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监控

北京科技大学工程力学系博士研究生赵亮,因在微信里聊天开玩笑发了一套自己编的表情包,于2017年10月12日夜晚被20多名警察抓走。尽管办案人员和警方在讯问后排除嫌疑,准备将其释放,但市局领导决定还是要抓他,为的是保证十九大前夕不出任何问题。赵亮被安了个“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的罪名,经过一系列走过场式的程序后,被送进了朝阳区看守所……在经历了1个月不堪回首的非人生活后,他被取保候审,但已一无所有:没有了学位,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家。 涉嫌“领导参加恐怖组织”——我的看守所经历 赵亮(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研究生) 我叫赵亮,出生于1984年11月26日,祖籍河南郑州,...
居住在深圳市龙岗区的广西籍青年董奇,于2017年5月24日被捕,次日被深圳市龙岗分局以涉嫌犯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6月30日被批准逮捕,12月28日被提起公诉。董奇的罪证包括通过网络“加入了讨论民主、讨论我党甚至诋毁我党我国等的70多个微信群”,及通过互联网制作、售卖印有“推特”图表、“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等。本文作者获悉,董奇在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王全璋、屠夫等人的有关消息,也成为董奇的罪证。 “讨论民主、讨论我党”有罪,深圳龙岗董奇被起诉(附起诉意见书、起诉书) 云起 居住深圳市龙岗区的董奇,因为在网上定制印有“推特”图标、“一切都是刚刚开始”的文化衫,...
从2017年11月22日至12月17日,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被限制人身自由26天——在杨浦区国保警察陆巍峰直接领导下,六名杨浦区保安公司的保安人员、四名杨浦区五角场派出所警察,三人一组轮班24小时看护冯正虎的家,对冯正虎“贴身跟踪”、阻止出门;若冯正虎不从,则对其进行传唤。其间,冯正虎9次被传唤到派出所关押,1次被抄家,扣押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以及其编著的四本新书及其他材料一直未归还。冯正虎在文中说,最近他将其四本新作邮寄给习近平及新任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等领导人,又一次得罪了上海的一些旧领导,因此惹祸。冯正虎的四本文集是:《我要立案(第5集)》、《保卫立案登记制》、《平反冤假错案》、《...
2017年12月7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到广州越秀区看守所会见了被以“侮辱罪”逮捕的知名网友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张广红告诉律师,越秀警方指其曾在whatsapp群转发一帖,有侮辱习近平主席的内容,他不记得转发过该帖,且该帖似乎只有“穷兵黩武”这样的批评性言论,并无侮辱性言词。律师认为WhatsApp群系私密封闭空间,警方通过软件后门获取所谓罪证有违法取证、陷人入罪之嫌;即使警方指控的所谓犯罪事实证据确凿,也不过是公民正常行使言论自由权,与违法犯罪无涉。 张广红会见通报 隋牧青律师 张广红,网名“拈花时评”,知名网友,多年来发帖批评时政,屡次因言获罪,曾两遭行政拘留,时常被骚扰、喝茶。...
“天安门母亲”群体成员王范地先生因心脏衰竭于2017年12月8日上午9点51分去世,享年84岁。王范地先生是1989年“六四”镇压中遇难的北京月坛中学19岁高中学生王楠的父亲,28年来一直坚定不移地和群体一起走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寻求公平正义的道路上。
我的校友,我无法呼出你的名字,为自己在你的处境上的无所作为和无能为力。我们作为联署人,之所以还能享有自由;这全是因为你的担当而成。想到你,我就想到鲁迅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一文中所说的:自己背着因襲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閘門,放他們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
“自由之家”的报告再度将中国评为全世界互联网自由度最差的国家,并称新网络安全法带来了更多的限制。
付振川注:这是李发旺讲述他与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以及之后三人如何被抓的全过程。经李发旺书面授权和同意,以下是根据他虚弱的语音整理出的文字,现予发表。李发旺的微信号码:zftw2588,网名:不要脸的政府贪腐的党。请大家添加这位重情重义、关键时刻不出卖朋友的网友。 协助高智晟律师出逃 ——对李发旺先生的一次特殊采访 李发旺10月26日被取保候审,30日夜间突然给我发来信息,讲述他与邵重国协助高智晟出逃,以及之后三人如何被抓的全过程。当时我感到很吃惊!因为,虽说在此之前我根据种种迹象和蛛丝马迹判断高律的此次失踪并非公安抓捕、而是先有人协助他出逃、之后才被捕获的,...
毛、邓、江、胡时期拆信件、偷邮包、偷钱的事太普遍了。现在是高科技时代,想去检查信件内容,根本无需去偷信,拆包裹。用那套仪器设备一照,信件内容一目了然,又何苦担着个下三滥的骂名呢?显然高科技是造福人类的,而习近平却是在继承并推动党的下三滥传统。所以也难怪为个十九大,习近平又是命令军警备战,又是要防止政变、兵变和暗杀。
刘霞于2016年秋天创作此诗歌时,妈妈得绝症,弟弟戴罪在身,她的抑郁症和心脏病多次发作,却无人可倾诉。而狱中的刘晓波还以为她没事儿……2017年4月,刘晓波夫妇被严密控制期间,他们迫切希望出国治病……

页面

订阅 监控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