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國際人權

如特別報告員所強調的,江天勇是從事那種工作的核心人物,這有助於穩定,而不是與維穩相衝突(第75段)。成員國必須要求釋放江天勇和其他因維權工作而遭受懲罰的人,抵制將合法行使受中國和國際法保護的權利定罪的行徑。國家主權不能被合法地用來攻擊聯合國專家的獨立性,及破壞既定的實況調查團的職權。
在四月六日至七日中美兩個世界大國的領導人舉行首腦會議前夕, 中國人權 敦促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施壓,要求中國政府停止嚴重侵犯人權、詆毀法治和鎮壓民間社會的行為。 習近平政府試圖迴避中國人權問題,打著“主權平等”的旗號攻擊其批評者,拒絕人權的普世性。特朗普政府必須堅定地把國際人權標準作為處理美中關係的核心原則。當中國聲稱自己為全球政治領袖,其無視本國人民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行為已經產生了區域和全球性的影響,包括對美國經濟和美國人民。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特朗普總統上台時承諾糾正美國嚴重的對華貿易逆差和創造就業機會,他不應忽視這個事實:中國的‘競爭優勢’...
(2017年3月15日發表,中文由 中國人權 翻譯) 主席先生: 本聲明由 國際人權聯盟 與聯盟成員“ 中國人權 ”組織一起發表。中國政府繼續對維權人士和律師採取抹黑宣傳、強迫失踪和認罪、延長審前拘留、酷刑等手段。它還試圖根據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限制國際社會對中國獨立民間社會團體的支持。 中國政府還以“國家安全”為名,正在進一步收緊對互聯網上和網下言論的控制,而且繼續從文化、宗教和政治方面加劇對其少數民族、特別是對藏族和維吾爾族人民的壓制。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必須堅定地支持國際人權標準,抵制中國竭力使其“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人權”說辭合法化的企圖。
我們必須盡我們的全部能力行動。在我們單獨的行動不夠的地方,我們必須敲響警鐘。我們必須支持每個人的權利,包括她或他批評當局的權利。馬丁∙恩納爾斯獎是為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和民間社會行動者進行宣傳的強有力的榜樣。它提醒我們,雖然我們誰也不能單獨拯救世界,但我們所有人在一起能夠服務於世界,在一起我們就有影響。
國際人權問題具有普世性和不可分割性,相互交織、相互依賴並相輔相成。它所代表的核心普世價值應該成為我們設定目標的出發點和審視問責的歸結點。
聯合國赤貧和人權問題特別報告員菲利普·奧爾斯頓今日在北京發表聲明。聲明中說:雖然中國近年來在減緩赤貧方面取得“非凡的”成績,但取得進步的同時,也存在“嚴重不平等現象”,“十分薄弱的……承認經濟和社會權利的立法框架”,以及“一場精心設計的在法律秩序的名義下進行的箝制運動……顯著減少了尋求補救或通過任何法律或行政機制疏導壓力的選擇”。 這項聲明是奧爾斯頓在對中國為期9天(8月15日—23日)的訪問結束後發表的。這是他對中國的首次正式訪問,旨在評估中國政府在消除貧困方面的效果以及“ 這些努力是如何依照履行其國際人權義務的 ”。 奧爾斯頓強調,如果各國政府不把經濟和社會權利視作 人權 ,...
郭飞雄行将再转入监狱,探望后的姐姐传出他的心愿:“入狱后要求有书看,不下跪,不被强迫劳动,不被打”。还说若再被酷刑折磨则自己绝食,也要求妻子“带一对儿女到联合国门口绝食”。并说曾在“2007年,郭飞雄刚进梅州监狱的时候,狱警让他抱头下蹲,他不接受,狱警就指使另一名在押人员打郭飞雄,从楼梯上踢到楼下,打得飞雄满地滚,直到在场200多在押人员发出嘘声,才有管理人员出面,说不要弄出人命来,打手才住手”。 一个对国家和民族充满了积极美好期望的无罪的读书人,被这黑暗的时代投入监狱,这本身就是在戕害天良人理,更复入狱后逼迫他下跪,强迫劳动,进行野蛮殴打。 飞雄是有过牢狱及酷刑经历的。...
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寫: 6月13日上午11點我先後乘火車、汽車歷經二十多小時趕到陽春監獄,拿著楊茂東妻子的信件,要求會見楊茂東勸說其停止進行了三十多天的絕食行動。監獄信訪接待室、陽春監獄獄政科科長、辦公室主任接待了我。拒絕我會見楊茂東,理由是我每次會見都引發國際國內輿論的極大關注、聚焦。我不明白,即使我有本領操控輿論,這能成為獄方拒絕我會見的合法理由嗎?經過和多方面溝通,我在陽春監獄大門外等待了3個小時,仍然被拒絕見楊茂東,並拒絕接受我送去的書籍。經過8小時露天靜坐抗議、言辭交涉,6月15日獄方才勉強同意我寫封短信,由他們轉交楊茂東。楊茂東看信後寫一封信給我。楊茂東的回信不允許我帶走,...
中国人权 从知情人士处获悉,正在狱中绝食的维权人士 郭飞雄 (本名 杨茂东 ),其姐 杨茂平 今天到阳春监狱,要求会见郭飞雄,并转交其妻张青要求他停止已危及其生命的绝食的 信 ,但监狱当局故意阻挠,拒绝杨茂平的会见要求。郭飞雄先前曾对姐姐说,只有当他见到姐姐时才会停止绝食抗议。 目前,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带着两个孩子住在美国。张青日前写信给郭飞雄,用电邮传给杨茂平转交,要他停止绝食。杨茂平通过快递公司把这封信送到监狱。狱方告诉杨茂平他们已经把信给了郭飞雄。但据知情人士说,郭飞雄家的一位北京朋友于6月14日下午打电话到监狱,狱方说他们“正在研究”是否要把这封信交给郭飞雄。...
楊茂東,你好! 見字如面! 我對你的情況有大致的了解。我非常理解在這種極端的處境下你的絕食抗爭,同時我也非常擔心你的身體,擔心你的生命安危,因此我和孩子們出外為你做了一些呼籲,見了不同的人。 有很多老師們、朋友們讓我轉達他們對你的問候,大家都很關心你的身體狀況,對你的絕食抗議表達理解。你的要求也很合理,因為發生在你身上的人權問題,其根源還是政治制度問題。在這種制度下,政治犯的待遇最差。改善關押的所有的政治犯的待遇,這一點當局是能夠做得到的事。這已經是很低的要求。 如果當局對的處境有改善,你認為最基本的必須的關押條件有改善,請你綜合各種情況,考慮停止絕食,以後再根據實際情況再作其他討論。...

頁面

訂閱 國際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