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女权

益仁平多年来的工作, 利民利国,政府理应支持和鼓励,而不是以种种方式予以抹黑、甚至动用强力部门罗织证据、罗织罪名。国内外各界呼吁释放五位女权人士,政府理应重视这一声浪,而不应当压制、消声 。
近日,新华网、人民网等官方网站发表和转发无署名文章《“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对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宇极尽污蔑之能事。王宇律师撰文对此进行反击,将已发生7年、申诉已达4年、令她不堪回首的冤案真相再次公之于众。她的这段冤狱经历促使她从之前只做民商事案件的律师转型为关注弱势群体、关注公权力受害者的公益律师,并代理了多起所谓的“敏感”案件;也因此,她遭到相关权贵和有关部门的忌恨。 关于所谓伤害案真相的声明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 王宇律师 近日,新华网、人民网突然发布无署名文章《“女律师”打人致聋被判刑,拒不执行判决仍四处接活》,大量官方尤其公、检、法官方微博转发、评论。...
被拘留37 天、于4月13日被取保候审释放的女权人士李婷婷,撰文要求海淀区公安分局尽快归还她的个人物品,尤其是她的小米手环。为什么小米手环对她如此重要?本文详述了她和送给她手环的好朋友Amen之间的情谊,以及在她被抓之后Amen为营救她所做的十分努力。 女权无罪,请给我一个扣押我的手环的合法理由 李婷婷(麦子) 我要我的黑色小米手环,上面写着“女权主义是宇宙真理”的那一个,它现在被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扣押了。 22日,我撰写的控告信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屏蔽,那上面罗列了我以及连同我的朋友和室友被扣押的物品,我仍旧要求海淀区公安分局尽快归还我的个人物品,尤其是我的小米手环。...
在被拘留37天后,王曼、韦婷婷、郑楚然、李婷婷和武嵘嵘以“取保候审”的方式获释。她们并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而是继续作为“犯罪嫌疑人”。她们目前的状况涉及到几方面的限制和管束,包括: 行动自由; 通讯,以及 可能接到传讯以进行进一步调查。 当 局应该无条件释放五位女士 。“取保候审”就像悬在五位活动人士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法律上随时可能依着当局的意愿对公民行动进一步打压。鉴于中国政府正寻求用成文法律手段来解决家暴问题,试图阻碍公民行动只能使其为解决中国面临的严重社会问题而做出的努力付之东流。 “取保候审”简介 * 这一被称作“取保候审”的程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79年,...
11月7日,联合国专家委员会在一份关于中国妇女权益情况的报告中,提出了几十项修改建议, 以表达他们的关切。他们认为,建议一旦被采纳,将能加强中国的民间社会。其中包括: 有关妇女政策和实施的 数据的可获取性和透明 度 妇女权利受侵害后 诉诸法律的途 径 妇女的 政治参 与 民间社会组织对促进妇女权益的组织与参与能力 联合国《消除妇女歧视公约》委员会专家特别强调了以下两个问题,作为附加的后续补充:(一)“报告指出,对司法制度的政治干预,影响了有关妇女权益案件的判决结果”;(二)妇女参政比例不足,以及“报告提到的女性作为独立候选人参加竞选会遭到凌辱和暴力侵害。” 为了改善妇女寻求诉诸法律的途径,...
今天,联合国消除对妇女歧视委员会在日内瓦就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地区女性权利的进展情况提出了一系列尖锐的问题。委员会的独立专家们在与中国代表团全面交换意见时,提出了许多制度上存在的问题,其中包括: 对民间社会的限制和骚扰; 受害者诉诸法律的途径和司法独立; 女性知情权和信息的可获取性; 对少数民族、农村妇女、女同性恋者、双性恋女性、跨性别女性以及残疾女性等弱势群体的歧视;以及 对法律和政策实际落实情况的具体评估。 在回答专家们所提出的具体而有依据的问题时,中国代表团的回应避实就虚,着重从形式上的法律、政策和落实机制来回答问题,并列举了各种数据。但是当问及杀婴行为及其他敏感话题时,...
[吴木琴]广东省农妇吴木琴病重被前夫遗弃,前夫指使堂兄将其从床上拖出门外,将其股骨摔折,造成终身残疾,但报警无人理会。吴木琴临终前在病床上将其悲惨遭遇用手机写成文字发送出去,引起网友关注。

页面

订阅 女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