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水:9月5日国保传唤记(图)

2019年09月13日

当日被传唤,至晚23时许,广州市海珠区华洲派出所技术室。在采集我的虹膜过程中,电脑出现故障。我站在技术室门口吸烟。警察张雷(山东人,四十多岁,大学毕业从警)在侧,也点燃一支香烟。

此前,我问他是所长吗?他自称是跑腿的小警察。他应是派出所内勤警察。

下午4时许,我在家被警保包围控制时,是他从派出所急送至空白传唤证。

半天不见修好电脑,我给张雷说,先看你制作的取证文档。返回讯问室。他拿出一厚沓打印的文档。大多是从网上下载并打印的我所发的推特文字,这是传唤的主因。其余是虚构的手机和电脑勘验证据、权利义务告知书、扣押物品清单和传唤证等等。总共几十页。我逐页逐句仔细阅读。然后签上姓名和日期,按盖右食指指印,将近100个。

海珠区公安分局国保廖,最先在我家里,就尊称我“老革命”。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以为他看到我家里相框、八路军父亲军装照,说我父亲是老革命。当然,家父无愧这个称号,只是父子不是革命同道,革命目标与方式也迥然相反——父亲革命所创建的,正是我革命所致力于打碎的。在去派出所警车上,他又称我“老革命”。我仍然没反应过来。他简单说句话,我才恍然大悟。我投身民运30年,先后七次入狱和羁押,算得上民运“老革命”。对手的敬重才是最真实的。不过,这不重要,我一点都不看重。

审讯过程中,国保廖称我刘先生。在我家时,他最早自我介绍是网警,与我同龄。他还突然说,自己头发全白了,染的黑发。他发现茶几上我出版的一本书,索要一本。并说,我年轻时真帅。故意自讨没趣。我手头只剩一本,不能送人。他也没勉强。

在审讯当中,我指出,你是国保,不是网警。他没吭声。他开始自称网警,是想故意麻痹我放忪警惕,或以国保身份为耻吧,才故意隐瞒真实身份。我跟多个省份、多座城市的国保面对面打过交道,也在海外公开发表过多篇介绍国保并遭其政治迫害的专文,在此不多述。

国保即秘密警察,全称“国内安全保卫”,前身叫政保,更符党警的制度属性。国保等同于臭名昭著的前苏联契卡、克格勃,希特勒党卫队、盖世太保,前东德的斯塔西。它们已随着这几个邪恶国家同步灭亡。因为国保的肆意妄为,乱抓滥捕,镇压民意,中国是全球少数几个“警察国家”之一。国保组织也即将从中国消亡。

驶往派出所警车上,国保廖紧贴我左侧落座,我被夹坐在后排中间位置。我讲述六四经历。他提出一个惊人的“事实”,否认六四的民主爱国意义。但这是一个屁股决定大脑的幼稚观点,不值一写。

安装在我住家楼下短巷口的公安摄像头,至少已有5个年头。

5日下午四时许,我正在家炒菜做饭。难得睡个午觉,错过午饭时间。突然,听到房东敲门。心头闪过念头,可能是警察,但也仅仅是闪念,径直打开门。门口围满六、七个警察、便衣和保安。

几天前,我曾接到户籍地甘肃省庆阳市警察电话,让我去接受讯问。我有足够心理准备。

小洲村10年隐居生活结束了。

我跟庆阳市局、区分局国保队长打交道无数次。每次回家探亲,我都会主动去公安局。不是认罪报到,而是索办护照和出入境通行证,但每次均空手而归。即使依照宪法,我从不认为自己的言行属于犯罪行为。正气在身,又有何惧。


2019年9月10日,广州小洲村,刘水在家中自拍图。

便衣、警察和保安,即刻涌入房间。矮小的房东老头,吓得脸色煞白。自称辖区警察的中年男警,出示警察证,宣布以“寻衅滋事”罪名口头传唤。我瞥见他枪套里有枪。

我伸手索看警察证,他闪一下即收起。我记住他的名字:蔡展军。我每天路过小洲警务室,时常会遇见他,只是从未打过交道,也从未把警察当个人物。他惯常干的恶事,就是纵容保安,在村口乱查行人身份证,甚至随意拦人查看手机。

