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司法公正

中共四川當局以疫情為由阻止黃琦與垂危之中的母親見最後一面,這完全是喪盡天良,違背法制與人權。疫病只是個藉口,而阻止黃琦與母親見最後一面,才是目的。當局這種完全不顧人倫道德的行徑,是公然背離人類文明,挑戰人道底線。
  • (709 Mass Crackdown) Li Heping, lawyer, whereabouts unknown since July 10, 2015, charge unknown.
經過了那件事,又經過了今年的疫情,我有一個判斷,先有709,後有404;沒有公義的法治,就沒有美好的一切。
中國人權注:繼 許志永 和 李翹楚 因 12.26公民案 被強迫失蹤後,導演陳家坪因拍攝有關許志永的紀錄片也於3月初在北京被帶走,並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距今已有70日。家人不知其關押于何處,律師也無法會見。以下是陳家坪妻子無法寄出的信。 親愛的家坪: 今天,是你被帶走七十天的日子。距離上一次寫信,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我似乎越來越衰竭,然後是無窮無盡的忙,但是卻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好,似乎只有發呆才是我最主要工作。我需要長長久久地發呆,沒有人打擾地發呆,在這個發呆的狀態中,把一團亂麻一樣的思緒,整理得如同無數團亂麻。 他們總是說,你快要回家了。一個“快”字,...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從七年前刑辯大咖歡聚一堂一腔熱血提出「刑辯十策」以推動法治到後來紛紛被中共十面埋伏變成「律師後」,陳建剛清點當年理想並歷數中共打壓維權律師的種種卑劣手段,罄竹難書。 以下為陳建剛律師惠寄並由中國人權編輯的《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中國人權律師的處境 ■與燈塔國的差距 前幾日參加臺灣央廣廣播節目,談論唐吉田、劉巍二位律師被中國政府吊銷律師證十周年的事情,同時回顧十年之間中國司法、人權狀況的變化。瞭解到臺灣律師執業的一點信息,比如一旦取得律師證,這幾乎就是終生的職業,政府不會吊銷證件,更沒有所謂的年檢、考核之類。律師在國家機關面前也是受到職業的保護,比如,即便在幾十年前美麗島案件的時候,...
2020年4月30日是唐吉田和劉巍被吊銷律師執照10周年。2008年唐吉田和劉巍號召北京律師參與律師協會直選,因此受到迫害在2010年被吊照。陳建剛為此撰文,回憶跟唐吉田的相識相知及自己從商業律師轉型為人權律師的過程,指出中共對人權律師的迫害無所不用其極,追求民主法治的律師們因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2020年是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被吊銷律師證的第十個年頭,許多律師在撰文紀念之時也在提及當下,我流落海外,疲于學業,又要學習英語,事煩人懶,本來想逃責,但唐吉田律師、劉巍律師都是我熟識的朋友,尤其是唐律師,過從幾乎貫穿我律師執業的整個過程。想想我還是要寫一點故事,算是舉輕明重,抛磚引玉。...
“709”人權律師王全璋服刑期滿出獄後被送到濟南遭強制“隔離檢疫”,但14天隔離期滿後仍不能回京與妻兒團聚。王全璋的姐姐王全秀髮微信說,4月23日上午她到聖井派出所問員警:“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員警說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於他改造,並說“王全璋被剝奪政治權利5年,說白了,王全璋還算是在服刑”。員警還對王全秀說:“你們在網上發些東西對他不利”。 王全璋姐姐的微信內容如下 : 我陪著全璋2天了。弟妹文足和侄子泉泉眼巴巴的在北京盼著,我一想起來就揪心的疼。 今天上午,我到聖井派出所,想找所長問清楚:是誰不讓王全璋回北京? 我跟值班的員警說明來意後,他就說向領導彙報。我等了半小時,所長沒來,...
鄭州市律師協會于2020年4月2日就 劉瑩瑩 律師發佈《今天,漢口殯儀館領骨灰的家屬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的博文決定「給予警告」處分,稱該文涉嫌利用網路、媒體炒作未經核實的現象,散佈挑動對政府不滿言論。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對此表示極其震驚和憤慨,特發表聲明,指出:鄭州市律協的決定違反中國憲法和國際法檔;劉瑩瑩律師的文章所述事件均有據可查;劉瑩瑩律師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無任何違法和不當之處,而真正違法、違約、反人權的是鄭州市律協,真正醜化中國共產黨及中國政府的是鄭州市律協。鑒於此,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強烈呼籲全國律協高度重視其會員因行使公民權利遭非法打壓的事實;強烈要求全國律協、...
北京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致信北京市市長和7位副市長及市政府秘書長,請求這些北京市民的「衣食父母官」對自己的市民遭受到的不公,立即給予保護與營救。信中說,余文生律師已經失去自由807天:他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北京市國保人員強行帶走,後被帶到江蘇徐州關押;案件於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迄今未判;余文生律師被嚴重超期羈押,在關押期間從未被允許會見律師,家人不知其死活。許豔請求這些官員「當官能為民做主」:1、立即去徐州市調查余文生律師現在的身體情況、有沒有遭到酷刑,並請給予家屬答覆。2、明確要求江蘇省徐州市政府立即無罪釋放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師。3、...
基督教教友蔣湛春被以“涉嫌尋釁滋事、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刑事拘留,關押在鎮江市看守所。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家庭教會的長老徐永海為該教會因信仰、維權等原因而被抓、被關、被判刑的眾多教友呼籲,希望得到社會的關注。 我們教會一些肢體在苦難中望給予關注為此禱告 (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家庭教會) 徐永海 2020年3月5日 1、 2020年2月27日,馬玉珍姊妹通過微信給我發來了,她的丈夫蔣湛春的《拘留通知書》。蔣湛春弟兄以“涉嫌尋釁滋事、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罪”刑事拘留,被關押在鎮江市看守所。 在去年的2019年9月26日,蔣湛春弟兄在北京被抓,押回到戶籍所在地的江蘇鎮江,以“涉嫌尋釁滋事”...

頁面

訂閱 司法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