行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情況接受了3個小時的尖銳提問。今天的會議開始了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以下簡稱“委員會”)對中國遵守條約義務的第五次審議。 委員會的9名成員深入研究了中國幾乎每個領域履行公約責任的情況,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以及其他為防止酷刑所採取的措施(根據參加審議的專家不得參與對其所屬國審議的規則,委員會中的第十名成員——一名中國籍成員,被要求棄權)。 委員會專家們的提問,不僅包括酷刑的實施和為有效地防止它所採取的措施,如由於暴力行為在關押中死亡的數字和是否有統計數字顯示禁止酷刑的法律被執行;...
在“六四”26週年之際,中國當局進一步加強對網絡的控制,其中包括對微信朋友圈進行定點屏蔽。前記者師濤為此發明聲明,強烈抗議微信運營商這種助紂為虐的不良行為,稱“言論的自由是我們平等相處的基礎,是我們在權貴們傲慢而強硬的高壓之下唯一的尊嚴。寧鳴而死,不默而生。”他呼籲所有的人“為自由而勇敢地吶喊”。 師濤原為中國《當代商報》編輯。 2004年“六四”15週年前夕,師濤因通過雅虎中國電郵向海外網站發送了在編輯會議上傳達的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關於當前穩定工作的通知》內容摘要而被捕,2005年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判刑10年,2013年獲釋。 師濤聲明 各位親朋好友: 2015年6月5日,...
文中引述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今年3月就日本領導人應對1930年代日本侵華戰爭承擔歷史責任的問題時所說的“對於一個國家的領導人來說,不僅要繼承前人所創造的成就,也應該擔負起前人罪行所帶來的歷史責任”,“天安門母親”追問:“那麼,同樣道理,當年中國的領導人毛澤東、鄧小平在自己國家裡犯下的一系列人為的乃至殺人的罪行,他們的后繼者是否也要擔負起由此帶來的歷史責任呢?” “天安門母親”敦促中國領導人承擔歷史責任 2015年6月1日 “天安門母親”授權中國人權發表她們撰寫的 紀念“六四”慘案26周年的文章。 上一世紀末發生在中國首都北京的“六四”大屠殺已經過去四分之一世紀。但是,...
中國人權 從知情人士處獲悉:上海維權人士 馬亞蓮 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截回上海後關押進黑監獄,並遭受虐待,從3月10日開始進行絕食抗爭。 知情人士3月11日與關押中的馬亞蓮通話時,她聲音微弱,告知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也沒喝水。知情人士後來再打電話時,馬亞蓮的電話已經無法接通。 據知情人士說,2015年3月8日下午,馬亞蓮在北京和幾位訪民去京西賓館找人大代表遞交材料時,被北京警方押送到久敬莊,當晚又被上海駐京辦轉送到在北京的上海黑監獄接濟站,9日上午被押回上海,送到集中關押訪民的地府村路,隨後被轉送到在青浦的黑監獄關押。 其間,黃浦區老西門街道的警察和街道工作人員不顧馬亞蓮包紮著的手傷、...
當香港的抗議者挺身面對警方對旺角佔領區的清場時, 彼得•蓋布瑞爾( Peter Gabriel)、 暴動小貓( Pussy Riot)、鐵與酒(Iron & Wine) 等人紛紛發送照片和信息,對他們表達支持;這些照片和信息被用投影機投射到位於香港“佔中”運動中心的金鐘區的列儂牆上。 流動媒體藝術計劃“並肩上:佔中打氣機”今天發布了一段 視頻 ,並啟動“【行動升級】並肩上:佔領打氣機2.0!”,呼吁在世界各地的人們邀請他們心目中的英雄拍一張照片、寫一段打氣信息傳給他們以支持香港的抗議者。目前他們已經收到來自70個國家的30,000條給他們打氣的信息。在照片中,蓋布瑞爾、...
今天,聯合國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在日內瓦就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地區女性權利的進展情況提出了一系列尖銳的問題。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在與中國代表團全面交換意見時,提出了許多製度上存在的問題,其中包括: 對民間社會的限制和騷擾; 受害者訴諸法律的途徑和司法獨立; 女性知情權和信息的可獲取性; 對少數民族、農村婦女、女同性戀者、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以及殘疾女性等弱勢群體的歧視;以及 對法律和政策實際落實情況的具體評估。 在回答專家們所提出的具體而有依據的問題時,中國代表團的回應避實就虛,著重從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實機制來回答問題,並列舉了各種數據。但是當問及殺嬰行為及其他敏感話題時,...
1989年6月,中國政府暴力鎮壓了要求民主、手無寸鐵的中國平民,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六四”慘案。在“六四”慘案25 週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國當局通過刑事拘留和其它手段,變本加厲地打壓民眾對六四事件的紀念和反思。由六四慘案的倖存者和死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群體,拒絕這種強迫失憶,通過視頻發出心聲,以此紀念“六四”25週年。 近幾個月來,中國當局對“天安門母親”群體的骨干成員進行了嚴密監控,防止她們接受國際媒體的採訪。儘管如此,她們仍然設法發表了記錄“六四”屠殺的探訪紀實係列文章,記錄了她們的親人被中國軍隊槍殺的經過。這些新披露的探訪紀實是&ld​​quo;天安門母親”...
5月8日,聯合國在日內瓦審議中國履行《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規定義務的情況。在審議中,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的獨立專家們向中國代表團提出了一系列根源於現行體制、完全是由制度造成的人權侵犯問題。 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提出的主要問題有:中國在審議前提交給委員會的國家報告中對民間社會的諮詢有限;鎮壓維權人士;腐敗模式及對司法的影響;戶籍制度對享受平等權利的影響;反家庭暴力立法起草情況;以及強迫拆遷等做法對不同性別的影響。 如同往常一樣,中國代表團在答復中以統計數字和引用法律政策條文來表明其取得了進步,並不斷強調中國的特殊“國情”,用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可採取不同發展模式來進行辯解...
中國人權 獲悉:在“六四”25週年紀念日即將到來之際,中國當局阻止“ 天安門母親 ”群體的重要成員 丁子霖 與她的丈夫 蔣培坤 在“六四”紀念日前返回北京。 消息來源說,家在北京的丁子霖、蔣培坤夫婦過去幾個星期以來一直住在位於江蘇省無錫市的老家,他們原準備於5月7日返回北京,但5月4日北京國家安全局人員通知他們:6月4日前不得回北京,6月5日方可隨國安人員一同返回。 1989年6月3日夜晚,丁子霖、蔣培坤夫婦當時正上高中的兒子 蔣捷連 在當局鎮壓中中彈身亡。多年來,每到“六四”之際,他們夫婦都會在家里或在兒子遇難的木樨地舉行悼念儀式;這是他們25年來第一次無法在北京悼念兒子。 近來,...

頁面

訂閱 Press Re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