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武汉疫情/新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仅牵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也对世界造成巨大影响。最早发出疫情提醒的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被警方以“发表不属实的言论”予以警示和训诫,他本人也不幸感染病毒长辞于世。中国当局没有从蔓延的灾难中接受教训,仍限制民众发出任何民间的声音,继续打压试图报道疫情真实情况的公民记者。中国人权特辟“新冠病毒(武汉疫情)”栏目,转发国内民众的呼声,以期在危难中的民众的处境得到关注,其人权得到保护。

热文

国际专家联合声明:各国政府必须促进和保护在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期间信息的获取和自由流通(2020-03-25)

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严重的破坏,联合国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美洲人权委员会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新闻自由代表发表了联合声明。


方方日记完结篇: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2020-03-24)

武汉女作家方方从初一开始写武汉封城日记,在封城第62天的3月24日,她看到通告说:武汉以外地区,已经全部解封,凭绿码可以自由行动;而武汉市,将在4月8日解封。她把这天的第60篇日记做为封城日记的完结篇。方方说,尽管这是她的最后一篇,并不意味着以后她什么都不写,她将仍会像以前一样,在微博上表达其观点,也不会放弃敦促追责的事。她说:“设若有人想轻松勾掉这一笔,我想那也绝不可能。我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也要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新冠治愈者自述:请不要歧视我们(2020-03-24)

70岁的李爹爹在新冠重症隔离病房经历过生死关,他没想到,治愈回家后,周围的人见了他就像见到瘟神一样不加任何掩饰地躲避和嫌弃,他不得不过着“自我隔离”的生活。他说,有一天,他在微信公号文章中读到哈佛大学校长在通知学生撤离学校的邮件,最后的一段话是这样的:“我们每个人都要懂得新冠病毒将考验我们在危机时刻所显示的超脱于自我的善良和慷慨。我们的任务是在这个非我所愿的复杂混沌的时刻,展示自己最好的品格和行为,愿我们与智慧和风度同行。”这段话让他眼眶湿润了,他希望社会能向新冠患者展示善意,不要在行为上视他们为洪水猛兽。他希望社会能走到一个成熟的文明的状态,坦然接纳新冠治愈患者,能给他们宽容的环境:“不要歧视我们,我们是同胞,不是敌人。”


中国部分公民:对我国庚子国难善后国事的紧急呼吁(2020-03-22)

李英之、查建国、林于斌等13名来自北京、福建、湖南、山东等省市的中国公民,就新冠病毒肺炎大爆发这场大灾难,向执政党及其政府发出公开呼吁,要求政府在清明节期间对此次疫难造成的全国死难者进行国家公祭,支持全国民众悼念死难者;国家领导人发表电视讲话深切哀悼死难者,慰问其亲属,抚恤其家庭,进行国家赔偿;国家领导人代表政府向全国人民致歉。呼吁书说,这次国难的代价是极其巨大的,还远未结束,教训是极其沉痛的,绝不能再演第二次,因此深刻总结经验教训是必须的,那首要的就是调查真相和追究责任。李文亮事件的调查结果,责任不应只落在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头上,要查出派出所的背后是谁,背后的背后是谁。呼吁书说这次疫难“就是说假话、隐瞒真相付出的代价”,呼吁政府落实《宪法》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必须允许人民有说真话传真话的自由。


围绕“方方日记”的人物谱系(2020-03-19)

被人们称为武汉“封城日记”的“方方日记” 因其独特的平民兼知识者视角、对疫情的即时真实纪录、对现实问题的叩问、对灾难的人道反思及其不断流出的金句,而引起广泛共鸣。本文则是围绕着“方方日记”所展开的、所延伸的人物谱系,里面包括“日记”的外在推动和支持力量,如《收获》杂志的主编程永新、在幕后辛苦推送“方方日记”的“二湘”、其他的众多应和者,以及那些不仅追看、还热心勤奋地留言的人——他们是力挺方方的“沉默的大多数”,是围绕“方方日记”的人物谱系里序列最长的一支;而那些对“方方日记”的质疑者和乱喷者,也是这“谱系”中的分支。本文揭示由这“谱系”所映射的人心世态。


方方:引咎辞职,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2020-03-09)

武汉女作家方方在3月9日的日记体文章中说:迄今为止,武汉中心医院已有四位医生去世,还有两百多医护人员躺在医院,据说重症名单中还有几位该院的医生,“在如此惨重的伤亡面前,人们不禁追问:中心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医护人员倒下……中心医院的院长和书记是否还配领导这家医院?”“在这里,我想说:湖北和武汉的官员引咎辞职,从中心医院的书记和院长开始吧。”方方还摘录《武汉甩锅大会第四轮开启》的文章,让人们看看官方有关部门如何尽力甩脱自己的责任。方方说,再次希望官方能迅速成立调查小组,彻查疫情究竟是什么原因发展为今天的灾难。


龚菁琦:发哨子的人(2020-03-10)

