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民主和政治改革

國際特赦的凱瑟琳·巴伯爾和科琳娜-芭芭拉·弗朗西斯,國際人權聯盟的安托萬·馬德林,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文森特·梅滕,人權觀察的芮莎菲,對歐盟—中國人權對話進程進行了評估。 中國人權翻譯 一些政府已經推出了以閉門為主的雙邊進程作為其在人權問題上與中國進行接觸的一部分。歐盟與中國的人權對話於1995年開始,1996年春中斷,1997年11月恢復;通常每年舉行兩次,在歐盟主席國首都和中國的北京輪流進行。在對話舉行的同時召開專家和學者研討會,研討會的主題有廢除死刑、批准和執行國際公約等。此外,一些切實可行的合作項目,包括律師培訓、支持殘疾人的權利等,也得到開發,有些仍在進行的項目已有十年之久。
2008年12月9日 一、前言 今年是中國立憲百年,《世界人權宣言》公佈60週年,“民主牆”誕生30週年,中國政府簽署《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0週年。在經歷了長期的人權災難和艱難曲折的抗爭歷程之後,覺醒的中國公民日漸清楚地認識到,自由、平等、人權是人類共同的普世價值;民主、共和、憲政是現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構。抽離了這些普世價值和基本政制架構的“現代化”,是剝奪人的權利、腐蝕人性、摧毀人的尊嚴的災難過程。21世紀的中國將走向何方,是繼續這種威權統治下的“現代化”,還是認同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建立民主政體?這是一個不容迴避的抉擇。
由中國人權翻譯 2010年1月19日,捷克劇作家、前異議人士、捷克斯洛伐克最後一任總統、捷克共和國首任總統瓦茨拉夫•哈維爾,就劉曉波、《零八憲章》和在共產主義體制下進行民主改革的艱難進程等議題接受了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的採訪。哈維爾是《七七憲章》的起草人之一;該憲章呼籲在捷克斯洛伐克保障人權和進行政治改革,並啟發了中國的《零八憲章》的誕生。自劉曉波(《零八憲章》的起草人之一)2008年12月被拘留以來,哈維爾一直為他進行呼籲。2010年1月6日,哈維爾同其他兩位前捷克異議人士聯署了一封給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公開信,抗議中國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劉曉波11年徒刑。...
2010年2月5日 中國著名異議作家廖亦武受德國科隆文學節的邀請,準備動身前往德國從事文學交流活動。廖亦武多年來一直受到中國當局的監控,不准許他出境。這回公安部門又再次不准他出國。為此,廖亦武給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寫了一封公開信,請求她的幫助。 親愛的默克爾夫人: 遙遠地問候。 我叫廖亦武,中國底層作家,前不久,我的第一本德文作品《Fräulein Hallo und der Bauernkaiser:Chinas Gesellschaft von unten》由FischerVerlag推出,由於深受讀者和評論界推崇,賣得相當不錯,FischerVerlag正打算推出我的第二本德文作品,...
2000年1月13日 親愛的鬍子或禿頭: 夜以繼日地讀你的《證詞》,劉霞讀得快,我讀得慢。一目十行與逐字領會之間,你應該知道哪頭更熱吧。以後你再豬腦子,也該知道對誰應該坦蕩,對誰應該曖昧了吧。 與你四年的牢獄相比,我的三次坐牢都稱不上真正的災難,第一次在秦城是單人牢房,除了一個人有時感到死寂外,生活上要比你好多了。第二次8個月在香山腳下的一個大院中,就更是特殊待遇了,除了沒有自由,其它什麼都有。第三次在大連教養院,也是獨處一地。我這個監獄中的貴族無法面對你所遭受的一切,甚至都不敢聲稱自己三進三出地坐過牢。其實,在我們這個非人的地方,想有尊嚴只剩反抗一途,所以坐牢只是人的尊嚴的必不可少的部分,...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中共黨魁胡錦濤首次正式訪美,依然沿襲六四以來對美外交的低調務實,意在保持穩定的中美關係。為減少中美貿易逆差,中共送上162億美元的大訂單;為安撫美國對知識產權問題的關注,胡錦濤到微軟總裁比爾•蓋茨家做客,在訪問微軟公司時高調重申保護知識產權;為了緩解美國對中共管制匯率的強烈不滿,中方承諾將越來越靈活地處理匯率;胡錦濤在美國一系列演講中均表示:中美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和堅實的合作基礎,肩負著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的重要責任,一個健康穩定、不斷發展的中美關係,不僅造福兩國人民,而且有利於亞太地區以及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繁榮。同時,...
劉曉波 2005 國家由它的民眾構成,民眾是一個國家的主體,也是國家主權的來源和國家利益的擁有者。在一個合理的政治制度下,政治權力來自民眾的授予,政府靠民眾血汗養活,政府或執政黨僅僅是國家的公僕而非國家的主人。政府必須真正地而不是口頭地把民眾當作衣食父母,而把自己當作民眾公僕。所以,政府的首要職能是善待自己的人民和提供公共服務,無論是權力和國家財政,都必須做到“取之於民而用之於民”;政府所代表的國家利益必須具體化為民眾的利益,最終具體落實為個人的安全、財產、自由和民主等諸項法定權利。 總之,尊民愛民、特別是尊重和保障民眾用和平的方式置疑、批評、甚至反對政府決策的權利,...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後毛時代的中共政權,雖然獨裁依舊,但並不狂熱,而是理智的獨裁,越來越精於利益計算。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後,任何努力都無法緩解中共意識形態的急遽衰落,加上跛足改革帶來的惟利是圖、普遍腐敗和兩極分化,更使政權的合法性危機雪上加霜,以至於,即便是獨裁化民族主義的煽動,也無法真正凝聚民意民心。所以,中共維持政權的主要方式只能乞靈於經濟高增長和利益收買。沒落的帝制傳統、腐朽的拜金主義和垂死的共產獨裁相結合,演化為那種最壞的掠奪型資本主義和現行的灰色統治方式,極端機會主義的統治也使今日中共獨裁呈現出模糊多面的特徵。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2005年10月19日,中共國務院新聞辦於發佈了《中國的民主政治建設》白皮書。儘管這是中共掌權後發表的第一份關於民主建設的白皮書,但除了白皮書的公佈本身之外,其內容毫無新意。 白皮書的核心內容是關於“國情論”、“黨權論”和“中共英明論”的論證。
劉曉波 2006 [English / 英文] 經過了二十多年的改革,由於中共在政治上的權力自私,也由於民間力量的分散,短期內還看不到足以任何改朝換代的政治力量,官權內部看不到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式的開明力量,民間社會也無法聚積起足以抗衡官權的政治力量。所以,中國向現代自由社會的轉型過程,必然是漸進的曲折的,時間的漫長也可能超出最保守時間估計。 同時,相對於中共政權的強勢而言,民間社會仍然弱勢,民間勇氣不夠及其心智還很不成熟,民間社會還處在最初的發育過程之中,因而也無法在短期內培育出足以替代中共政權的政治力量。在此情況下,中國政治體制及其現政權的改變,任何急功近利的計劃、綱領乃至行動,...

頁面

訂閱 民主和政治改革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