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聽證會 ——「香港的民憤之夏與美國的政策回應」

New!
2019年09月17日

(原文為英文,中文由中國人權翻譯)

 

麥戈文主席、魯比奧聯合主席和各位委員會成員:

感謝你們給我這次作證的機會。我很榮幸能在此聲援香港前線活動人士。我要感謝委員會成員對香港民眾的重要支持,以及對推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保護香港法》的領導。

在過去的3個月中,全世界見證了大衛與(巨人)歌利亞的歷史性對峙。香港民眾義無反顧地挺身而出,迎面站到強大的北京獨裁政權面前。在這場歷史性之戰中,他們不僅為740萬香港人的民主未來而戰,而且他們也是堅守在區域和全球的前沿為維護人類尊嚴和所有人的權利而戰。

不久前的「民憤之夏」實際上是香港民眾多年來不斷反抗北京侵犯香港自治、權利和自由的一部分。這種和平抵抗包括大規模遊行示威,反對《基本法》23條國家安全條文[1]的立法提案(2003年),反對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2](2012年)的官方洗腦,以及反對對實現真普選[3]承諾的扼殺(2014年)。在2014年12月佔領中心被清場時,民主示威者在金鐘佔領區的天橋上鋪上巨型的標語「人民誓必歸來(We’ll Be Back)」。他們信守了諾言。

抗議活動沒有像北京當局希望的產生運動疲勞而消停,現在已進入第15周,要求回應五項決不妥協的訴求,並得到香港社會各階層不懈聲援和廣泛參與的支持。香港警方失去控制的違法行動,只是為香港民眾的「加油」添加了動員燃料。

正如毛主席所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4]中國共產黨領導者對此非常清楚和懼怕,習近平近日多次強調使用文革術語「鬥爭」一詞即說明了這一點[5]

國際社會特別是美國政府可以採取什麼行動,進一步支持香港人這場顯然將會是長期的抗爭?

我們首先需要解決「一國兩制」框架中所引發的緊張局勢,或許「一國一制」是不可避免的結果。臺灣總統蔡英文從香港目前政治危機中得出的結論[6]切中要害——「一國兩制」對臺灣是不可行的,而且香港的例子證明,獨裁和民主不能並存。

法治及其重要性

獨立運作的法治對於保護香港民眾的權利和維護承諾給香港的自治至關重要。然而,大陸所謂「依法治國」的手段存在明顯的缺陷,並不是實行真正的法治,會影響到香港的法治。

  • 首先,中國大陸的國家憲法和眾多高層的政策聲明使將法律服從党的領導的原則合法化。[7]任何挑戰或被認為挑戰党的領導或不同意其政策的人,任何批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現已載入憲法)的人都有被以刑事罪起訴的風險,罪名包括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顛覆國家政權,而這些罪名都可能被判重刑。香港重新引入的第二十三條安全立法,將必然會帶有中共的國家安全概念的印記。

    儘管獨立顯然不是抗議活動的五大訴求之一,但北京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和極端主義(「三股勢力」)的政策也為重新引入第二十三條安全立法奠定了基礎。

  • 第二,不僅中共黨員被要求對党絕對忠誠,法官、律師、教師、媒體工作者以及社會各界,都被要求對党絕對忠誠,這破壞了法律界[8]媒體[9]的獨立性——而這兩者是確保法治的關鍵支柱。但香港還不是大陸。儘管北京當局竭盡其力,如推出香港《國歌法》立法草案和強制要求忠誠,然而忠誠、自豪和愛是無法通過立法獲得的
  • 第三,在行政部門(各級政府機關均已設立黨支部)之外,中共已將其控制範圍擴大到立法[10]和司法機關[11]。最近,就在2019年9月10日,中央巡視組宣佈,除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司法部進行巡視外,還將在其部門內工作兩個月左右。[12]黨通過國務院港澳辦對香港的控制現在更加直接和公開。

因此,香港民眾、外國企業和國際社會對香港將受到這種「依法治國」制度管治的前景感到震驚也就不足為奇了。這種制度也以其侵犯人權為標誌,包括在拘留期間遭受酷刑和虐待,被強迫失蹤、上電視認罪,以及因合法行使權利而被刑事定罪和打壓。

此外,香港的事態發展已在破壞其長期建立的法治,削弱了公眾對政府、法律制度和執法的信任和信心,其中包括:

  • 對抗議者、知名的民主活動人士和立法會議員進行選擇性地逮捕和政治化地起訴,利用和誤用《公安條例》施加不適當的重刑。
  • 員警踐踏和平集會和表達權及免受酷刑和虐待權而不受懲罰。對員警不當行為的指控包括:違反國際標準過度使用武力,拒絕出示身份證件或其他官方身份證件,不斷增加的酷刑和虐待事件,以及延誤提供醫療服務和限制接觸律師。 我們每天都在一個接一個的視頻中看到這種有罪不罰的證據。
  • 使用偽裝成抗議者的「誘餌」臥底員警(最初當局曾否認)進行監視、挑撥離間、參與人群控制行動和對示威者進行逮捕。
  • 對大陸員警和安全部門與香港員警合作的作用的擔憂。例如,2018年8月,《人民日報》宣佈在廣東、香港和澳門之間建立大灣區警務協作領導機制[13] ,作為該機制的一部分或與之相關的項目,廣東省公安廳在廣東對主要的香港員警人員進行了培訓。
  • 有視頻捕捉到警官講普通話或使用「同志」等這種香港人不常用詞的鏡頭,[14]這些視頻引起爭論;有一張照片顯示,一個男員警卻佩戴著屬於女員警的警徽。[15]這一切引起人們對通過或使用大陸安全部門或警方在香港境內可能進行滲透活動的擔憂。
  • 不反對通知書》給了警方鎮壓任何和平抗議的法律手段。因此,香港民眾面對這麼一種荒謬的狀況即警方可以根據《不反對通知書》拒絕任何團體要求舉行和平集會、抗議警方暴力的申請。更重要的是,這種濫用程式的行為通過對行使這項權利施加不適當的限制性行政要求,損害了在國際標準下和平集會的權利。

香港特首不著手解決加劇民眾憤怒和抗議的員警猖獗的暴力、不當和濫用法律的行為,反而堅持強硬路線來呼應北京的法治論和經濟優先論。她拒絕示威者提出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要求,實際上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2013年除了建議香港對員警進行培訓外,還建議香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然而,她卻依靠沒有什麼權力和作用的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進行調查研究活動——其在獨立性、可信度甚至能力方面都嚴重不足[16]

為什麼必須捍衛聯合國和國際人權標準

中國在聯合國的挑戰行動正在破壞國際標準,削弱現有的人權機制和進程,並限制獨立的民間社會聲音的參與。這切斷了香港民眾(以及中國大陸、西藏及維吾爾族區域的維權人士)要求追究中國侵犯人權責任的可用的主要國際平臺。中國沒有表現出西方所期待的收斂,不僅不按規則行事,而且還不斷地高唱和堅持一套只能單方適用的相對主義標準的主張。[17]2013年聯合國對中國進行普遍定期審議作出結論性意見後,一位中國官員對此表示:「我想強調的是,鞋子合不合腳,只有自己知道;中國的人權狀況如何,最有發言權的是中國人民。」[18]

借助這種言辭,党國——黨、國家以及14億人民的聯合體,便被用來轉移對中國人權記錄的批評,並指責其批評者「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提出對14億穿鞋者人權的關注就會被攻擊為干涉中國內政和國家主權。這種玩弄辭藻的策略有助於恐嚇和壓制對中國的批評,並轉移國家的責任;它還破壞了監督、評估和促進人權保護的國際標準和程式。

除了玩弄修辭的策略外,中國還通過其在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經社理事會)非政府組織委員會的成員地位,努力阻止經社理事會批准被其認為批評中國的任何非政府組織的諮商地位;誰批評中國誰就被認為反華。由政府運行的非政府組織不會面臨像何韻詩最近在人權理事會發言時兩度被中國代表打斷的干預。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自2000年以來具有經社理事會特別諮商地位的非政府組織)[19]代表何超瓊上周的發言就很說明問題。她為特區政府處理抗議活動的行為辯護,並指責香港抗議者利用青少年等等。何超瓊是美高梅中國控股有限公司聯席董事長及執行董事,也是北京市政協常委。[20]

儘管美國強烈批評人權理事會的無效性,但其領導在國際社會和聯合國系統內仍具有抵制中國的影響力。

當中國面臨輪換,無法在2020年競選人權理事會成員時,這將是一個推進關鍵問題向前發展的好機會,例如對非政府組織諮商地位認證程式的改革和擴大民間社會參與等問題。儘管中國能夠而且無疑將繼續作為觀察員國積極行動,並通過其代理國開展工作,但中國將沒有表決權,而且會受到許多程式性的限制。美國應利用自己的觀察員地位,加強與其他民主國家的聯盟,推動建立聯合的具體行動和策略。

