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听证会 ——“香港的民愤之夏与美国的政策回应”

2019年09月17日

(原文为英文,中文由中国人权翻译)

 

麦戈文主席、鲁比奥联合主席和各位委员会成员:

感谢你们给我这次作证的机会。我很荣幸能在此声援香港前线活动人士。我要感谢委员会成员对香港民众的重要支持,以及对推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的领导。

在过去的3个月中,全世界见证了大卫与(巨人)歌利亚的历史性对峙。香港民众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迎面站到强大的北京独裁政权面前。在这场历史性之战中,他们不仅是在为740万香港人的民主未来而战,而且也是在为所有人维护人类尊严和权利守住区域和全球的前线。

不久前的“民愤之夏”实际上是香港民众多年来不断反抗北京侵犯香港自治、权利和自由的一部分。这种和平抵抗包括大规模游行示威,反对《基本法》23条国家安全条文[1]的立法提案(2003年),反对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2](2012年)的官方洗脑,以及反对对实现真普选[3]承诺的扼杀(2014年)。在2014年12月占领中心被清场时,民主示威者在金钟占领区的天桥上铺上巨型的标语“人民誓必归来(We’ll Be Back)”。他们信守了诺言。

抗议活动没有像北京当局希望的产生运动疲劳而消停,现在已进入第15周,要求回应目前五项决不妥协的诉求,并得到香港社会各阶层不懈声援和广泛参与的支持。香港警方失去控制的违法行动,只是为香港民众的“加油”添加了动员燃料。

正如毛主席所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4]中国共产党领导者对此非常清楚和惧怕,习近平近日多次使用并强调文革术语“斗争”一词即说明了这一点[5]

国际社会特别是美国政府可以采取什么行动,进一步支持香港人这场显然将会是长期的抗争?

我们首先需要解决“一国两制”框架中所引发的紧张局势,或许“一国一制”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台湾总统蔡英文从香港目前政治危机中得出的结论[6]切中要害——“一国两制”对台湾是不可行的,而且香港的例子证明,独裁和民主不能并存。

法治及其重要性

独立运作的法治对于保护香港民众的权利和维护承诺给香港的自治至关重要。然而,大陆所谓依法治国的手段存在明显的缺陷,并不是实行真正的法治,会影响到香港的法治。

  • 首先,中国大陆的国家宪法和众多高层的政策声明使将法律服从党的领导的原则合法化。[7]任何挑战或被认为挑战党的领导或不同意其政策的人,任何批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现已载入宪法)的人都有被以刑事罪起诉的风险,包括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或颠覆国家政权,而这些罪名都可能被判重刑。香港重新引入的第二十三条安全立法,将必然会带有中共的国家安全概念的印记。
    尽管独立显然不是抗议活动的五大诉求之一,但北京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三股势力”)的政策也为重新引入第二十三条安全立法奠定了基础。
  • 第二,不仅中共党员被要求对党绝对忠诚,法官、律师、教师、媒体工作者以及社会各界,都被要求对党绝对忠诚,这破坏了法律界[8]媒体[9]的独立性——而这两者是确保法治的关键支柱。但香港还不是大陆。尽管北京当局竭尽其力,如推出香港《国歌法》立法草案和强制要求忠诚,然而忠诚、自豪和爱是无法通过立法获得的
  • 第三,在行政部门(各级政府机关均已设立党支部)之外,中共已将其控制范围扩大到立法[10]和司法机关[11]。最近,就在2019年9月10日,中央巡视组宣布,除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进行巡视外,还将在其部门内工作两个月左右。[12]党通过国务院港澳办对香港的控制现在更加直接和公开。

因此,香港民众、外国企业和国际社会对香港将受到这种“依法治国”制度管治的前景感到震惊也就不足为奇了——其制度还以侵犯人权为标志,包括拘留期间的酷刑和虐待、强迫失踪、电视认罪,以及对合法行使权利的刑事定罪和打压。

此外,香港的事态发展已在破坏其长期建立的法治,削弱了公众对政府、法律制度和执法的信任和信心,其中包括:

