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文革

New!
读赵丹的交代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尤其令人难以忍受的是,他甚至还不得不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自己。在这样的交代的字里行间呈现出来的,不再是一个光彩夺目才华横溢的艺术家,而只是一个委琐、屈辱、无奈的囚犯。赵丹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度日如年,就是以今天人们难以想象的方式消耗生命。
New!
广西大屠杀确是太悲惨了,十多万生灵死于非命,那些许许多多的杀人惨况用语言是难于表达的。当年的凶手们随意抓人、打人、杀人是极为普遍的,杀人手段更是五花八门,残忍无比,人世间罕见。有用木棍打死,石头砸死,用刀捅死,五花大绑丢下河溺死,生埋活人,生割活人,挖心肝、吃人肉,五马分尸,有对妇女先强奸后杀死,有全家被杀绝、家产被抢光的等等,至今为止仍然叫人无法相信,但却是血淋淋的真实存在。
一个国家没有对罪恶进行系统的清算,这个国家只会永远深陷在它过去的罪恶之中,只会沿着这种罪恶的惯性无可自控地,继续滑向罪恶的深渊。这场掩盖与抹去的计划执行得相当成功,相当持久。它的成功而持久甚至绝不亚于当初的展开与发动。
共产极权专制从其诞生之日起,就完全是依仗暴力来维持其政权,而这又可分为“软”、“硬”两种。所谓“硬暴力”那就是由军队、警察、监狱以及检察、司法系统,隨时对民众实施镇压,威慑,骚扰。另一手不妨称之为“软暴力”,那就是在思想、语言上专横跋扈,大搞“一言堂”,不容许任何不同意见的存在,一律加以诬辱,恐吓,谩骂,“批倒批臭”。
魏京生先生(网络照片) 近年来多有学者谈论大国崛起,或者文革复辟,但很少有人把这二者联系起来看。其实最近一百多年来的四次大国崛起,有三次和文革有牵连。这就是纳粹德国,文革和习近平。四次之中只有一次成功的,那就是美国。今天咱们就来看看四次崛起都有哪些相同和不同,以便接受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希特勒和毛泽东都从孔夫子那儿学到了这一条:不患寡而患不均。所以他们都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甚至是狂热的支持。老希和老毛的不同之处是,老希依托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而老毛信奉农奴制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结果老希能够拥有打遍全世界的实力,而老毛只有喊遍全世界的能力。 为什么老毛没有老希的实力呢?这是因为农奴制太落后。...
无论是家族渊源,还是文革中的关联性,习近平与陈小鲁都没有悠远的友情。陈小鲁在中共改革之后,走上坡路,习近平还不名一文,而陈小鲁因六四主动退出中共政坛,因六四开始意识到中共的恶政,道不同不相与谋,而习近平在八九之后,仍然在谋划自己个人的政治前程。习没有因文革与八九民运,意识到中共恶政的深刻原因。
重复毛氏集权专权霸权的习氏,无论学力、能力、威力皆不如毛氏,启用近臣、倿臣、弄臣类的亲信之江新军,能比毛的康生、陈伯达加周恩来、林彪这些老政客老党棍老军头吗?这重复毛氏集权霸权的老戏,能演成什么下场,还有多少悬念吗?
36年前专门立宪设禁,36年后专门修宪帮这两位(是的,两位,没有第三位)领导人解禁。我笨,想来想去,想不出这种修宪有什么正能量,有谁是受益者。看来,中国居然有比我更笨的。兴了师,动了众,惊了天,动了地,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徒然赢得举世瞠目结舌,臭棋也。
共党坚持人治,轻视法治,扩张党权,压缩民权,迷信枪杆,轻贱宪法、法律,让毛泽东那无法无天。习近平玩修宪的终身专权变戏法。毛邓都不要宪法来确认他们的终身专权,抛开宪法,两人都实际专权到死,习近平玩修宪还涉反邓小平去延续他专权,说明习的虚弱,那宪法能保证习终身执政吗
洪宪闹剧(网络图片) 惊悉中共中央修宪建议稿提出删除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条款,远忆拿破仑三世、袁世凯,近思普京、卢卡申科,不禁为中国、为中共、为习近平先生捏了一把冷汗:都到“新时代”了,怎么还好意思做这些倒行逆施的破烂事呢? 一 黑格尔说,一切重大的历史事变和历史人物,都会出现两次。马克思在引用这句话之后接着写道,他(指黑格尔)忘了补充一点:第一次是作为悲剧出现,第二次是作为闹剧出现。虽然马克思的思想与理论大多数都是歪理邪说,但上述这段话,却是至理名言。 马克思这段话并非泛泛而论,而是有感而发,有所针对。马克思所嘲讽的对象,是时任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的总统路易·波拿巴,...

页面

订阅 文革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