此外,更有效地利用有關香港遵守國際規範的聲明和建議,對反駁北京聲稱其主權的叫囂及其對國際社會「干預」的指責將會起到積極作用。最近的例子包括由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以及由四名聯合國特別程式專家就香港問題發佈的聲明。[21]

中國的「話語權」戰略部署

中國對其「話語權」的戰略部署以及北京對抗議者暴力的描述,正如預料的那樣,都導致削弱第一線民主運動將其故事傳送給香港民眾、大陸民眾以及國際社會的努力。

自2009年中共宣佈其「大外宣」計畫以來,中國已投入數十億美元與西方媒體競爭。 過去和現在的主要目標都是「不斷增強意識形態領域主導權和話語權」[22],向世界講述「中國故事」。北京高層的表態,特別是習近平的講話,強調指出當務之急是增強中國在區域和全球治理中的影響力和話語權。[23]

除了虛假資訊宣傳,包括《中國日報》2019年9月11日驚人地使用一張描述世貿雙塔被毀的照片,用以警告香港抗議者發動恐怖襲擊活動之外,北京還在升級宣傳,把香港的抗議活動定為暴力行為,而國際社會對此不加批判地表示贊同。在此框架內,香港員警在全副裝備保護下,用橡皮子彈、槍支、催淚瓦斯、胡椒噴霧和警棍,行使國家的強制權力,上演了與民眾抗議者暴力衝突升級的「一面」。因此,要求「雙方」保持克制的呼籲,轉移了對員警過度使用武力違反國際標準及其與非國家暴力共謀(如在元朗發生的與黑社會有關的襲擊)責任的注意力。

更重要的是,對現場暴力情況有偏見的描述正在抹殺或(有意地)把香港不同階層層出不窮、富有創意的和平抗議行動邊緣化。

  • 學生們參與集體抵制行動,手把手形成一個「人鏈」,[24]在不同的校園裡喊口號,[25]並在學年開學典禮奏中國國歌時齊唱「你是否聽見人民的歌聲」。
  • 老年市民——「銀髮族」志願者——組織了「保護青少年」的活動,[26]或遊行表達對年輕抗議者的支持。[27]
  • 不用年齡和背景的香港人在商場、街道、地鐵站、鄰里聚集,一起高唱香港抗議之歌《願榮光歸香港》,視頻上網後被廣泛轉發。[28]在遊行和集會期間,基督徒高歌《唱哈利路亞讚美主》。[29]
  • 一個小孩從天橋上向橋下的遊行隊伍喊「香港人」,民眾高聲回應「加油!」[30]
  • 自8月份以來,香港住宅區的住戶每天晚上10點都會打開窗戶喊抗議口號,喊聲和回應回蕩在香港不同街區。[31]
  • 8月23日,20多萬市民組成60多公里(37英里)的香港之路人鏈,人們爬上標誌性的獅子山,他們的手機在漆黑的夜晚形成無窮無盡的光線。[32]
  • 自6月下旬以來,連儂牆出現在香港各處,幾乎遍佈每個地區,也在全球各地社區出現,包括日本、加拿大、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
  • 上週五是中秋節:位於西環的一家餅店製作了有抗議口號的月餅,以支持香港市民的抗議和「反送中」運動。[33]
  • 香港人正在以其典型的富有創意的、幽默的風格創作藝術品,如栩栩如生的抗議者微型雕像[34],或香港版的「民主女神像」[35]

這就是當地正在發生的事情。香港人正盡其所能地踐行民主和自由的權利。香港人正在踏出道路。這是一場已經在進行的真正的革命。

再次感謝你們召開這次聽證會。我期待著你們的提問。

 


[1]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aculty of Law, 「Research on Article 23,」 Human Rights Portal, http://www.law.hku.hk/hrportal/basic-law/research-article-23, last visited Sept. 18, 2019.

[2] Joyce Lau, 「Thousands protest China’s plans for Hong Kong Schools,」 The New York Times, Jul. 29, 2012, https://www.nytimes.com/2012/07/30/world/asia/thousands-protest-chinas-curriculum-plans-for-hong-kong-schools.html.

[3] Sharon Hom, 「The ‘Occupy Central 9’ cases: Rule of law or rule by law in Hong Kong?」 The Jurist, Apr. 30, 2019, https://www.jurist.org/commentary/2019/04/sharon-hom-central-9-rule-of-law-hong-kong/.