  • 对抗议者、知名的民主活动人士和立法会议员进行选择性地逮捕和政治化地起诉,利用和误用《公安条例》施加不适当的重刑。
  • 警察逍遥法外:践踏和平集会和言论自由以及免受酷刑和虐待的权利。警察的不当行为包括:违反国际标准过度使用武力,拒绝出示身份证件或其他官方身份证件,以及越来越多报道的酷刑和虐待或延误提供医疗服务及限制接触律师。我们每天都在一个接一个的视频中看到这种有罪不罚的证据。
  • 使用伪装成抗议者的诱饵卧底警察(最初当局曾否认),进行监视、挑拨离间,然后参与人群控制行动和进行逮捕。
  • 对大陆警察和安全部门与香港警察合作的作用的担忧:例如,2018年8月,《人民日报》宣布计划在广东、香港和澳门之间建立大湾区警务协作领导机制[13]。作为该机制的一部分或与之相关,广东省公安厅在广东对主要的香港警察人员进行了培训。
  • 通过或使用大陆安全部门或警方在香港境内可能进行渗透活动产生担忧——一些视频和报道引起争议,其中显示(当事人)讲普通话或使用“同志”等这种香港人不常用的词汇[14],以及一个男警察佩戴着明显是属于女警察的警徽[15]
  • 不反对通知书》给了警方镇压任何和平抗议的法律手段。因此,香港民众面对这么一种荒谬的状况即警方可以根据《不反对通知书》拒绝任何团体要求举行和平集会、抗议警方暴力的申请。更重要的是,这种滥用程序的行为通过对行使这项权利施加不适当的限制性行政要求,损害了在国际标准下和平集会的权利。

香港特首不着手解决加剧民众愤怒和抗议的警察猖獗的暴力、不当和滥用法律的行为,反而坚持强硬路线来呼应北京的法治论和经济优先论。她拒绝示威者提出的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要求;实际上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在2013年除了建议香港对警察进行培训外,还建议香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然而,她却依靠没有什么权力和作用的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进行调查研究活动——其在独立性、可信度甚至能力方面都严重不足[16]

为什么必须捍卫联合国和国际人权标准

中国在联合国的挑战行动正在破坏国际标准,削弱现有的人权机制和进程,并限制独立的民间社会声音的参与。这切断了香港民众(以及中国大陆、西藏及维吾尔族区域的维权人士)要求追究中国侵犯人权责任的可用的主要国际平台。中国没有表现出西方所期待的收敛,不仅不按规则行事,而且还不断地高唱和坚持一套只能单方适用的相对主义标准的主张。[17]2013年联合国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议作出结论性意见后,一位中国官员对此表示:“我想强调的是,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最有发言权的是中国人民。”[18]

借助这种言辞,党国——党、国家以及14亿人民的联合体,便被用来转移对中国人权记录的批评,并指责其批评者“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提出对14亿穿鞋者人权的关注就会被攻击为干涉中国内政和国家主权。这种玩弄辞藻的策略有助于恐吓、压制对中国的批评,转移国家的责任,并破坏了监督、评估和促进人权保护的国际标准和程序。

除了玩弄修辞的策略外,中国还通过其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经社理事会)非政府组织委员会的成员地位,努力阻止经社理事会批准被其认为批评中国——因而就是反华——的任何非政府组织的咨商地位。由政府运行的非政府组织不会面临像何韵诗最近在人权理事会发言时两度被中国代表打断的干预。香港各界妇女联合协进会(自2000年以来具有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组织)[19]代表何超琼上周的发言就很说明问题。她不仅为特区政府处理抗议活动的行为辩护,而且还指责香港抗议者利用青少年等等。何超琼是美高梅中国控股有限公司联席董事长及执行董事,也是北京市政协常委。[20]

尽管美国强烈批评人权理事会的无效性,但其领导在国际社会和联合国系统内仍具有抵制中国的影响力。

当中国面临轮换,无法在2020年竞选理事会成员时,这将是一个推进关键问题向前发展的好机会,例如对非政府组织咨商地位认证程序的改革和扩大民间社会参与等问题。尽管中国能够而且无疑将继续作为观察员国积极行动,并通过其代理国开展工作,但中国将没有表决权,而且会受到许多程序性的限制。美国应利用自己的观察员地位,加强与其他民主国家的联盟,推动建立联合的具体行动和策略。

此外,更有效地利用有关香港遵守国际规范的声明和建议,对反驳北京声称其主权的叫嚣及其对国际社会“干预”的指责将会起到积极作用。最近的例子包括:由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表的关切声明;联合国特别程序专家发布的联合声明。[21]

