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12月1日我被非法传唤8小时

2012年12月02日

郭飞雄】广州警方为阻止老资格维权法律工作者郭飞雄去会见来广州参加一个法律研讨会的老朋友,随意制造“卖假酒”、“扰乱公共秩序”等理由将他非法传唤8小时。郭飞雄说,他在过去四个月中被非法传唤三次。


12月1日我被非法传唤8小时

郭飞雄

2012年上午11点左右,我接到电话,河北著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先生送给我的四箱酒,货已到。我下楼接酒,在小区北边铁门处被两位天河分局警察拦住,先是拉住铁门不让我出去,我一再抗议其行为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大约十分钟之后,两位警察请示幕后指挥的广州市国保,未再拦截。我出了门,他们在后面贴身跟踪。

取了酒,我准备打的士离开,两位警察围住我。僵持半小时。的士也一直未见到。两位警察得到市国保指示,声称对我口头传唤,用警车将我拉到林和西派出所。

在进行笔录时,我要求警察告知传唤理由,警察先是说:“有人举报这酒是假的。”开始笔录了十分钟后,他们出去吃午餐,回来后,又将传唤理由改为“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笔录结束后,我要求警察将笔录上“为什么到林和派出所来”我的回答一项按实际发生的过程来写,警察说:“笔录是由我来写的,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我不想写什么就不写什么。得由我来引导。”现场有录像为证。

传唤到晚上8点半结束,临行前,我向警察索要传唤证和笔录,他们拒绝。我对他们说,你们拒绝给我任何法律文书和记录,据此,我判定,你们的行为是一种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黑恶江湖行为。

在派出所8小时内,我进行了绝食绝水,由于自前天晚上8点30到当日晚上8点30我都没有进食进水,所以,实际上有24小时没有进食进水了,回后走路稍稍有点飘。由于仅仅穿了衬衣出来接酒,在派出所传唤8小时,真的有点冷。今年8月来,我三次被警察非法传唤,都进行了绝食绝水。这是对警察践踏法律程序、严重侵犯我的人身权利的有力抗议。

广州市国保操纵对我实施非法传唤的深层理由是:

1,近两日,在广州郊区从化有一个全国律师参加的关于死刑存废的学术研讨会,昨日下午结束。我定于昨日晚间到那里,与老朋友见见面。警察说,今天打横着来,一定要阻止我到从化。可以说你卖假酒,也可以说你涉嫌扰乱公共秩序,总之,会给你安一个理由。

2,国保通过现场的天河分局民警传话说,近期国内有人传说新人要改、要变天了,要通过对我的打压向人们说明实情如何。我判断,可能对我下重手,会有向民间传话的效果吧。

3,国保对国内民主维权人士普遍使用软禁、喝茶、强制旅游等严重侵犯公民权利的黑恶手段,全国很少有人直接反抗,我一直拒绝接受,国保对此非常恼火,故借机整我。他们传话说,今后会对我不断使用这样的无理由或者编理由传唤。这明显带有较劲性质,不知能否创造一项世界纪录。

当事的警察是一位很有思考的年轻人,但对我下手最重,进所后对我搜身,我一再抗议和提醒对方冷静,无效。原因是我把他当场讲过的如下话语写在微博上了:“不管恶法,良法,我们这里无法。”“法律被践踏得越多,中国的民主进程就越快。”不少网友都赞扬此人看问题深刻。但这两条微博可能激发了他的恶意。人性是非常复杂的。我告知他,如果事后写,肯定会将更多的本来为他掩藏的话语写出来。我并无恶意,而只是觉得他的话语在全国警察中具有代表性,有公布的必要。尽管他躲躲闪闪(这与他的强横成正比),其实我已看到了他的警号,但不觉得有公布的必要。

近四个月,我被三次非法传唤,三次非法拦截或拉上警车,事后都没有写文章回溯事情的经过细节。主要是因为,过往坐牢五年期间,经历了无数次折磨、殴打,心灵已经有些疲倦,对这种传唤、跟踪、警车伺候、精神折磨,很有些淡漠,“曾经沧海难为水”。但是,考虑到我的懒散行为,可能会鼓励国保和地方警察更加猖狂地滥用非法手段(比如,昨日警察说,我不敢揭露他们就是因为害怕第二次坐大牢,怕再被判刑十年八年——哈哈,怕,我就不会持续推进维权运动了),还可能不利于向新加入自由浪潮的年轻人传播抗争的资讯和技术要领,使他们日后勇猛精进甚至超出我们,我决定从今往后,开始书写真实的现场报道和深度分析。

本文仅仅是昨日被非法传唤事情的概述。三至五日,我会有详细记述和深度背景分析文字。

感谢朋友们!

 

写于2012年12月2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