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向強權說“不!”

New!
——尤當在下蒙冤羈獄之際,瀟男女士仗義直聲,以筆呼號,因傳播真相而惹惱有司,這才埋下今日牢獄之災的禍根。別作惡,放下屠刀,釋放瀟男,還瀟男自由,還瀟男夫婦自由,還這個世界以公道!瀟男有罪,吾人同罪,莫欺負女子,坐牢殺頭,請自章潤始。
New!
——由於大多數簽名者的紅二代身份以及公開信的體制內立場,因此可望在體制內獲得更大的共鳴與呼應,也使得當局很難出重手壓制,別有一種特殊的力量。它也再一次證明,體制內、黨內、紅二代內,反對習近平的聲音已經達到何等程度。
New!
——這次抗爭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公務員參加抗爭。內蒙古廣播電視台有300多位員工集體簽名反對漢語教學政策。第二,已經有人以墜樓來抗議。習近平對蒙古族的打壓,必然會激發「蒙獨」,也會有些人逃往蒙古國避難,以蒙古國為基地支持蒙獨。
New!
——頃接聘書,衷心歡喜,與有榮焉。至暗時刻挽臂前行,心火相映中燭照前路,神流氣鬯中呼喚未來,而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痛何如哉,快何如哉!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這樣的人。今天雖然黎智英等還不至於砍頭犧牲,但完全有可能像劉曉波這樣在獄中迫害而死。黎智英這些義士對此十分清楚,但他們仍然不為所動,堅持留下來,等著被捕坐牢。中共可以摧毀香港,但摧毀不了港人的自由精神。
——港版國安法的霸王硬上弓,顯示在中國專權政治之下,《基本法》的保障已經蕩然無存。香港人若不是選擇移民離去,就要面對至少已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的政治現狀。在國安法圍堵下,35+恐怕是不切實際的幻想。而即使實現35+,只要看看國安法的硬上弓,就知道民主派也難有作為。
——當下,中共党已成政治僵屍,中共所處的國內國際環境急劇惡化,曾經有過的改革自救的一線機會已經喪失。歷史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嚮往自由、維護人權、實現憲政民主,就是人心所向,就是未來中國的方向和出路!讓我們這代人在歷史大變革的關頭,做出我們自己的努力,無愧於先人、無愧於子孫、無愧於歷史。
——香港民主派初選,仍然有61萬市民大排長龍,並不畏懼懸在頭上的利劍。這顯示支持勇武抗爭者已是民主派選民的主流,香港人真是沒有被嚇倒。打不死,壓不倒,現在是嚇不跑,如此堅韌的抗爭意志,強權能夠怎樣?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編者按:在紀念「六四」三十週年前夕,「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長篇祭文並致中國國家領導人公開信《哭「六四」大屠殺中罹難的親人和同胞們》,全文如下: 一 我們是一群在「六四」大屠殺中痛失親人的公民。 卅年前,中國首都北京天安門前的十里長街和京城中軸線沿線,全副武裝的戒嚴部隊動用機槍、坦克、甚至國際上已禁用的達姆彈,屠殺毫無戒備、手無寸鐵的和平請願的青年學生和市民。這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奪去了成千上萬鮮活的生命,讓成千上萬個家庭墜入無底的深淵。 這場大屠殺是在全世界的聚光燈下發生的。好幾年間,北京的許多路口、大街小巷上仍彈孔累累、血跡斑斑。儘管卅年後,這些罪證已被林立的高樓、...

頁面

訂閱 向強權說“不!”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