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时政述评

全国各地民间独立参选人相继涌现,一场继80年民间竞选之后,“做公民”、“要真选”的民间独立参选运动冲击波正在迎击风寒,形成潮流。这场民间独立参选冲击波,力证了越来越多的国内公民权利意识已经觉醒,正无惧道路凶险,百折不挠地要向“世界规模最大”的伪选举挑战。
我们不能不对川普刮目相看。川普确定无疑地把一党专制下的中国当做最主要的对手。中国的问题不只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如果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们意识到这一点,事情就大有转机。2017年,很可能是巨变的一年。
在我看来,建立在复杂的历史恩怨、扭曲的名实冲突、纠缠的现实利益、虚幻的未来前景之上的中美台、中美俄三角关系已经走到了一个濒临崩盘的时间节点上,或渐变,或突变,因为川普的莽撞,崩盘会来得更快些、更猛些。中国“崛起”的好运快要到头了,大变局之下,不论谁是赢家(也许没有赢家),但中国和台湾将成为最大的输家,这几乎是一定的。
在台湾维持中华民国宪政体制的法理现状的前提下,美国就是在维持和大陆邦交的同时,又和台湾正式建交,即,对大陆和台湾实行双重承认,即,一个中国两个政府,既然其前提仍是一个中国,所以也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如此说来,如果美国和台湾建交了,中共即便按照它自己的原则,也是可以接受或默许的,其实倒没什么理由和美国断交。
第一,原社会主义国家的转型,最难的不是经济市场化,也不是建立形式上的官员民选制度,而是告别“红色价值观”;第二,告别“红色价值观”,可能精神上有些痛苦,但并非艰难无比;第三,能否告别“红色价值观”,决定了转型国家及其国人的命运,是断然抛弃旧制,如同“一尺之水,一跃而过”,还是转型“永远在路上”,百年转型,百年痛苦,难见尽头。
中国社会不同于欧美社会,中国社会当中不同社会群体的价值观也异于欧美社会,但中国将来的转型必然会体验美国和欧洲这些老牌民主社会提供的丰富经验和教训。从这个角度去看,关心这次美国总统大选的中国民众,未必只是这场美国大剧的“吃瓜群众”。
所谓中国模式,并非只意味着引进市场机制,实行对外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以及诸如此类;中国模式首先意味着“六四屠杀”。
中国的民主化不仅是绝大多数中国民众的愿景,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民主的中国必将像日本一样成为美国在亚洲最亲密的盟友。川普若能在此领域大有作为,就能成为里根第二。
川普时代最积极的历史意义在于:此次大选已经启动了一场以青年为主力的社会和文化革命。川普胜选后的美国,则让更多青年人认识到,如果他们没有为自由而牺牲的意志和勇气,自己也会失去自由。
那间举行典礼的房间奢华亮堂,那些参与宣誓仪式的高官显贵个个衣冠楚楚。虽然没有宗教色彩,但场面之辉煌让人叹为观止。然而,谁又能保证,这些面如满月、意气风发、声如洪钟地宣过誓的新贵们,数年之后不会沦为中纪委反腐纪录片中那些神色惨淡、如丧考妣的阶下囚呢?

页面

订阅 时政述评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