本文是《人物》杂志在网上发布的对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的采访。被誉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在微信的同学群里披露了不明肺炎有关情况遭到警方的训诫,不久本人在接诊过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医生转发的关于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的图像则是由艾芬最早发出的。艾芬作为传播的源头,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有人也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汉市医院中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中国人权评论:从冠状病毒疫情防控看中共的宣传与做法(2020-03-03)

一边是居民被囚家中,地方政府官员正在实施战时管制——封门、堵路、截物、罚款、拘留,一边是中央媒体渲染市民悠闲踱步,在继续正常地生活,就好像没有发生这种大规模的混乱。这是中国政府擅长的策略:创造和采用两套话语,一套用于对外宣传,一套用于对内实施。


防疫志愿者工资6天被贪污18万,这些还只是个例,希望有关部门严查!(2020-02-23)

我是一名自愿者,防疫在第一线消杀,并且已经被隔离了……就算没钱也会尽自己的力量,但是还有人在赚黑心钱,在发国难财,在贪政府的钱,贪得钱都不用缴税,6天37万工资实际发给我们志愿者只发了17万,贪了18万,这才是仅仅6天,一个月,三个月,五个月呢?人心不可测,我们冒着风险不是为了让那些人得利的,不是让别人牟利赚中央的钱的……招募志愿者 政府给予的待遇,为什么层层打折,国家公款落入贪污人之手 你们毫不知情?


封城后日常三件事:吃饭,睡觉,骂长江日报(2020-02-23)

“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长江日报报道此事的时候,把人家的遗言的前半句写进了报道里,把后面4个字删了。在微信里搜“长江日报”四个字,搜到的朋友圈文章90%都是点名骂长江日报的,标准的报界现象级案例。很多人其实更想骂别的人别的机构,但不敢,长江日报正好弄了这些没脑子的事情,就成了替骂的上好选择,关键是,骂长江日报还很安全。


閻連科:經此疫劫,讓我們成為有記性的人 (2020-02-21)

不能做李文亮那樣的吹哨人,就讓我們做一個聽見哨音的人。不能大聲地講,就做一個耳語者;不能做一個耳語者,就做一個有記性、記憶的沉默者。讓我們因為這次新冠肺炎的緣起、肆掠和蔓延,在即將到來的被稱為戰爭勝利的萬人合唱中,默默的站到一邊去,成為一個心裏有墳墓的人;有記性烙印的人;可以在某一天把這種記性生成個人記憶傳遞給後人的人。


饶建平:到底谁在撒谎?与一位武汉医护病愈者的对话(2020-02-20)

李文亮的同事、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张芸(化名)告诉记者,2019年12月30日他们就知道了疫情的严重性,并向科室主任汇报,不但未引起重视,还被要求不要“引起恐慌”,甚至被训诫;院里那么多医护人员感染了,对外的通报还说什么“未见明显人传人”。


何与怀:方方日记:一场惨烈人祸的现场实感(2020-02-18)

武汉作家方方:“这几天,死亡者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近。邻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妈和老婆都死了,然后他自己也死了。人们哭都哭不过来……”


贺卫方:惨重代价能否换来新闻自由?(2020-02-17)

2019年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在武汉爆发,两个月内已波及全球。中国政府封锁疫情信息,封城封街,强制隔离,无数个人和家庭正在经历人道灾难。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手写文章,质疑政府隐瞒疫情信息,希望惨重的代价能唤醒当局放开新闻自由,因为没有新闻自由,不仅民生多难,而且政府亦无信,更谈不上现代化的治理能力和体系。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声明(2020-02-12)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就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迅速蔓延至全国、全球发表声明,其中包括要求在防控疫情中不得侵犯公民的基本人权;要求立即由全国人大成立应包括独立的专业人士和机构的特别调查委员会,彻底查清“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发生、爆发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即p4实验室是否有关联;查清是谁指挥并下令隐瞒疫情、下令调查并处罚了所谓的八位“造谣者”,同时向八位被传唤公民公开道歉;释放公民陈秋实、方斌等所有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者;要求依法严厉追究各级官员渎职的刑事及行政责任,且中央最高层应有人对此负责,以告慰逝者等。


武汉作家方方:连发泄一下痛苦都不准 真想让大家疯掉?(2020-02-11)


马亚莲:春华秋实 光射大地(2020-02-11)

陈秋实/被强制隔离了/但隔离的原因/决不是冠状肺炎/而是他/说惹权贵讨厌的话/看被权贵掩藏的脏/曝让权贵恐慌的事/守被权贵不屑的德/行被权贵践踏的法/施被权贵丢失的仁/清被权贵封堵的道


张凯:李文亮不是英雄,他就是你和我(2020-02-11)


张千帆:防治病毒,中国需要宪政民主(2020-02-11)


许章润: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2020-02-04)


许志永:劝退书(2020-02-04)

七年前,我写过公开信,希望您带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那曾是国民众望。您把我投入监狱四年。如今,您的手下到处找我,要把我再次投进监狱。