我回答,第一,请出示书面传唤证;第二,你们未带任何司法文书搜查证、传唤证,未经我允许,私闯民宅,你们违法在先;第三,我不认为自己构成寻衅滋事罪。

这时,站在旁边,未说一语,身穿白色T恤的高个中年男子,自我介绍,是海珠区分局网警,姓廖。他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大提包。我马上明白过来,他才是主角。

蔡警给我背有关传唤的法律条款。我大声斥他,你们违反执法程序,违法在先;警察不代表法律,只是执法者,在法律面前,你我是平等的;警察法规定让你们可以私闯民宅吗?笑话;再说,传唤不具强制力,不能限制人身自由……

两人面对面、口对口,争辩。他手指插在左肩的执法记录仪说,我开着执法仪呢。我要打消警察的嚣张气焰。与警察交锋,心理战很重要。当然,需要懂基本执法程序和法律规定。

房东夫妇趴在门框上,探进半个身子张望,脸色依然煞白。刚才,男房东只是接到警察电话,让他下楼开门,再敲二楼我家门。他们不明白眼前突如其来发生的一切。

我点燃一支香烟。瞥见房东被惊吓的面容,走过去说,不要怕,没事,我没干啥违法犯罪的事,不好意思,吓着你们啦!6日,我向房东仔细说明原委并道歉。虽我也是受害人,但因我而起,我须承担自己该承担的那部分。

我自顾自去卫生间蹲坑。蔡警与网警用广东话交谈。走出卫生间,网警廖说,刘先生,喝水吧。他们自带的矿泉水。我拿起自己的水杯喝水。吃咽炎药。坐下。

蔡警站在旁边还在啰嗦,颇不服气的样子。一下激怒我,我手指他呵斥:“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边说边挥手,让他靠边站。他无趣地退开。

网警才是今天的主使者,辖区警和保安就是马仔。不知蔡警是真傻,还是想在上级面前有所表现,再或者一贯飞扬跋扈成为习惯。他大概没想到,我不怕他,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

我真正心想的是,怎么用手机发出信息。警察虽没收扣手机,只要我一靠近工作台,他们非常警觉。我拿起手机。警察口头警告。依法,传唤不能扣押当事人物品。手机终被没收。他们就是如此赤裸裸地耍流氓。

我随便扒拉了几口饭。

半小时后,一个警察带来书面传唤证。查看身份证,手写传唤证。我拒绝认罪、签名。笔记本电脑也被扣押。

我穿着拖鞋、大裤头下楼,被带去派出所。我跟网警走在前,屁股后面跟从警察和保安。路上遇见熟人,打招呼。网警没话找话,问我为啥理个光头。中国就是个大监狱啊!步行到村口,我提出买香烟和饮水。网警喊来警察,交给我手机,我扫码付款。手机又被收回。

一路上聊起六四话题。我安慰身旁的房东老头,不用怕。

走出警车,登上派出所门口高高台阶,走在身后的网警说,刘先生,你的后背怎么全湿了?又自问自答,警车没开空调。

派出所二楼密封的不锈钢栅栏讯问厅,大约20平米。厅两边排着四个讯(询)问室、技术室和卫生间各一。搜身、没收香烟和钥匙。然后一个多小时,没人理我。大厅里有三个保安值班。我坐在大厅椅子上。对面讯问室关着四、五个男子,聚在门口与保安聊天。

我对一个刚才搜身的小保安说,你们没有执法权,你拿着扫描仪乱扫个啥,看你年龄还不到20岁。小保安撇嘴,谁说没有执法权?另两个50出头保安,温和许多。其中一个表情尴尬地说,你不要为难我们,没办法,还不是为了这个。然后用右手做出数钞票的动作。

晚六时许。开饭时间到。保安拿出羁押者被扣押的手机,让各自扫码买饭。保安说是派出所食堂做的饭。我反倒没了食欲,没吃晚饭。

一小时后,网警廖开门进入询问大厅。问他为啥不马上处理。他居然答说,看你火气太大,还是先冷静一下。

我问起房东老头怎么样了,网警答说,放走了。我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我怕房东的出租屋未做登记被罚款。

房东夫妇,善良仁厚。新楼建成,我即入住,七个年头。我还欠10个月房租。自从2005年从深圳出狱,我被当地警方限期强制离开。后来,隐居广州石溪,又被警察和居委会骚扰,一年内搬家三次。再后来,海外朋友提供帮助,住进客村一家研究所大院。

我的写作收入,全被切断。永久限制出国。当局的目的,迫使我屈从淫威而放弃民主信仰。我的信念是: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讯问过程中,国保廖试探问我,写个保证书,三天内必须搬离海珠区;或者回甘肃休养。被我强烈拒绝。他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哪怕你搬去小洲附近的番禺区大学城,我都管不着,只要领导不叼我就行。

他还透露:“这次传唤你是公安部统一部署的清网行动,各地都是按名单抓人”;“谁给我发工资,我就给谁干事!”

