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美中

“猪肉政治学”正是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特质的一个侧面反映。通货膨胀的发生,一直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动荡的导火索。这也是中共多年来一直强调控制物价的原因。控制物价不仅仅是为了市场考虑,更重要的是社会稳定,也是政治问题。
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黄祸”。过去几个月来,无数粗鄙凶恶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上演了霸凌香港学生和支持者的“全武行”的“国剧”,让全世界把他们的野蛮行径“看在眼中,想在心头”——出来混,是要付出代价的。
香港危机一日不解决,内地危机只会继续恶化。因为香港危机从来就不是港人的危机,而是中国当权者与外部世界打交道能力的危机。在美中对抗危及国祚的高压下,香港危机将迫使中共当权者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否则就走不出困境。
在独裁制度依旧的今日中国,和平时期的反美民族主义狂热,在任何意义上都是一柄单刃毒剑,如果任其发展下去,疯狂的民族主义利刃,一旦付诸行动,并不能对美国造成真正的伤害,而只能是利刃反转,刺向中华民族的心脏!
从中国的角度看,美中对抗似进入非理性阶段。但从美国强硬派的角度看,这种非理性就是一种理性,狙击中国的快速崛起,已经成为美方不择手段的手段了。这个世界从此进入多事之秋。
现在习近平也遇到了和毛泽东类似的处境,内外交困,政权不保。以他崇拜毛泽东的思维方式,自然想到了联俄抗美。只可惜他的弱智参谋们没想到,时代不同了,环境条件大不相同。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的结果,至少也是贻笑大方。
中国政府的误判的根源在于体制内外的“舆论一律”,在党内高层,反对或者甚至怀疑习近平的对美战略已经变成了一个是否维护领袖地位的重大政治问题。问题是,中国的“定于一尊”的体制、以及由如此体制产生的自我陶醉的舆论和政策环境能否拿出为美中冲突解套的方案?对此我完全不乐观。
习近平从未在党内形成一言九鼎的地位;习近平的种种动作,如摆脱终身制的限制,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自封“定于一尊”都是因为他想要一言九鼎而不得的努力;美中贸易战谈判在5月份破局和香港反送中示威,使习近平距离一言九鼎越发遥远了。
美国从立国以来,一直都在进行渐进式的改革,美国制度里有自我纠错的机制,这个机制使得她可以避免大起大落的社会大动荡。美国在全球化中得到了很多好处,但分配极不平均,钱到不了美国一般工薪阶层、劳动人民的口袋里,美国的劳动人民最恨中国人,而资本家最爱中国人。
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了5家,超过美国。但人家是靠技术靠开放的市场赚钱,我国是靠互联网人口基数和垄断封闭的市场赚钱。最典型的是谷歌和百度。都在挑战人类的底限。谷歌是挑战人类科技的上限,百度是在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下限。

页面

订阅 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