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审查

中国各大微博网站有不同的敏感词、关键词审查标准;处于不同的政治敏感时期,也存在不同程度的审查制度。有部分微博网站为吸引更多用户,言论审查制度倾向宽松。新浪微博在中国网民眼中算是审查最严的微博网站之一,其审查逻辑有一定的代表性。
毛、邓、江、胡时期拆信件、偷邮包、偷钱的事太普遍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想去检查信件内容,根本无需去偷信,拆包裹。用那套仪器设备一照,信件内容一目了然,又何苦担着个下三滥的骂名呢?显然高科技是造福人类的,而习近平却是在继承并推动党的下三滥传统。所以也难怪为个十九大,习近平又是命令军警备战,又是要防止政变、兵变和暗杀。
我知道,按照现行的标准,我远不是一个合格的教师。我要是校方,为了保障意识形态不出问题和经济效益不受影响,也要开除像我这样的害群之马。这一次,是最后一次下岗了!
今天,中国民间网络舆论嬉笑怒骂,“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正在挑战当局的网络审查制度及其所谓的“核心价值观”,这力证了中国的民意犹如决堤的洪水——这也是中共向“网络视听服务”亮剑的根本原因。
辽宁省铁岭市异议人士姜立军(又名姜力钧)于2016年1月15日被沈阳市大东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姜立军被指控撰写诋毁党和政府形象的文章并发布到网上,引发大量网民对国家公信力的质疑,对政府工作的开展造成了不良影响,严重扰乱了社会公共秩序。姜立军于2014年5月16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寻衅滋事罪两项罪名拘留,同年6月23日被以涉嫌这两项罪名批准逮捕,最后以寻衅滋事罪获刑。被关押期间,姜立军曾遭受刑讯逼供(《 关于沈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岳鹏等人对我刑讯逼供的控告信 》)。
我是徐琳,中国大陆异议作家、诗人、歌曲创作人、建筑高级工程师。2015年12月1­7日早上七点多,我送小孩上学后回家的路上,被一名穿制服的警察和多名国保拦截带到广­州市南沙区东涌镇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我骂他们是土匪。之后他们拿­来传唤证要我签字,我要求给我一份,他们先是推脱,在我一再坚持下,他们才给了我一份­。传唤的罪名是寻衅滋事,理由是我在网上发表的《大撒币之歌》、“推翻共产党的软件”­、《可爱又可敬的韩良老伯》等帖子以及我创作的多首歌曲。对他们的问话我一概不予回答­。问话结束后他们仍然不让我走,那名警察说他们派出所很烦我,说治安队的人扬言要找人­打断我的腿,...
2015 年 8月5日 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办公厅 北京市西城区府右街中南海西门 中华人民共和国 邮编: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 北京市东城区北池子街14号 邮编:100814 副本: 郭声琨部长 杨焕宁副部长 公安部 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4号 邮编:100741 传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501号 邮编:100121 主旨:关切狱中记者高瑜的健康状况 尊敬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 我们数家组织长年致力于监测并促进中国及其他各国的人权与新闻自由。 我们谨以此函表达对狱中记者高瑜健康状况的严重关切,...
在“六四”26周年之际,中国当局进一步加强对网络的控制,其中包括对微信朋友圈进行定点屏蔽。前记者师涛为此发明声明,强烈抗议微信运营商这种助纣为虐的不良行为,称“言论的自由是我们平等相处的基础,是我们在权贵们傲慢而强硬的高压之下唯一的尊严。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他呼吁所有的人“为自由而勇敢地呐喊”。 师涛原为中国《当代商报》编辑。2004年“六四”15周年前夕,师涛因通过雅虎中国电邮向海外网站发送了在编辑会议上传达的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关于当前稳定工作的通知》内容摘要而被捕,2005年被以“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判刑10年,2013年获释。 师涛声明 各位亲朋好友: 2015年6月5日,...
中国监管网络信息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8月7日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对提供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作出新规定,涉及微信 (腾讯)、 易信 (网易)、飞信(中国移动)等,严厉限制一般公众帐号发布转载时政类新闻。 自2011年1月腾讯推出微信以来,即时通信服务在中国大幅增长。这些服务使得群体成员和注册用户能够即时分享信息。用户还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和在微博上用链接来分享信息。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称,制定这一规定是为了“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点击查看 中国人权 的英文 译文 ) 新规定(简称“微信十条”)...
2014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制定的一套旨在应对新闻从业人员在采集新闻及其他相关职务行为中“滥用”信息现象的新规定正式生效。( 中国人权 的英文翻译如下。) 这一规定是由主管新闻出版工作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颁布的,其中条款不仅针对于新闻采编人员,而且对提供技术支持的其他新闻从业人员也同样适用。这套管理办法是为保护含有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及“未公开披露的信息”等而专门制定的。 《新闻从业人员职务行为信息管理办法》提出了以下要求: 新闻单位应健全 “保密制度” 以防止泄露国家机密,包括明确知悉范围和保密期限、妥善处理国家秘密载体、和禁止在任何媒体以任何形式或私人交往中传递国家秘密;...

页面

订阅 审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