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王宇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面对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权律师绝不会退缩,将责无旁贷,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直面困难和挑战,像战士一样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精卫填海,子规啼血,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这是我们的主动选择,也是我们的宿命和使命!
“709”案被捕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被羁押900多天至今见不到律师,而在王宇被捕后曾担任其辩护律师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7年11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遭逮捕,为此河北律师卢廷阁、天津律师马卫、山东律师祝圣武和北京律师黄汉中、王宇于1月4日上午,到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北京市律协,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要求全国律协组成调查组到天津和沈阳进行调查,并给予维权。 律协应承担起维护王全璋、李昱函律师权益之职责 王宇律师 1月4日上午,河北卢廷阁律师、天津马卫律师、山东祝圣武律师和北京黄汉中律师、王宇律师来到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青蓝大厦的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要求律协承担起维护王全璋律师、...
我深知,这国的司法,已腐烂如斯,败坏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了。但还是让我深感震惊和愤怒,震惊于沈阳当局的肆无忌惮,愤怒于沈阳警方的有恃无恐。
本人在此呼吁全球正义人士跟我合作,讨伐邪恶。方法很简单,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凡是阻止包卓轩出国留学的任何人,请大家披露他们中任何人的孩子、家属有到美英加澳新留学的,告知具体的姓名、职位、孩子(家属)名字、入读的学校等真实信息,我们将采取行动将这些人赶回中国。
你们的英勇,无法用言语表述。 是你们,率先打破恐惧,勇敢的向强权挑战; 是你们,率先传播真相,揭露不法、控诉酷刑,让世界为之震惊; 是你们,前仆后继毫不退缩,虽遇强压仍不屈不挠,展尽人权律师的风采。 你们以你们的勇敢,突破了官方的围剿,激励了家属,阻遏了罪恶,你们理应获得我们这些当事人最高的敬意。值此“709”案两周年之际,也恰逢“人权律师节”设立之初,我们向“709”案全体辩护人致以诚挚的感谢! 致敬,“709”案辩护人!
709事件,作为一次至今仍在持续的践踏人权法治的逆流、狂潮,具有标志性意义,也许意味着这国和平转型梦想的彻底破灭。709事件是当局继打压新公民运动及南方民权运动以来,打压维权运动的高潮,但我相信,709事件不是维权运动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
如今的全璋跟我们真是两年生死两茫茫。在整个709案件中,李和平都安然有点小恙地出来了,而全璋怎么还会杳无音信?联想到李和平受到的工字铐、吃药、屎尿附身的酷刑,难免不让我担忧全璋受到了更大的酷刑。
709反人类罪暴行是既已发生且仍在发生着的历史,它给我们造成了人性的伤痛,也正造成着人类名声永不可弥复的损害。但关于它的历史铭刻上,英雄们的名字,以及英雄们血性担当的壮丽将永久熠熠生辉。
在北京执业的沈阳律师李昱函于2016年3月15日21时许发出消息说,她于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会见王宇时被告知:王宇现在已经认罪,希望好好配合公安争取得到宽大处理,所以积极配合公安机关解除家属聘请的律师,按要求选择了律师,并且已经签订了委托合同。李昱函律师提出要听到王宇亲口解除委托的决定,并要求看王宇自己签的委托,但都被拒绝。李昱函一直没有收到王宇妈妈解除委托的消息,所以准备再去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宇,但3月15日她被沈阳市和平区政府及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的截访人员用警车带往沈阳。 王宇律师的律师李昱函被带走,呼吁关注 2016年3月15日 3月1日去天津市看守所再次要求会见王宇,...

页面

订阅 王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