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問責

因在網上發表言論,稱毛澤東為“毛賊”、習近平為“包子”等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2年的山東招遠市網民王江峰,在其一審判決生效之日,收到法院《再審決定書》。“決定書”稱法院院長發現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有誤,故按照審判監督程序啟動再審程序,對案件進行重新審理。但是,擔任本案再審審判長的招遠法院副院長王春東卻要求王江峰寫認罪書及不再上訪,並指派社會刑滿釋放人員王某某參與提審王江峰,要求王江峰“認罪”、“不委託律師”、“不上訴”、“不上訪”;如果王江峰滿足了這四條要求,就可以在再審審理時,將原審的兩年刑期減為一年。為此,王江峰向招遠市檢察院提起對王春東的刑事控告,要求對王春東濫用職權進行刑事調查,...
這首詩是2010年劉霞寫給獄中的劉曉波的;2017年7月14日,劉曉波死於肝癌的次日,此詩由劉霞的摯友在推特上貼出後在網上廣為流傳。 黑暗之路 劉 霞 知道早晚有一天 你會離開我 獨自走黑暗之路 我祈求再現那個瞬間 看看記憶中的畫面 希望畫面中的我 在驚恐發呆的時候 光芒綻放 可是我沒有做到 只是緊緊地握住拳頭 不讓一點點力量從指尖流走 2010年
從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叱吒風雲到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孤獨離世,劉曉波的命運絕不僅僅反映出中國民主的困境,它也是對世界的警報。 28年前,誰能想像到今天的世界竟變成這般模樣。照這樣的趨勢下去,28年後的世界不堪設想。喪鐘為誰而鳴?但願劉曉波之死能成為扭轉的開端。
余文生律師向北京市檢察院發出刑事控告狀,要求依法追究北京市司法局局長苗林等人利用年審換證濫用職權打壓律師的責任。控告狀指,苗林自2016年11月擔任北京市司法局局長後,繼續打壓人權律師;在2017年5月北京律師進入非法年審(年度考核)月後,苗林及屬下更是利用官權配合中國各級公檢法看守所等強權單位,不給一些律師事務所年審、不給一些律師蓋年審備案章,以限制律師正常執業;余文生的律師執業證被以換發新律師執業證為名非法扣押。 余文生律師是“709”案被捕、至今仍被關押的王全璋律師的辯護人。 刑事控告狀 控告人:余文生,北京市道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區政達路2號CRD銀座712室,...
已被中國當局監禁8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 最近被確診罹患晚期肝癌,獲准保外就醫, 中國人權 對此感到震驚和憤怒! 在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朋友今天發布的一個令人心碎的視頻中,當問到劉曉波的病情時,劉霞哭著說“ 不能動手術、不能放療、不能化療 ”。我們對此深感悲痛。一個所謂的“囚犯”已經病入膏肓、無法再進行任何救治的情況下“獲釋”,這凸顯了當局的不人道和對劉曉波及其家人權利和尊嚴的公然漠視。 早在2015年10月,中國政府在 答复聯合國酷刑委員會審查中國執行禁止酷刑公約的問題清單 中聲稱:“看守所和監獄都配備必要的醫療器械和常用藥品,建立在押人員健康檔案,記錄在押人員健康狀況,...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致習近平公開信。 習近平主席: 驚悉劉曉波先生在獄中罹患絕症且已至晚期的噩耗,我們悲痛、無奈、一籌莫展之下,決定寫信向您求助。 劉曉波先生系一介書生、中國公民,是我們的同胞,也是您的同胞。眼下他的病情已十分嚴重,但凡有一線希望,我們想您也會和我們一樣要盡全力去營救他的生命。 您是國家最高領導人,請您從人道主義出發,拿出在全球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魄力和決心,批准劉曉波先生由其夫人陪同,爭取時間儘早赴國外接受最好的治療。 我們期待您的批准。 天安門母親群體 2017年6月29日
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 中國人權 發表聲明。 當年劉曉波先生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曾表示該筆獎金欲轉贈給我們,我們感謝他的盛意。 劉曉波先生如獲當局批准去國外就醫,我們認為,現今他重病在身這筆獎金應該歸他,由他治病所用。 2017年6月29日
南京居民史庭福於“六四”紀念日當天上午身穿“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短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呼籲民眾勿忘“六四”,下午被南京賽虹橋派出所警察從家中帶走,其後家遭搜查,手機、電腦等物品被帶走。次日凌晨,史庭福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現羈押在南京雨花台區看守所。 史庭福街頭紀念“六四”被刑事拘留(附傳喚證、搜查證、拘留通知書影印件) 中國人權 中國人權 獲悉:6月4日中午11時,南京居民史庭福身穿“勿忘六四、六四長心痛”的短袖衫,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前演講,呼籲民眾勿忘“六四”。下午3時南京賽虹橋派出所警察將史庭福從家中帶走,下午6時警方押著史庭福回家中進行搜查,將手機、電腦等物品帶走...
2017年是八九“六四”慘案二十八週年。歲月流逝,時光不再,我們這些遇難者親屬二十八年來,內心始終掙扎在失去親人的悲痛之中!如果中國共產黨、中國政府有決心撥亂反正、敢於擔當、以中華民族興盛為己任,就應拿出勇氣和誠意來,公正、公道、依法解決“六四”問題。我們期待著!
河南省鶴壁市濬縣看守所在押人員趙現中於2017年4月18日心髒病發不治身亡,其後家屬獲知,在趙現中22個月的關押期間,他因心髒病發曾三次被送往醫院急救,醫院建議住院治療及完善相關檢查,但看守所隨行人員強行將他帶回,趙現中未能做任何心髒病的基本檢查和治療。家屬請求公安部門就看守所人員的失職瀆職行為進行調查,但濬縣公安局給出了趙現中屬於正常死亡範圍的書面報告,僅以口頭形式告知家屬濬縣看守所不負有任何形式的責任。家屬向濬縣檢察院提出了复議,檢察院2017年5月9日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將於60日之內出具對於“趙現中是否屬於正常死亡”的複議報告,而非家屬最初提出的“看守所是否存在失職瀆職行為”...

頁面

訂閱 政府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