[4] Quotations of Chairman Mao, No. 5, Wei Yu Lv, (毛語錄:5、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http://www.wyl.cc/geyan/lizhimingyan/1517760.html, last visited Sept. 18, 2019.

[5] In a speech to the Central Party School Youth Cadres Training Class on September 3, 2019, President Xi Jinping invoked the term 「struggle」 (douzheng 鬥爭) 58 times . Wang Zihui, 「‘Struggle!’: Xi Jinping’s speech has deep meaning」 (「鬥爭」!習近平這篇講話大有深意), Xinhua, Sept. 4, 2019,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xxjxs/2019-09/04/c_1124960210.htm.

[6] Emerson Lim, 「Hong Kong proves democracy, authoritarianism cannot coexist: Tsai,」 Focus Taiwan, Aug. 20, 2019, http://focustaiwan.tw/news/aipl/201908200010.aspx.

[7]  「The socialist system is the basic syst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leadership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s the defining feature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Disruption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by any organization or individual is prohibited.」 Article 1, para. 2,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omulgated by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n December 4, 1982 (amend. Mar. 11, 2018), available at http://en.pkulaw.cn/display.aspx?cgid=311950&lib=law. See also Article 9, Regulations on Procedure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promulgated by the State Council of the P.R.C. on Nov. 16, 2001, revised Dec. 22, 2017, effective May 1, 2018), available at 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1/16/content_5257039.htm. 「The legislative affairs department of the State Council shall . . .  draft the annual legislative work plan of the State Council, submit the proposed plan to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and the State Council, and publish it to society after approval.」 Id.

[8] Jerome A. Cohen, 「A looming crisis for China’s legal system,」 Foreign Policy, Feb. 22, 2016, https://foreignpolicy.com/2016/02/22/a-looming-crisis-for-chinas-legal-system/.

[9] See 「Countries and regions: China,」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https://rsf.org/en/china, last visited Sept. 18, 2019.

[10] Effective May 1, 2018, the requirement that 「legislation must be approved by the party committee」 is written into the law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the Mao era.  See 「Revised Regulations on the Procedure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and revised Regulations on the Formulation of Rules are promulgated」 (修訂後的《行政法規制定程式條例》和《規章制定程式條例》公佈), Ministry of Justice of the P.R.C., Jan. 17, 2018, http://www.moj.gov.cn/organization/content/2018-01/17/552_113641.html

[11] 「The Central Inspection Group No. 4’s mobilization meeting to inspect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s Communist Party Group has been held」 (中央第四巡視組巡視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工作動員會召開),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R.C., Sept. 10, 2019,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83772.html

[12]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s Opinions on Deepening the Comprehensive Reform of the Judicial System of the People’s Court – Outline of the Fifth Five-Year Reform Program of the People’s Courts (2019-2023)」 (最高人民法院 關於深化人民法院司法體制綜合配套改革的意見——人民法院第五個五年改革綱要(2019—2023)),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R.C., Feb. 27, 2019,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44202.html.

 「Central Inspection Group #4 of the 19th CCCPC Stationed Completely」 (十九屆中央第四輪巡視完成進駐),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R.C., Sept. 13, 2019,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84101.html.

[13] 「Police of Guangdong, Hong Kong, Macao discuss joint establishment of Greater Bay Security Area; plan establishment of leading mechanism for Greater Bay Police Cooperation」 (粵港澳警方商議共建平安灣區 擬建立大灣區警務協作領導機制), People’s Daily, Sept. 8, 2018, http://hm.people.com.cn/n1/2018/0908/c42272-30280788.html.

[14] In video taken of police outside Prince Edward MTR station, one officer says in Cantonese, 「同志齊,同志齊,走得」(00:23).【9.8直播實錄】防暴警收隊講:同志齊,同志齊,走得, Epoch Times, Sept. 8,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p80x5NYb_M. In video of police coming out of Causeway Bay station, they are seen throwing tear gas at a journalist, and an officer shouts in Mandarin, 「左邊、左邊!」 (00:22). @TuCaoFakeNews, Sept. 9, 2019 at 8:39 AM, https://twitter.com/TuCaoFakeNews/status/1170859300886966273.

[15] A photo of a male police officer shows a badge number that corresponds to the record of a female officer. @liushihui, Jun. 13, 2019 at 7:11 AM, https://twitter.com/liushihui/status/1138947067504541696.

