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经济的崩溃,政治的压迫,法制的缺失,在四中全会后将继续恶化。社会矛盾也将因此加剧,民不聊生加上官不聊生,现在割韭菜已经割得商不聊生。而习近平集团还要雪上加霜,搞他的镇压监控现代化,这个节奏就是历史上所说的官逼民反了。
“我们自己的子弟”里最后轮到习近平,他虽并非薄二哥骂的“刘阿斗”,却是一个心理上戟伤颇重的主儿,落了心病的人当皇帝,实非民族之幸。一幅张牙舞爪的国际牛二嘴脸,令海内外皆倒吸一口凉气,人们惊觉这就是当年的“重庆模式”,一个没有薄熙来的“红二代”政权,也是中共试图锁死中国的未来模式。
香港人这一场“流水革命”,继续牵引着全球目光,想知道香港人为何能团结抗争5个月,依然坚定不移。要理解今天的香港,我们应该从这个前提说起:香港人是寻求自治的「无国家共同体」。只有认识到这个前提,我们才能理解“流水革命”作为香港自治运动最新篇章之时代意义,进而思考中国和自由世界将如何应对香港人的自治要求。
全球化资本的形成,意味着国界的淡化,资本无国界从理念开始变成现实,全球性的资本在从本国的社会结构中抽离,从而经历一个与民族国家框架的权力从分离到重新结合的重组过程。劳资的关系不是紧张了,而是坍塌了,一种断裂的社会开始形成了。
政治强人最大的性格和认知弱点,就是缺乏自省力,缺乏同理心和责任感,好大喜功,不惜拿整个民族和人类的命运去赌个人输赢。现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都遭遇着诸事不顺的局面,而且不可能迅速克服这种困境,这就大大减少了两人做出具有巨大灾难性决定的可能。
香港的骚乱,是抗议林郑月娥政府缺乏基本的人权,以及身为特首不断傲慢说谎。这是世界格局板块重组之际,在西中之间,必然出现的历史悲剧。香港不是西柏林,但中国却归认西柏坡。西方文明世界,必须抉择。
拒绝“一国两制”,是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不分党派、不分立场,彼此间最大的共识。中华民国已经在台湾屹立超过七十年,一旦接受“一国两制”,中华民国就没有生存的空间。身为总统,站出来守护国家主权,不是挑衅,而是我最基本的责任。
党国没有红三代。无论习近平红二代们如何折腾,如何强调“红色基因”和“红色引擎”、如何热衷红色崛起、如何向往红色帝国。中共党国已是亢龙有悔、国势日蹙、天命已殆、来日不多,“七十大庆”将是最后一庆。
黑天鹅冲天而起,香港震撼全球。北京未能预料到香港成了它最大梦魇。香港、台湾正在成为中国的代言人。特别是经历了两百万人浩大示威,经历了四个月可歌可泣抗争的香港,已经成了全球新冷战的第一战线。它已经敲响了中共的第一声丧钟!
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倒行逆施,治国无能,强势应对内外危局,几乎得罪了社会各个阶层,中共政权陷入六四镇压以来最严重的困境,同时要面对毛、邓两个时代所面临的内外双重压力。现在是考验习是否真有本事,顶住内外压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了。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