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黎学文:五年前,一千天

2018年05月10日

今天是王全璋律师被失踪一千天。关心王律师及其妻儿的朋友自然知道这一千天意味着什么,即使是对那些不关心的人而言,一个人失踪一千天没有任何消息,也是一件无法理喻的事,可这样的事在魔幻之国已经不能算是魔幻了,它真实的发生在我们的世界。

难以思议的巧合是:2013年4月5日,正是王律师在江苏靖江被司法拘留后释放的日子,而我就是那一天认识他的,距今正好整整五年!五年前他获释,网络世界一片沸腾,王律师开始广为人知,而五年后的今天,他被人间蒸发整整一千天,而人们却少有关注。这五年,我们生活的世界发生了显著的变化,王律师的苦难便是其中的一个鲜明的见证与缩影。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在尚未被删除的几个角落,我看到了五年前我写的《靖江专访被释放的王全璋律师》一文。那是网友根据我在靖江声援现场发布的微博整理而成的。我现在依然记得,五年前今日的凌晨,我在靖江某宾馆半睡半醒中,接到也在那里声援的贾灵敏老师的电话:黎老师,王律师放出来了。我大叫一声:好!然后起床去找贾老师,再去找到王律师,和同来的纪录片导演一起做了一个即时专访。如今,当年和我一起声援王律师的贾老师已经深陷黑暗四载了。五年前,王律师的名字还可以全部用汉字来发布,而如今,却只有用字母代替了。为备忘,现原文发布在此:

在靖江专访凌晨一点多释放的王全璋律师,疲惫的王律师叙说法院以扰乱法庭秩序为由拘留他的经过:当日王律师对自己交给法庭的文件拍照留档,法警326113冲上来粗暴抢手机,审判长王平庭审结束后,王平命令法警把王律师关到法院的小黑屋,无任何手续。王律师一个小时后被关到会议室,法警326113把给王律师的水打掉,不让他喝水,审判长王平大声呵斥他,王律师说靖江法官王平是他见过的最狰狞的法官。四号凌晨零点四十五分,法院一大帮法官和便衣到来,向王律师宣布以“扰乱法庭秩序,情节严重”为由进行拘留。拘留后,王律师被带上手铐带往看守所,法警326113故意往里扣,王律师展示手腕至今未消失的伤痕。今日凌晨一点多,靖江法院以在拘留所表现良好为由释放。在拘留所,王律师没钱买早餐,一个因吸毒进来的少年犯给了王律师一个咸鸭蛋,让他极感动。里面的被拘留人员不解:律师怎么也被*抓?!拘留所长不错,王律师被允许看书,他挑了一本《道德经》看,他说:为王登朝辩护时,看到王登朝读《道德经》。

当时的记录虽然是简短的,可那时的民间氛围却是热烈的。我现在还记得采访王律师的深夜,他狭小的宾馆房间被来声援他的各地公民和律师挤得水泄不通。我记得当天上午,一大群网友簇拥着王律师去了拘留他的靖江法院门口,举牌拍照。王律师手捧鲜花,笑得腼腆而开心。贾灵敏老师和我分别举着公民两字,旁边是坐飞机过来声援的徐灿律师,不幸的是,他已患癌症去世了。尽管现场围了许多便衣,不停的对我们拍照,可大家毫无畏惧,欢声笑语一片,那是公民围观的黄金时代。我还记得在尔后中午的聚餐中,斯文的徐灿律师豪爽的说:今天有这么多各地的朋友过来声援我们律师同行,我很感动,今天的聚餐我请大家!席间,王律师端起酒杯给大家敬酒表达感谢时,只说了一句话:“从今以后,我要为捍卫人权奋战到底。”五年了,他的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现在还记得王律师当时说这句话的样子:他端着酒杯,微低着头,几乎一字一句,吐字缓慢,声音疲惫而坚定,仿佛每个字都是从喉管里抠出来的。

自那以后,在北京和王律师又见过两次,一次在饭局,一次在那个被端掉的律所。虽然没有深入交流,但感觉到同道的相投。熟悉他的人都说他话不多,却是个勇敢勤奋的拼命三郎。再后来,他被失踪,一天又一天,没有任何消息。直到他的妻子文足女士收起眼泪,勇毅的站出来,大声抗争,一次又一次,一千天过去了,一直在路上。

今年春节我取保在家乡,偶然遇到了他的妻子文足和他们的儿子泉泉,五岁的泉泉已经很懂事了,他得知黄思敏是律师后居然说:女生律师很少哦,你们都是和我爸爸一起打怪兽的呀!他喜爱踢足球,活泼,可爱,看上去和同龄男孩没什么不同,可是他会经常做恶梦,会梦到妈妈被坏人抓走。他还知道国宝是什么。他至今没法上学,偌大的京城,没有一家幼儿园敢收他。可怜的泉泉,从幼年起就得开始面对人世间罕见的压迫。

今日一千天,回首五年前,王律师,如今在何处,安否?此刻,京城突然变天了,四月飞雪,是否老天有知了,那漫天飞雪,是否是为王律师流下的泪花?

——转自参与(2018-04-05)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34期,2018年4月27日—5月10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