可我依然心怀善念。对所有人心怀善念。我不觉得您是恶人,只是不够聪明。所以再劝一次。亦是众人之期望:习近平先生,您让位吧。


艾晓明、郭飞雄等联署: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致全国人大、国务院并全国同胞书(2020-02-10)


清华部分校友告全国同胞书(2020-02-07)


上海复旦大学校友会 法律界同学会 医药医务界同学会致武汉市公安局的公开信(2020-02-07)


武汉老公安向警察喊话:病毒无党性 人人无免疫 护民保党之间 三思后行(2020-02-07)


武汉十教授的呼吁:李文亮大夫不朽(2020-02-07)


郭飞雄:对新冠病毒传播事件的深层反思(2020-02-07)


梁京: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概念面临挑战(2020-02-04)

随着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继续以令人棘手的凶猛之势席卷全球,许多媒体和团体编制了针对新冠病毒起源、轨迹和传播的英文的时间表。 中国人权选择了以下两份中文的时间表,它们汇集了中国政府、新闻界、科学界、社交媒体等发布的资料以及英文报道的资料,从国内受疫情影响的人的角度和读者对象是中国人的角度讲述了大流行病的故事。 其中一个时间表显然地将中国当局对疫情的认识追溯到2019年9月18日。我们认为,与中国政府的官方叙述和时间表相比,这些时间表更能帮助我们加深对中国人民在疫情期间的经历的了解。

更多 >>

相关网站
  • 未被纪录的Ta们
    截至3月4日24时,中国大陆范围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已确诊80409例,累计死亡病例3012例。然而,由于试剂盒及医护资源的紧缺,有许多疑似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未能得到确诊及收治。在身故后,其死亡证也仅以“重症肺炎”、“病毒性肺炎”等死因进行归档。 “未必纪录的Ta们”正在搜集官方统计数据之外因疑似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的案例,让亡者不被遗忘。
  • whancrisis.com [武汉.人间]
    [武汉.人间] 是一个记录疫区患者求助信息的网站,这些信息从微博上抓取。自2月3日,微博上出现“肺炎患者求助”话题后,累计出现几千份来自疫区的患者求助,虽然有些信息被删除,但 [武汉.人间]仍抓取了几千份当时未被删除的信息。中国人权无法一一核实这些信息的真实性,但很多信息有名有姓有照片,有所在位置和联系方式,有些附有医疗检验报告。从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看到数据背后每一个活生生的跟你我一样的人,体会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无助、挣扎、绝望和生离死别。

被誉为新冠病毒“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因在微信的同学群里披露了不明肺炎有关情况遭到警方的训诫,不久本人在接诊过程中感染病毒去世,而李文亮医生转发的关于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的图像则是由艾芬最早发出的。艾芬作为传播的源头,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称她是作为专业人士在造谣。有人也将她称为“吹哨人”,艾芬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那个“发哨子的人”。截至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已有4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是武汉市医院中职工感染人数最多的医院之一,据媒体报道医院超过200人被感染,其中包括三个副院长和多名职能部门主任,多个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维持。采访中,艾芬数次提起“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特别是对于过世的同事,“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之死引发国人对言论自由的呐喊。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在微信的同学群里披露了不明肺炎有关情况,4天之后,他被警方以“发表不属实的言论”予以警示和训诫。李医生在接诊过程中自己被感染,于2020年2月7日去世。1月30日,他在接受“财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

图片

Art work commemorating Dr. Li Wenliang, Central Park, NYC, February 2020  纪念李文亮医生的艺术品,纽约中央公园,2020年2月
纪念李文亮医生的艺术品,纽约中央公园,2020年2月

 

Wuhan People Save Themselves

 

 

 

今夜,我为武汉吹哨

视频

自2019年底肆虐中国的新冠病毒疫情目前暂有缓解。根据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字,三个月内,全国有三千多人在这场疫情中丧生,其中绝大多数死者在武汉。疫情过后,人们安葬逝者的同时,开始诘问这场突如其来的大灾难究竟是谁之过。武汉张先生的父亲今年1月原本为一次外科手术而住院,但他最终死于新冠病毒。张先生说:“人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我需要一个交代,我需要一个说法”。


李泽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前央视CCTV7主持人。北京时间2月26日晚,一群不明身份人员挟持其朋友并持续敲门几个小时,晚10时左右其被迫开门,随后失联。李泽华以公民记者身份实地采访武汉百步雅亭社区,报道武汉天价招聘搬尸工,并前往武昌火车站地下停车场采访外地滞留武汉的务工人员。在失联前与 “石头记”频道连线的视频中,李泽华说:“鲁迅说,咱们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为民请命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这才是中国的脊梁。我不愿吞炭为哑,我也不愿意闭目塞听。” (见视频12:10-21:10部分。视频右边为李泽华被搜查现场情况,左边为该频道主持人而非李泽华。)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