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府問責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強烈要求綿陽市公安局局長把完整的抽血化驗檢查資料交給黃琦,並每月給黃琦定期做腎功能全套檢查。蒲文清在致綿陽市公安局局長的信中說,她從剛剛會見黃琦的律師處得知,黃琦血壓升高,病情加重,腎功能衰竭進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醫生先後抽血三次化驗的結果至今沒告訴黃琦,黃琦多次催問,看守所醫生說檢查結果在綿陽市公安局長那裡。蒲文清說扣壓黃琦的檢查資料,致使黃琦病情得不到恰當有效的治療,綿陽市公安局長對黃琦病情加重負有主要責任。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被起訴已7個多月,其案至今不審不判,其85歲老母呼籲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開審理黃琦一案,從人道出發,早日釋放無罪及患多種嚴重疾病的黃琦出來治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帶走,其涉嫌洩露的國家秘密是《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陳天茂信訪要求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黃琦的母親說,該《報告》是綿陽市遊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拿給陳天茂看並要求訪民陳天茂拍照的。現在黃兵主任仍在原單位上班做官,黃兵主任“洩露”出該《報告》,黃兵都無罪,黃琦應該也無罪。 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專頁 。 黃琦八旬老母為兒鳴冤...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他們的行動受到報復和打壓,7月27日,30名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聲援者遭到深圳坪山警方的關押,至今未獲釋放,警方稱將以尋釁滋事罪對他們刑拘。繼7月29日北京大學學生髮起聯署聲援活動後,其它大學學生也相繼發表聲援書,支持佳士工人建立工會的要求,呼籲釋放被捕人士。從以下鏈接可以查看13所高校學生的聲援書。 全國 13所高校學生聲援書     北京大學: http://sdxf19.cf/archives/13114?from=groupmessage     中國人民大學: http://sdxf19.cf/archives/...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7月27日被警方拘留,此事受到海內外的廣泛關注,北京大學學生、海內外學者相繼發起聯署簽名,聲援被捕者,8月1日, 來自全國各地的支持佳士工人組建工會的聲援團發出致被捕人士家人的公開信,表示他們將齊聚深圳坪山,與家屬們一起共同聲援被捕人士,使被捕工人和學生早日重見天日。 相關報導見 : 全球百名學者就深圳坪山佳士科技工友籌建工會遭暴力事件致深圳市政府、深圳市總工會信 ; 北大學生就“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已有1621人聯名 ; 佳士建會工人及支持者30人被拘留(附名單) ;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他們的行動受到報復和打壓,7月27日,有30名要求建會的工人及其聲援者遭到關押,警方稱將以尋釁滋事罪對他們進行刑拘。7月29日,北京大學學生發起連署聲援活動,聲援書得到全國各地各界人士的簽名支持;8月1日,海內外百餘名學者、教授等聯名發起致深圳市政府、深圳市總工會信的公開信,要求: 1)立即釋放所有被刑拘的建會工友和聲援人士,取消其尋釁滋事罪罪名; 2)嚴懲違法員警和廠方管理人員,賠償工友因無法正常工作而遭受的經濟和精神損失,並公開向工友道歉; 3)深圳市政府和市總工會應該貫徹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
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的活动,声援书得到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截至7月30日晚10时,已有1621人联名。声援书发出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但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
7月27日,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被警方拘留,29日,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2018屆本科畢業生岳昕發起聯署聲援活動,該活動得到該校各院系本屆畢業生和在校本科生的響應。他們在聲援書中呼籲有志青年勇敢地站在勞動者立場,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釋放被捕工人,呼籲地方總工會和佳士科技依法依規切實保障工人自己建工會的權利,並要求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啟動事件調查程序,對全社會及時公開事件真相,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處理。 相關報導見: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 北大學生就「深圳 7 · 27 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 JS北大聲援團 此刻,...
“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傷口也難以癒合。 ——天安門母親致習近平的 公開信 ,2018年6月1日 中國當局血腥鎮壓1989年民主運動已經過去29年了,曾在北京和其他城市殺害了成百上千的手無寸鐵的平民。中國政府不僅一直卑鄙地否認屠殺的事實,而且聲稱把抗議活動說成是民主運動是“歪曲事實真相”,將其定性為“政治動亂”,並堅稱在當時採取及時果斷的措施是必要的和正確的。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在國內採取各種強迫遺忘措施,以抹去人們對“六四;的記憶:當局從來沒有對鎮壓要求民主改革的示威者(包括學生、教師、工人和普通市民)的行為承擔責任;儘管受害的倖存者和難屬一再呼籲,...
在“六四” 29 週年即將到來之際,天安門母親群體授權中國人權發表致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公開信。全文如下: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 今年是“六四”大屠殺二十九週年。 1989年那個不平靜的夏天,北京天安門廣場槍聲及坦克履帶的隆隆聲,打破了所有人的夢想,民眾反官倒、反腐敗、對民主自由的訴求,竟然換來了一場血雨腥風。 當局動用數十萬全副武裝的野戰軍來對付手無寸鐵的學生及廣大市民,用一場血腥的大屠殺確保所謂的國家穩定和改革開放的順利進行。 這是一場反人類的罪行,嚴重影響了我們國家的聲譽。 一夜間,我們的親人被槍殺在十里長街,從此巨大的傷痛伴隨我們一生。“六四”慘案雖然已成為歷史,帶來的災難並沒有終結,...
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依據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萬萬勞動者的“視同繳費工齡”,致其晚年因“工齡歸零”而無法享受自己勞動積累的養老金與醫保待遇,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之境。他們為此聯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開其推行此政策的現行法律授權和法規依據的信息,但被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拒絕;2018年2月22日,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規定,接案後拖延不作為,致使本案無法上訴;聯署代表從3月22日起通過北京訴訟熱線多次向北京高級法院投訴北京第二中級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違法行為,但至今沒有任何結果。為此,他們向最高人民法院、...

頁面

訂閱 政府問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