他又自言自语:你说我容易吗?今天为找你,我坐公交车一个多小时,才赶到这荒郊野外;局里几辆公车不够用,我也没私家车啊;刘先生,你不要为难我。

又说到我被限制出境。国保说,主要在你户籍地警方具体经办人,是不是你没……说着,他做出数钱的动作。

宪法第35条规定言论自由,就算宪法被虚置,你们已经错在先,不该违背宪法,以捏造的寻衅滋事罪传唤我;其次,我没犯法,却坐在老虎凳上,被你审讯。第三,你拿着工资,审讯一个良民,还有啥心理不平衡的?第四,我作为无辜受害人,关在这里,被侮辱人格和声誉,浪费时间,精神受损,谁赔偿我?第五,难道我给你钱,你才心理平衡?你说,到底是谁为难谁?这不乱套胡来吗?抛开法律和执法程序这两个大前提,只谈个人利益算计,政府乱套了。

制造罪感,有罪化,这是中国警方非常纯熟的镇压理念和手段。少有人能逃出这个严密的系统圈套。

国保讯问兼扯淡问的问题:“你们甘肃都是沙漠吗?”“你在海南工作过,海口小姐可真多啊!””你父亲是高干呢!”“你是党员吗?”

我坐在讯问室里侧不锈钢囚笼里的不锈钢老虎凳。刚进囚笼,警察要扣上我胸前的钢板。我反对,才未扣。隔着栅栏缝隙,我接受对面国保审讯。审讯室里无法律、无正义、无善恶,唯有交锋。

讯问,依法要有两名着装警察同时在场。国保廖命令一名穿黑色保安制服的老年保安,当场换穿便服T恤,冒充警察参与审讯。讯问室暗设摄像头。依法所有审讯,都须录音录影。

讯问大厅墙上,公然贴有保安冒充警察参与审讯、如何换衣的纸张。纸张上还写着:保安还可将保安服里外反穿,参与审讯。

我如厕,保安跟从看守。

隔着栅栏,国保压低声音说:“寻衅滋事罪就是个口袋罪,你懂的,别当真!”“说白了,你就是文字狱惹的祸!”这还算是人话。

按刑法、刑诉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等规定:被传唤人不属于犯罪嫌疑人,不得限制人身自由,查扣私人物品,传唤最长时间不得超过12小时。但在事实上,警察才是践踏法律的罪魁祸首。

近年,全国大批异议维权人士、作家、记者、律师和艺术家等公民先行者,被以“寻衅滋事”罪名,污名化、扩大化惩处。有的被判刑数年。在所谓法治中国,普遍存在的政治迫害、人权灾难,都被以“寻衅滋事”等刑事罪名掩盖。政治迫害刑事化,造成的最大恶果是:绝大多数不知情的中国人,会把这些为社会公义付出的人士当作坏人、罪犯,甚至认为是罪有应得。

我隐居七年的陋室客厅。

张雷提出两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刘水,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将来变了,你最少可以当一个国家部长。

我答道:第一,全球有二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一百多个民主国家,我的目的就是让中国民主化,和平实现民主制度转型,就像欧美、苏东和台湾、韩国,总统民选、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三权分立,人民享有免于恐惧和匮乏的自由。难道你和子女不想生活在这种民主自由制度之下?

第二,我个人对从政当官没有兴趣,当然也就不会贪恋权力和地位。我曾有很多次进入体制的机会,我都主动放弃。不说我凭个人才干,可以进入官场的几次机会。几年前,就有国保队长劝说我,安排我进报社,有编制,交换条件是我不写揭批政府的文章。我拒绝了。就算没提任何条件,我都不会进入体制。我生长在中共官员家庭,太知道党国的黑暗,官场的邪恶。我最大的志趣,就是做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独立作家,推动中国政治清明,社会进步。金钱、权力和美色,都收买不了我,虽然我很贫穷,单身。

旁边穿便服的年轻技术员,听我说道,停修电脑,望着我傻笑。

张警低头躲开我的视线,嗫喏说:“我(当警察)就是为养家糊口!”

