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陈云飞:法庭最后陈述

New!
2019年04月03日

还有一天,即2019年3月25日,就是人权活动家陈云飞刑满出狱的日子。这样一位深怀八九赤子之心的民主志士被囚禁在没有阳光的监狱里整整4年,他的亲友、同道都在热切地翘望陈云飞获得自由的那一刻!

陈云飞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是八九民运的直接参与者。2007年6月4日,《成都晚报》上的一则广告引起轰动:“向坚强的64遇难者母亲致敬。”短短的一行字,将被尘封了18年的历史再现于尘世间,唤醒了多少人不该忘怀的记忆,于是,刊登这则广告的陈云飞被控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6个月。自此,对他如影随形的监控开始了。

陈云飞身上有很多的标签:笑侠、怪侠、盗火者、憨逗、民主斗士、行为艺术家,这些都是朋友们对他的嘉许。他还有其它的别号:陈犯儿、高级驯兽师、陈式劳改农场农场主,这常常是他的自我称谓。

云飞入狱前的几年时间里,投入全部的热情和精力参与公民抗争运动,因此被30多个各地派出所传唤。“快乐维权”是他独特的抗争方式,在国家机器面前,他以幽默而又充满智慧的话语坦然对之,面对这头横行已久的“怪兽”,我们需要千千万万个像陈云飞一样的“驯兽师”。

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与一众朋友前往成都市双流县和新津县为六四遭到屠杀的吴国锋、肖杰两位大学生扫墓途中,遭到百余名警察的围堵,随后陈云飞强迫失踪。其实,26年来,陈云飞每一年都会在清明节、六四祭奠殉难的大学生和六四英灵,只是,这一年,也许是掌权者终于有一个机会可以直接将陈云飞关进监狱,亦或是掌权者早已布下的一张针对全国反对者的大网开始收拢,抓捕云飞只是下一场大抓捕的预演。

陈云飞被秘密羁押30余天后,外界才得知陈云飞已经因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被抓捕的第二天就被刑事拘留,关押在新津县看守所。在一年多的关押中,陈云飞曾被14天不间断地戴着手铐脚镣,遭受的酷刑包括把手和腿铐在一起的“龙抱柱”和把手和脚铐在一起的“鸡啄米”,等等。坚强乐观的云飞,不管遭到怎样的折磨,一直否认所有强加在他身上的控罪,直到即将走上中共的审判台,他甚至都想再幽默一把:身着睡衣,面对审判“打瞌睡”,以此来抗议法庭的不公审判。最终,他被控以“寻衅滋事罪”获刑4年。

而今,与陈云飞一起参加为六四殉难的大学生扫墓的友人中,陈兵于2016年因“六四酒案”被非法羁押至今未审;曾代理过陈云飞案的隋牧青律师已经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另一位代理律师刘正清也未能摆脱被剥夺律师执业权的命运;陈云飞做为慕道友的“秋雨圣约教会”被取谛,教会成员中仍有十余人被羁押;陈云飞入狱后一直为他呼吁的同道加弟兄张国庆、王怡等人也成了囚徒……

在中国,反抗者的命运从来都是从小监狱走出来,在遍布监控的大监狱里拚尽全力去一点一点地推动社会进步,不知道哪一天,又可能重新被投进小监狱。

所幸的是,在争取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道路上,行走着无数个陈云飞和他的同道们,为了建设一个公正自由的中国,奉献着自己的所有!

 

附:陈云飞的法庭最后陈述

亲爱的律师、公检法老千们:

我被折腾了两年多了,我的感觉就像孙悟空在炼丹炉中,舒服极了。对我的迫害、殴打、戴脚链,就像做数学题,越难越有趣,意义越深远。再次感谢公检法老千们对我的打造,感谢你们把我打造成宣扬言论自由、反对独裁暴政的品牌,推向全世界极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其实我没有那么好,那么勇敢。

此案稍微正常,懂常识和有良知的人,都明白我无罪。老千们的指控才是明目张胆的寻衅滋事。我所做所说完全是现有法律框架内的活动,是对周永康、李春城、李昆学等伪公仆暴政的控诉、揭露与批判。成都市、四川省、中央政法委老千们参与对这类政治犯的折腾,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周、李爪牙,秋后算账;要么是你们由周时期的跟踪、恐吓、殴打、黑监狱、绑架直接变成了现在的赤裸裸的监狱。进一步说明现在公检法老千们更毒了、病得更重了。在周、后周时期,我对在监狱门口徘徊的官员,总是苦口婆心地提醒:前面是万丈深渊、回头是岸,但他们仍我行我素,后来陆陆续续都进去了,从周永康到李春城,再到李昆学,网友们都笑我是乌鸦嘴,提谁谁入围。

而今现在眼目下,大家要问我最后陈述,我只能告诉你们,老千们悬崖勒马,独裁必亡。文强之后是王立军,李昆学之后是……在此我也祷告,主啊,求你宽恕我(此罪非彼罪),也请你宽恕老千们,因他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以上祷告是奉天父天子耶稣之名。

陈述人:陈犯云飞(高级业余驯兽师)
职称:正在晋级中
2017年3月30日

——转自中国公民运动(2019-03-24)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58期,2019年3月29日—2019年4月11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