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审查

New!
在今天的国会听证会上,面对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名成员提出的关于谷歌备受争议的“蜻蜓”项目一事——旨在满足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而开发的搜索引擎项目,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再三声明:“目前还没有在中国启动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承认有100多名谷歌工程师一直在研究测试版。 当议员大卫·希西林恩追问谷歌是否会“在你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期间在中国启动审查或监视工具”时,皮查伊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探索让用户获取信息的可能性……我们将非常深思熟虑,并将在取得进展的过程中让各方广泛参与。” 换句话说,皮查伊并不排除谷歌在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启动审查版的搜索引擎。但是,将引入这样的搜索引擎定义为让用户“...
New!
人权观察 和 大赦国际 发起、 中国人权 及其他70个非政府组织联署发表致谷歌的公开信,敦促谷歌放弃为中国市场开发审查版搜索引擎项目。 OPEN LETTER: RESPONSE TO GOOGLE on PROJECT DRAGONFLY, CHINA AND HUMAN RIGHTS To: Sundar Pichai,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Google Inc cc: Ben Gomes, Vice President of Search; Kent Walker,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Global Affairs;...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已经对中国采取新的政策。美国向中国伸出了我们的手。我们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在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建立在公平、对等和尊重我们主权的基础上之前,我们不会让步。
本周,国际媒体报道了令人不安的关于谷歌正在为中国移动用户建立一个搜索引擎版本的 消息 。这一版本旨在通过过滤包括人权、民主、宗教和和平抗议在内的搜索词来限制信息的自由流动。遗憾的是,谷歌这一决定与不少公司曾经做过的一样只是从生意上考虑。美国信息技术领域的公司,包括微软、苹果、思科、IBM和英特尔,已经多次与中国当局在技术标准制定、硬件和软件开发以及研究等广泛领域进行了合作。 想在中国做生意,就必然要遵守中国当局的审查要求。谷歌并不是唯一一个为了更大程度地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而愿意拿原则和价值观做交易的公司。为此,许多公司向中国当局不光彩地“道歉”就是证据,...
中国各大微博网站有不同的敏感词、关键词审查标准;处于不同的政治敏感时期,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审查制度。有部分微博网站为吸引更多用户,言论审查制度倾向宽松。新浪微博在中国网民眼中算是审查最严的微博网站之一,其审查逻辑有一定的代表性。
毛、邓、江、胡时期拆信件、偷邮包、偷钱的事太普遍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想去检查信件内容,根本无需去偷信,拆包裹。用那套仪器设备一照,信件内容一目了然,又何苦担着个下三滥的骂名呢?显然高科技是造福人类的,而习近平却是在继承并推动党的下三滥传统。所以也难怪为个十九大,习近平又是命令军警备战,又是要防止政变、兵变和暗杀。
我知道,按照现行的标准,我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我要是校方,为了保障意识形态不出问题和经济效益不受影响,也要开除像我这样的害群之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下岗了!
今天,中国民间网络舆论嬉笑怒骂,“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正在挑战当局的网络审查制度及其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这力证了中国的民意犹如决堤的洪水——这也是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的根本原因。
辽宁省铁岭市异议人士姜立军(又名姜力钧)于2016年1月15日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姜立军被指控撰写诋毁党和政府形象的文章并发布到网上,引发大量网民对国家公信力的质疑,对政府工作的开展造成了不良影响,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姜立军于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两项罪名拘留,同年6月23日被以涉嫌这两项罪名批准逮捕,最后以寻衅滋事罪获刑。被关押期间,姜立军曾遭受刑讯逼供(《 关于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岳鹏等人对我刑讯逼供的控告信 》)。
我是徐琳,中国大陆异议作家、诗人、歌曲创作人、建筑高级工程师。2015年12月1­7日早上七点多,我送小孩上学后回家的路上,被一名穿制服的警察和多名国保拦截带到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镇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我骂他们是土匪。之后他们拿­来传唤证要我签字,我要求给我一份,他们先是推脱,在我一再坚持下,他们才给了我一份­。传唤的罪名是寻衅滋事,理由是我在网上发表的《大撒币之歌》、“推翻共产党的软件”­、《可爱又可敬的韩良老伯》等帖子以及我创作的多首歌曲。对他们的问话我一概不予回答­。问话结束后他们仍然不让我走,那名警察说他们派出所很烦我,说治安队的人扬言要找人­打断我的腿,...

页面

订阅 审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