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國法

38名律師聯合發表聲明,請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履行職責,維護國家法制統一,維護律師法的效力和權威,依法撤銷司法部121號令和與其相關的規范性文件。聲明說,各級司法行政機關對律師和律師事務所強制進行的年度檢查考核和備案蓋章,違反了憲法和多部法律的規定,從今年開始,他們將隻按照律師法的規定參加由律師事務所組織的年度考核,並呼吁全國其他律師履行法定職責,維護法律正確實施,不再參加司法行政機關組織的違法年度檢查考核,做一個嚴格執行律師法的律師。 中國律師關於不參加違法年度檢查考核的聲明 198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暫行條例》和1997年開始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
中國人權:中共十八大已經結束,你對此有什麼評論? 高文謙:中共十八大折騰了大半年,現在總算是謝幕了,所有的人大概都鬆了一口氣, 中國人權 的這個中國政局觀察系列也可以告一段落了。如何來評價中共十八大,是一個很大的題目。中國現行的政治制度是黨國體制,黨盤踞在整個社會之上,壟斷掌控一切。十八大的結果,不僅事關中國未來的走向,而且對世界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我是研究中共黨史的,如何給十八大定位?我想,即便是從中共黨史的角度來說,十八大在歷史上的定位也將是非常負面的,可以與文革時期的中共九大有一比。為什麼呢?因為這是在一個重要的歷史關頭,當政者又一次錯失了機會,像九大一樣逆歷史潮流而動,...
嚴酷的考問 作爲八九運動的親歷者之一,六四大屠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一運動在我的內心深處並沒有真正失敗,即便在現實意義上失敗了,也至多是悲壯的失敗。相對於以實力暫時取勝的專制政權來說,八九運動在道義上具有長期優勢,在我批評這一運動的時候,仍然懷有這樣的堅信。
幾十年來,觀察中國問題的專家一直不看好會有一個有活力的中共反對派崛起,他們認為共產黨的鐵腕太嚴酷、政府的控制太嚴密,公民不可能組織起來。 但是,2011年初發生的一系列群體抗議事件,不僅讓黨,而且讓全國都震驚了。原來名不見經傳的城鎮 烏坎 、 什邡 和 啟東 變得家喻戶曉,而且成了今後抗議活動的榜樣。在這幾起事件裡,當局都因面對出乎預料的強大的民眾憤怒,和運用網絡和社交媒體、組織良好的反對派,而不得不做出讓步。 2004年我第一次寫關於抗議的文章,那時中共的喉舌刊物《瞭望》周刊報導說,中國在2003年發生了超過58,000起重大社會騷亂事件,參加人數超過300萬,比2002年增加了15%。...
日益頻繁的社會抗爭事件,以及經濟不景氣,不僅使各地政府財政捉襟見肘,也使中國政府的維穩面臨經費嚴重不足的境地。 “維穩”的龐大支出 從20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由於中國各地政府對資源過度抽取,導致民間社會反抗直線上升,群體性事件逐年增長:2005年為8.7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 1 ,2008年為124,000起 2 ,2009年高達28萬起 3 。 中國的社會反抗類型由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特點所決定。中國經濟的增長依賴房地產與石油重化工業、礦產等資源性行業,社會抗爭也就集中在這幾大領域:第一大類型是土地維權,在城市裡是住房拆遷,在農村里則是徵用土地。第二大類型是環境維權,...
在提供徵地拆遷法律服務過程中,透過與拆遷戶的訪談和代理案件發現,涉及徵地拆遷的行政訴訟案件即使行政機關違法行政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被徵地拆遷對像也越來越難以通過對具體行政行為的司法審查獲得勝訴的結果,甚至越來越難以立案,枉法裁判比比皆是。
英文書名:《劉曉波、〈零八憲章〉和 中國政治改革的挑戰》
【張起】 5月15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的泛藍聯盟負責人張起從重慶渝州監獄刑滿獲釋。張起於2008年5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0日被逮捕,2009年7月7日被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English / 英文] 言論自由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1 第三十五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第四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對於任何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有提出批評和建議的權利。
[English / 英文] 京一分檢刑訴[2009]247號 被告人劉曉波,男,1955年12月28日出生,身份證號碼:210203195512285575,研究生文化,漢族,無業,戶籍所在地: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八一路青春街一干5號樓,住北京市海淀區七賢村中國銀行宿舍10號樓1單元502號。1991年1月因犯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免予刑事處罰;1996年9月因擾亂社會秩序被勞動教養三年。因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08年12月9日被北京市公安局監視居住,經本院批准,於2009年6月2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北京市公安局對本案偵查終結,以被告人劉曉波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頁面

訂閱 中國法

更多話題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中國共產黨
消費者安全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Heilongjiang Lawyers’ Detention 歷史鉤沉 香港 軟禁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思想爭鳴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關係
國際窗口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法律天地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報導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