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刘士辉

愿美国继续发挥自由民主灯塔的作用,将自由之光照亮世界仅存的少数几个独裁国家。我们祝愿美国与中国人民一道,联合世界上的所有正义力量,合力摧毁和铲除盘踞在灾难深重的中华大地上、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的中共独裁政权。让我们发自内心地祝福这个国家。
中国当局对“709”大抓捕中被捕的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和出席庭审、违反无罪推定原则迫使其在开庭之前上电视认罪等方式打压律师,其后又不断对“709”案的辩护律师和其他维权律师以注销、吊照律师执照甚至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鉴于此,刘巍、滕彪、刘士辉等律师发起联署声明,呼吁司法部门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及其作为公民的基本人权,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律师。 中国律师关于尊重和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声明 刘巍、滕彪、刘士辉 2015年7月9日,针对中国人权律师和人权捍卫者的“709大抓捕”中,办案部门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变相秘密关押、...
在辞旧迎新之际,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发表新年献辞,称尽管2017年“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公权肆意违法、冤案接连不断,人权律师继续遭受迫害,但他们在2018年仍将一如既往地追求自由、民主、法治,继续为那些冤屈者、良心犯辩护,以捍卫人权,促进公正。2018年是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周年,他们呼吁当局履行承诺,尽快批准该公约,让每个中国人都能堂堂正正地做一回公民。 惟有坚持才对得起这个时代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年新年献辞 雾锁神州,霾罩中华。当我们用这两句话开始2018年新年献辞的时候,朋友们可想而知我们的内心是一种何等的酸楚和悲凉。但是苦难愈深重,人权律师们愈加坚定...
当下中国,作为人权律师,刘士辉面对殊荣与质疑,我们需要勇气和担当。我们不得不以自己的绵薄之力,阻止我们这早已苦难深重的国家在蔺其磊专制与极权的泥淖中滑落更深!我们希望,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安居乐业;我们更希望,未来自由人权之唐吉田花,开遍中华大地!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709事件,作为一次至今仍在持续的践踏人权法治的逆流、狂潮,具有标志性意义,也许意味着这国和平转型梦想的彻底破灭。709事件是当局继打压新公民运动及南方民权运动以来,打压维权运动的高潮,但我相信,709事件不是维权运动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
中国人权 获悉,广东律师 刘士辉 昨天下午在广州市越秀区大东街派出所被警方拘留。他是去大东街派出所要求了解维权人士肖青山、张圣雨和马胜芬的关押地点时被拘押的。据网友发布的信息,他已于次日被转移关押地点,目前下落不明。 去年12 月中旬,刘士辉律师受维权人士 陈建芳 委托,就其2013年9月14日在广州白云机场被阻止登机前往日内瓦参加一个人权培训并观摩联合国人权机制的运作一事,分别对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和广州白云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提起诉讼。刘士辉 表示 ,起诉当日,白云区法院没有直接立案,称要“经过领导批准”。 陈建芳认为警方对刘士辉律师的拘留,“...
2013年12 月13日,刘士辉律师受维权人士 陈建芳 委托,就其2013年9月14日在广州白云机场被阻止登机前往日内瓦——去参加一个人权培训并观摩联合国人权机制的运作——分别对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和广州白云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提起诉讼。刘律师在本文中说,白云区法院没有正式立案,称要“经过领导批准”。刘律师不同意法院声称的边检部门履行的是国家安全职能的说法,他反驳说陈建芳告边检的案子无疑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因为边检部门履行的就是边检职能,执行的是《出入境管理法》。刘律师警告说,该案不仅仅是陈建芳个人的案件,同时也关乎所有有出国需求的不特定多数人。《行政起诉状》和《行政暨行政赔偿起诉状》附后...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在声明中谴责当局对刘士辉律师的抓捕——刘律师于1月5日到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大东街派出所了解先前被带走的三名维权人士的下落时被羁押。律师团称对刘律师的羁押非法,要求立即释放他。 2013年12 月中旬,刘士辉律师受维权人士 陈建芳 委托,就其2013年9月14日在广州白云机场被阻止登机前往日内瓦——去参加一个人权培训并观摩联合国人权机制的运作——分别对广东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和广州白云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提起诉讼。白云区法院没有立案。 刘士辉原系广州执业律师,因其办理郭飞雄非法经营案申诉等维权案件,遭广东司法行政部门打压,无法正常执业。刘律师对人权法治事业孜孜以求,...
订阅 刘士辉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