中国的话语权战略部署

中国对其话语权的战略部署以及北京对抗议者暴力的描述,正如预料的那样,都导致削弱第一线民主运动将其故事传送给香港民众、大陆民众以及国际社会的努力。

自2009年中共宣布其“大外宣”计划以来,中国已投入数十亿美元与西方媒体竞争。 过去和现在的主要目标都是“不断增强意识形态领域主导权和话语权”[22],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北京高层的表态,特别是习近平的讲话,强调指出当务之急是增强中国在区域和全球治理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23]

除了虚假信息宣传,包括《中国日报》2019年9月11日惊人地使用一张描述世贸双塔被毁的照片,用以警告香港抗议者发动恐怖袭击活动之外,北京还在升级宣传,把香港的抗议活动定为暴力行为,而国际社会对此不加批判地表示赞同。在这种情况下,受全副战术装备保护,用橡皮子弹、枪支、催泪瓦斯、胡椒喷雾和警棍武装,行使国家的强制权力的香港警察,竟然被视为与平民抗议者暴力冲突升级的“一方”。因此,要求“双方”保持克制的呼吁,转移了对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违反国际标准及其与非国家暴力共谋(如在元朗发生的与黑社会有关的袭击)责任的注意力。

更重要的是,对现场情况的狭隘暴力描述,正在抹杀或把香港民众层出不穷、富有各种创意的和平抗议行动(有意地)边缘化;这些行动如:

  • 学生们参与集体抵制行动,手拉手形成一个“人链”,[24]在不同的校园里喊口号,[25]并在学年开学典礼奏中国国歌时齐唱“你是否听见人民的歌声”。
  • 老年市民——“银发族”志愿者——组织了“保护青少年”的活动,[26]或游行表达对年轻抗议者的支持。[27]
  • 不同年龄和背景的香港人在商场、街道、地铁站、邻里聚集,一起高唱《愿荣光归香港》,视频上网后被广泛转发。[28]在游行和集会期间,基督徒高歌《唱哈利路亚赞美主》。[29]
  • 一个小孩从天桥上向桥下的游行队伍喊“香港人”,民众高声回应“加油!”[30]
  • 自8月份以来,香港住宅区的住户每天晚上10点都会打开窗户喊抗议口号,喊声和回应回荡在香港不同街区。[31]
  • 8月23日,20多万市民组成60多公里(37英里)的香港之路人链,人们爬上标志性的狮子山,他们的手机在漆黑的夜晚形成无穷无尽的光线。[32]
  • 自6月下旬以来,连侬墙出现在香港各处,几乎遍布每个地区,也在全球各地社区出现,包括日本、加拿大、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
  • 上周五是中秋节:位于西环的一家饼店制作了有抗议口号的月饼,以支持香港市民的抗议和“反送中”运动。[33]
  • 香港人正在以其典型的富有创意的、幽默的风格创作艺术品,如栩栩如生的抗议者微型雕像[34],或香港版的“民主女神像”[35]

 

这就是当地正在发生的事情。香港人正尽其所能地践行民主和自由的权利。香港人正在踏出道路。这是一场已经在进行的真正的革命。

再次感谢你们召开这次听证会。我期待着你们的提问。

 

[4] Quotations of Chairman Mao, #5 (毛语录:5、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http://www.wyl.cc/geyan/lizhimingyan/1517760.html.

[5] In a speech to Central Party School Youth Cadres Training Class on September 3, 2019, Xi Jinping invoked the term “struggle” (douzheng 斗争) 58 times.  See “Struggle!”: XJP’s speech has deep meaning” (“斗争”!习近平这篇讲话大有深意),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xxjxs/2019-09/04/c_1124960210.htm.

[7] See "The socialist system is the basic system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leadership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is the defining feature of socialism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Disruption of the socialist system by any organization or individual is prohibited," Article 1, paragraph 2, Constitution of the P.R.C. (promulgated by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n December 4, 1982, amended on April 12, 1988, March 29, 1993, March 15, 1999, March 14, 2004, and March 11, 2018), Pkulaw, http://en.pkulaw.cn/display.aspx?cgid=311950&lib=law. Also see “The legislative affairs department of the State Council shall . . .  draft the annual legislative work plan of the State Council, submit the proposed plan to the Party Central Committee and the State Council, and publish it to society after approval,” Article 9, Regulations on Procedure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promulgated by the State Council of the P.R.C. on November 16, 2001, revised on December 22, 2017, and effective on May 1, 2018), www.gov.cn/zhengce/content/2018-01/16/content_5257039.htm.

