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政治犯

在中国,“政治受害者”这个概念,完全可以放诸全体国民。即便取其最狭义,它也远不止某位直接受到政治迫害的人,而是指整个受到政治迫害的家庭。
有一种人总在你独处时,不由自主出现在脑海。仿佛某种神秘力量,他们的生命、理想和情感,在千里之外不断叩响你的心扉。听说有一种叫做“灵性场”之物,可以忽略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莫非就是?这灵性场使你得以平和、静逸和振作。朱虞夫便是此类人物,尽管他华发丛生,身陷牢笼,而你却很难因此陷入忧愁,那是不可言说的慰藉,教人深感不虚此生。
胡石根博学、敦厚和坚韧。在他的身上,融合了知识分子的谦和睿智和革命家的执着勇毅,在他知行合一推进民主的道路上,从未听到他“廉颇老矣”的慨叹,反而总透出少年才有的热忱。在709大抓捕中,胡石根获刑最重,当他满头白发站立在中共的法庭上慷慨陈词地“认罪”,我突然觉得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亏欠他太多,为了每一个中国人都可以自由地有尊严地生活,他付出了自己的所有。
记得那天晚上,天水端着一碗烂糊面过来,深情的对我说:建民,为了将来一起战斗,保重身体,好好活下来,是我们现在的任务。他坚持看着我吃完了所有的面条,笑吟吟的把碗拿去洗了,回身时,偷偷的对我做了个V的手势。
如果可以,天水兄,我愿来替你受这罪;如果可以,天水兄,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换回你的生命;因为,中国更需要你!!!
陈西总共已经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向监狱内贡献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这四分之一个世纪究竟会在我们国土上留下何种印记?上帝原谅我的无知,我并不知道。我只历历在目地记得,在他头颅上留下的道道沟壑,有些来自狱霸、有些来自管教、有些来自武警。若有人告诉我“天佑良人”,我愿相信,那必在天国和彼岸。
“赵家人”明知不会有永久的执政党、明知共产主义专制党国已经被人类历史所淘汰、明知无论如何折腾都改变不了党国政权传不到红三代的命运,然而,他们仍然丧心病狂地残忍打压拥抱现代政治文明的温和人士,堵塞中国宪政转型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路径。
萨哈罗夫的死亡在前苏联和国外引起巨大回响,他死后被多家媒体称为“国家良心”,“俄罗斯知识界中最瑰丽的花朵”,“他关怀的并非人类的抽象概念,而是每一个活生生的个人”。
为了人权与民主的理想,刘晓波被迫放弃了他的专业,被迫牺牲了他的自由,现在,他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无法接受这样的牺牲。我们必须为死于中共政权之手的刘晓波寻求正义,必须把刘晓波的精神遗产传递给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
最黑的时刻降临了,但晓波和刘霞在黑暗中仍然发光。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囚禁晓波的心灵,他没有翅膀,却可以像鸟一样飞翔;世界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将刘晓波与刘霞分开——即便是监狱,甚至是死亡,他们永远在一起。

页面

订阅 政治犯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