[16]  「Rights group questions suitability of Canadian appointee to watchdog,」 The Standard, Sept. 6, 2019, http://www.thestandard.com.hk/breaking-news.php?id=134228&sid=4. Carrie Lam’s announcement of two more appointments to IPCC contributes to further straining of credibility: Paul Lam is a veteran barrister, former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who was criticized for his mild stance and general silence during the co-location controversy and wide public concerns about the encroachment of mainland laws on Hong Kong territory. Helen Yu is a retired veteran civil servant who served as a senior consultant for Carrie Lam's election campaign when she ran for the Chief Executive.  Yu also openly criticized suggestions for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Inviting a new international expert to serve on the IPCC special panel for conducting the study on incidents also raises questions.  Gerry McNeilly, formerly Ontario’s Independent Police Review Director, was caught in a scandal involving an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against a Toronto police officer that was overturned by the Court in January 2019 because McNeilly had backdoor, undisclosed communications with the police.

[17] Human Rights in China, 「Stakeholder submission to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advance of the Third Periodic Revie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arch 2018, https://www.hrichina.org/sites/default/files/hric_china_upr_2018_submission.pdf.

[18] 「China Review – 17th session of the 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UN Web TV, Oct. 22, 2013, http://webtv.un.org/search/china-review-17th-session-of-universal-periodic-review/2760262774001/?term=&lan=english&cat=Universal%20Periodic%20Review&sort=date&page=47, at 3:37:44.

[19] 「ECOSOC consultative status database,」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https://esango.un.org/civilsociety/consultativeStatusSummary.do?profileCode=1928, last visited Sept. 18, 2019.

[20] Catherine Wong, 「Businesswomen to defend Hong Kong government’s handling of protests at U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Sept. 8, 2019,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026188/businesswomen-defend-hong-kong-governments-handling-protests.

[21] Mr. David Kaye (USA),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Mr. Michel Forst (Franc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Mr. Clement Nyaletsossi Voul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 to peaceful assembly and association; Mr. Nils Melzer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China/Hong Kong SAR: UN experts urge China to respect protesters’ rights,」 OHCHR, Sept. 12, 2019, https://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4979&.

[22] Unofficial translation by HRIC.

[23] Unofficial translation by HRIC. In August, 2016, Xi Jinping pointed out at the symposium on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We must] introduce China’s standards, rules and concepts to gradually form a set of multilateral governance rules with Chinese imprints, expand the global partnership network based on our country, and enhance China’s influence and discourse power in regional and global governance.&」

[24] Holmes Chan, 「High school students form ‘human chain’ in support of Hong Kong protest movement,」 Hong Kong Free Press, Sept. 9, 2019, https://www.hongkongfp.com/2019/09/09/high-school-students-form-human-chain-in-support-of-hong-kong-protest-movement/.

[25]  「‘We need to elect our own government’ Joshua Wong Interview (2/2),」 DW News, Sept. 11,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kRA6OgHg8k.

[26] GoodNeighbournd, 「守護孩子行動,」 Sept. 5, 2019, https://www.facebook.com/GoodNeighbournd/photos/a.1563622323932137/2095083654119332/.

[27] 「9,000 people take part in Silver Hair Silent March expressing support for young protesters」 (9000人參與銀髮族靜默遊行 表達長者支持年輕抗爭者), The Stand News, Jul. 17, 2019,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9000人參與銀髮族靜默遊行-表達長者支持年輕抗爭者.

[28] See Stand News compilation of videos of 「Glory to Hong Kong」 sung in various malls in Hong Kong,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睇片-遍地開花-多區市民自發高歌-願榮光歸香港.  

[2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SwM0lppiBM.

[30]  「香港818-小孩帶頭喊「香港人」 民眾高聲回應「加油」, Voice of America, Aug. 20,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Tw7RMcc1pI.

[31] Stand News Facebook post, https://www.facebook.com/standnewshk/videos/昨晚十時-光復香港口號遍各區/669737560213012/.

[32] 「The Hong Kong Way 香港之路 和你拖上獅子山 8.23,」 KASH Aerial Photography, Aug. 28, 2019,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2uQEgMPlWQ.

[33] 「Hong Kong bakery makes anti-extradition moon cakes」 (殺韃子?香港餅舖推出「反送中」月餅), Liberty Times Net, Aug. 19, 2019,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889580.

[34] Made by Hong Kong People Facebook Page, 香港人製造, https://www.facebook.com/MIHK818.

[35]  「Statue of Hong Kong’s Goddess of Democracy」 (網民製《香港民主女神像》 暫放中大), Ming Pao, Sept. 1, 2019,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聞/article/20190901/s00001/1567277228764/網民製《香港民主女神像》-暫放中大.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