[10] Effective May 1, 2018, the requirement that "legislation must be approved by the party committee" is written into the law for the first time (after the Mao era).  See “The Revised Regulations on the Procedure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 and the Revised Regulations on the Formulation of Rules are promulgated” (修订后的《行政法规制定程序条例》和《规章制定程序条例》公布), Ministry of Justice of the P.R.C., Jan. 17, 2018, http://www.moj.gov.cn/organization/content/2018-01/17/552_113641.html.  

[11] “The Central Inspection Group No. 4’s Mobilization Meeting to Inspect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s Communist Party Group Has Been Held” (中央第四巡视组巡视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工作动员会召开),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R.C., Sept. 10, 2019,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83772.html

[12]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s Opinions on Deepening the Comprehensive Reform of the Judicial System of the People's Court – Outline of the Fifth Five-Year Reform Program of the People’s Courts (2019--2023)”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深化人民法院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的意见 ——人民法院第五个五年改革纲要(2019--2023)),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f the P.R.C., Feb. 27, 2019, http://www.court.gov.cn/zixun-xiangqing-144202.html.

[13]  “Police of Guangdong, Hong Kong, Macao Discuss Joint Establishment of Bay Security Area; Plan Establishment of Leading Mechanism for Greater Bay Police Cooperation” (粤港澳警方商议共建平安湾区 拟建立大湾区警务协作领导机制), http://hm.people.com.cn/n1/2018/0908/c42272-30280788.html.

[14] 【9.8直播實錄】防暴警收隊講:同志齊,同志齊,走得。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p80x5NYb_M September 8, 2019: Video of police outside of Prince Edward station, one police man said in Cantonese: “同志齊,同志齊,走得” (around 0:23+); https://twitter.com/TuCaoFakeNews/status/1170859300886966273 September 8, 2019: short video of police coming out of Causeway Bay station, throwing tear gas at a journalist, showing a policeman shouting in putonghua: “左边、左边!” (around 0:22).

[15] https://twitter.com/liushihui/status/1138947067504541696 June 12, 2019: Includes partial picture of a policeman with a badge number that corresponds to the record of a female officer.

[16] Carrie Lam’s announcement of two more appointments to IPCC contributes to further straining of credibility: Paul Lam is a veteran barrister, former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who was criticized for his mild stance and general silence during the co-location controversy and wide public concerns about the encroachment of mainland laws on Hong Kong territory. Helen Yu is a retired veteran civil servant who served as a senior consultant for Carrie Lam's election campaign when she ran for the Chief Executive.  Yu also openly criticized suggestions for an independent commission of inquiry.  Inviting a new international expert to serve on the IPCC special panel for conducting the study on incidents also raises questions.  Gerry McNeilly, formerly Ontario's Independent Police Review Director, was caught in a scandal involving an independent investigation against a Toronto police officer that was overturned by the Court in January 2019 because McNeilly had backdoor undisclosed communications with the police. http://www.thestandard.com.hk/breaking-news.php?id=134228&sid=4.

[17] Human Rights in China, “Stakeholder submission to the Human Rights Council in advance of the Third Periodic Revie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March 2018, https://www.hrichina.org/sites/default/files/hric_china_upr_2018_submission.pdf.

[21] Mr. David Kaye (USA),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promotion and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opinion and expression; Mr. Michel Forst (Franc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Mr. Clement Nyaletsossi Voul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 to peaceful assembly and association; Mr. Nils Melzer,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China/Hong Kong: UN experts urge China to respect protesters’ rights,” https://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4979&.

[22] Unofficial translation by HRIC.

[23] Unofficial translation by HRIC, In August 2016, Xi Jinping pointed out at the symposium on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We must] introduce China’s standards, rules and concepts to gradually form a set of multilateral governance rules with Chinese imprints, expand the global partnership network based on our country, and enhance China’s influence and discourse power in regional and global governance."

[27]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9000人參與銀髮族靜默遊行-表達長者支持年輕抗爭者.

[35]香港民主女神像 (Statue of Hong Kong’s Goddess of Democracy):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聞/article/20190901/s00001/1567277228764/網民製《香港民主女神像》-暫放中大.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