贪官贪财也是为养家糊口,养家糊口不是作恶的理由,做人要有良知和敬畏之心。

我内心非常悲凉。非为他,而是作为纳税人、公民。

23:30,我最后决定在传唤证上签名。该捍卫的权利我已得到。若再耗下去,无异于自取其辱。这是一伙打着执法者招牌的流氓执法者。

讯问中途,我提出吸烟,国保廖命保安取来我的两盒香烟。审讯结束,狐假虎威的一名保安,却限制我吸烟、走动。小鬼难缠。

我进入派出所不久,市局派来两个年轻精干的技术警察。试图从我电脑和手机,搜取证据。他们要我删除我的推特号。这才是传唤我的主要目的。如何翻墙,如何登录推特,他们似乎做不到,也懒得动手。

我几次质问:央视、新华社和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都有推特号,凭什么查封我的推特号?即使我的推特有不合规言论,那也是美国推特公司处理,中国警察凭什么删号?我的推特言论违反哪部哪款中国法律?你们在滥用警权。

国保插话,不用删号,删除全部推文就行啦。

如果中国大陆翻墙者全都销号,国保岂不要失业。再者,他们还要通过推特,随时掌握民运维权舆情和动态。每年高达千万亿的维稳经费,远高于军费开支,都被他们浪费在监控人民上,不如投给贫困人口和边远山区。

技术警没打开电脑,让我回家后自己删除所有推文,我当然不会删除;国保和技术警提前离开派出所,脏活留给派出所。技术室小伙子跑来问我手机密码,我告诉了他。审讯时,国保问我是否建、加微信群,我对微信群向来不感兴趣,当然没有。也不用手机翻墙。我的手机没啥秘密。

我问过国保,今天怎么找到我的位置、住址?网络和信号定位。民间都能做到,何况警方。

看得出来,技术警也是应付差事,蒙混了事。大半夜加班,不能回家,牢骚满腹。他们当差佬,就为混碗饭吃。其实破解手机密码,没啥技术含量。

最后,我在传唤证签上字。张雷拒给我传唤证并威胁我。公然耍流氓。太让我吃惊。他竟然厚颜无耻地说:“我给你,你就拍照发在网上,传到海外,对警察形象多不好。”小人难缠。

此前,国保廖和警察,均承诺会交给我传唤证。在讯问中,我二次拒绝在传唤证上签名、拒认罪名。

传唤证下端印制:按法律规定:传唤证一式两份,受传唤人存一份。法无禁止即可为。没有法律规定不能传播司法裁决文书。我被非法拘押八个小时,谁来保障我的合法权益?

传唤结束后,我取回手机,离开华州派出所时拍摄。

张雷送我到派出所门口,说你坐公交、摩的回去吧。我臂下夹着电脑,走下台阶。面对昏黄光影下狰狞丑陋的派出所大楼,吐口痰,然后点燃一支香烟,转身截停一辆摩的离去。

每次跟警察打交道,都有非常强烈的法律带给我的耻辱感,和执法者的邪恶性存在——我们唯一可依仗而对抗国家暴力的却是法律,也无法逃避警察。我所能做的,就是昌明我的自由信念,保全人格尊严。

自由从来都是抗争而来——一个人,一个国家,概莫能外,没有捷径。

此次被传唤,我有三个最大的体会:1.警方收集个人信息的技术十分先进完备,DNA基因、虹膜检测收集,十指、全掌指纹掌纹,尿检,正侧三面拍照;2.警察国保忠诚度的衰退,诱供等非法行为,有增无减;3.政治迫害刑事化,愈加严重。

后续:

9月10日上午,先有保安登门,后有警察给房东电话,强制我搬家,否则停电停水。我致电广州市海珠区华洲派出所电话(020)89888836,寻找警察张雷,值班者仅登记我的名字,未能与张本人通话。

我已向12389警务督查专用电话(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分别投诉:1、警察未给传唤证;2.警察国保威胁房东让我搬家。

依法玩玩。

我的手机号码:15384488710

请转发此文。谢谢!

2019年9月10日14时

——转自光传媒新闻网(2019-00-00)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70期,2019年9月13日—2019年9月2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